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手机大佬,相忘2019

有趣的是,余承东、雷军、陈明永皆生于1969年,沈炜、竺兆江的年纪也大致相仿,即国内手机行业基本被这几位50岁左右的大佬所把持。

铅笔道荐语:

2019年是手机市场血雨腥风的一年,对于国内各大手机厂商来说,颇为坎坷曲折。头部厂商的掌舵者有人落幕离场,有人更换门庭,有人一路高歌。

本文通过盘点他们的2019年,提练出了很多具有价值的信息,厂商们或许会在这种不确定的环境中,窥见国产智能手机未来需要坚持的方向。

来源 | 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

作者:葛瑞

编辑:程昱

过去的2019年,对于国内各大手机厂商来说,颇为坎坷曲折,那些居于高位的厂商掌舵者和关键人物,更能感受到这个时代跳动的脉搏。

他们曾抓住过功能手机向智能手机切换的时代机遇,打破国外巨头对国内市场的垄断局面,并成功进军海外市场,缔造过一段一段的传奇故事。

然而市场云波谲诡,他们的江湖地位也随着格局的更迭而浮沉,时运发生微妙变化:有人落幕离场、江湖再见,有人更换门庭、再续前缘,有人一路高歌、突风猛进,有人始终站在风口浪尖,也有人一如既往的低调克制。

离开或是继续战斗,通过盘点他们的2019年,或许可窥见国产智能手机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江湖再见

“智能手机的战场都要消失了,还去小米干啥······”

在小米于年初将联想中国手机负责人常程、小辣椒手机创始人王晓雁招入麾下后,有关魅族前CMO、高级副总裁李楠将要加入小米的传闻一时四起,而李楠本人则在知乎上进行了正面回应。

在这位曾经的“魅族三剑客”看来,智能手机会随着语音、AI技术以及其他智能设备的爆发,其作为个人统一的接入互联网节点的能力会被削弱,活跃性也会降低。从最近头部几家厂商纷纷加码IOT来看,李楠对于行业的预判确有其独到之处。

“还是面向未来干点事情吧。”

作为2012年黄章亲自延揽的大将,李楠曾在魅族的发展过程中扮演过重要的角色。而在李楠微博上宣布从魅族离职后,黄章“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的言论,进而引发李楠与黄章关系的话题,一时间沸沸扬扬。

二人关系由此前的亲密无间到最后走向破裂,表面看是职业经理人与创始人产生分歧,导致内部出现战略摇摆不定,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了头部厂商竞争的阶段,中小厂商的生存空间已所剩无几。

即便被黄章认为“费财”,但离职后的李楠似乎并不愿意与黄章交恶,并甚至试图为其解围。在接受腾讯新闻《潜望》的采访时,李楠表示外界认为魅族如今的状况是黄章造成的,其实并不是,“今天外面写的所有关于魅族和黄章的东西,80%是假的。”

至于老东家后续的发展,李楠认为魅族仍然有机会,一个是直营、零售、连锁加多品牌,另外一个机会是很细分的手机市场,再者就是做一些其他3C相关的电子产品。

但他也承认魅族的确不在主流了,“这个没办法。早该离开了,这些年各种不容易,希望未来一切顺利,期待做出好产品。”

在李楠宣布从魅族离职后,手机圈另外一个有名的胖子罗永浩,第一时间送去了祝福。二人几乎同时进入手机行业,除了体型相似外,还都是营销方面的高手。此番言语间,无不流露出惺惺相惜之情。

然而不容易的岂止是“好基友”,罗老师自从跨界做手机以来,这一路走得也颇为艰辛。尤其是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可谓受挫连连。

年初社交创业项目聊天宝上线两个月后团队宣布解散、锤子科技部分手机专利、技术以及团队卖给字节跳动,被寄予厚望的电子烟创业项目遭遇行业监管,同时个人也登上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名单。

但这些挫折只会让罗老师越战越勇。

在持续营造了多日的神秘感之后,罗老师站在“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的舞台,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名为 Sharklet Techonogies(中文名:鲨纹科技)抗菌材料创业公司的全球合伙人,具体职位用罗老师自己的话则是“首席忽悠官”。

但仅仅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有传闻罗老师与鲨纹科技已经分手。

不管是此前新东方讲师、牛博网创始人,还是罗永浩英语培训机构的创始人,真正让老罗为大众所熟知,还要属其在创办锤子科技之后。

2011年11月底,老罗萌生了自己做手机的想法,在拒绝了雷军向其抛来的橄榄枝后开启了手机创业的新征程。天生骄傲的罗老师,打心底就瞧不起国内的友商同行们,并曾公开表示“小米雷军和魅族董事长黄章都是土包子”、要做“东半球最好的手机”。

如今小米已经成功跻身世界500强企业之列,并在上榜的全球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七。魅族目前虽身陷泥沼之中,但还在牌桌上。反观锤子科技,在罗老师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下惨淡经营,沦落到“卖身求存”的境遇。

对于锤科的遭遇,有人认为是理想情怀最终不敌市场铁律,并将罗永浩视为一位充满悲情主义的英雄人物。与之相反的观点认为,老罗是一个盲目追逐风口的投机者,也就是吴晓波口中的“梦太大,入错行”。

10月份坚果手机继续发布新品,只不过与罗永浩已无半点关系。但因为他在微博上曾转发坚果新手机的网传照片,并明确表示“不会买”,还差点引发一场与原锤科团队的撕逼大战。

虽闹出一个小插曲,但原锤子科技COO、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还是对罗永浩表达了谢意,称感谢罗永浩这么多年来为坚果手机打下非常好的基础,对于此次的发布会也提出了很多建议,并认为“罗老师是一位很伟大的演讲家”。

罗老师的离开,除了让手机圈少了些许谈资外,或许也反映出手机厂商的发展需要稳扎稳打,压根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捷径可言。值得欣慰的是,如今转战抗菌材料创业的罗老师,这一次再也不用被“下次一定支持”的烂梗玩坏了,因为这项To B的业务,一般人还真支持不了。

在罗老师放手之后,锤科的手机业务由字节跳动接盘,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而作为曾经的安卓一哥HTC,虽在此前也曾将手机业务打包卖给谷歌,但是却未能扭转业务下滑的颓势。

数据显示,2019年,HTC全年合并营收100.1亿新台币,创19年来新低。对此有业界分析人士直言,苹果两周内出售Air Pods产生的收益都要比HTC一年内的收入还多。

而想当年曾打造出全球第一款搭载安卓系统、第一款基于Windows系统、首款4G手机的HTC,曾一度拿下过全球超过9%的市场份额,并被苹果视为劲敌。

作为HTC的掌门人,王雪红也曾凭借手机业务的高光表现荣登前“台湾地区首富”的宝座。“全球科技界最有权势的女人”、“乔布斯生前极为尊重的对手”,不管是小米的雷军,亦或是华为的余承东,在王雪红面前只能算是“弟弟”。

随着HTC手机业务的没落,王雪红也逐渐消失在公众的视野。而去年9月17日HTC一纸关于她卸任CEO的公告,一时间关于HTC和她个人的讨论沸沸扬扬。

公告称HTC 新CEO由一名来自法国电信运营商的高管伊夫·迈特雷(Yves Maitre)接任,而卸任后的王雪红仍将会以董事长的身份,参与HTC生态扩建与“VIVE Reality愿景有着相同方向的未来科技的发展”。

五年前,为挽HTC颓势,王雪红亲任CEO一职,将业务拓展至虚拟现实、5G设备、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领域,立志将HTC转型为一个能够孕育完整生态的公司,同时将部分手机资产出售给谷歌换取发展资金。

虽未直接宣布放弃手机业务,但是在外界看来,面对国内和国际手机厂商竞争,HTC手机再次崛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盲目自大也好、固执保守也罢,王雪红的卸任基本上宣告了HTC手机业务的彻底溃败,其背后也折射出曾经的强势品牌未能未能适应市场变化而迅速衰败的无奈。

1958年出生的王雪红,如今已经过了耳顺之年,在她看来进军虚拟现实等业务对HTC来说不是转型,而是一种延续。

虽频频出现在国内外AR/VR产业论坛和会议,凭借此前的声名为HTC新业务的发展站台,然而在过去的五年时间,HTC的发展显然没有达到此前的预期。

去年12月9号,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第46站理事互访——“走进HTC,走近王雪红”的活动中,王雪红邀请来访的企业家戴上VIVE COSMOS头盔,体验了一款名为《蒙娜丽莎-越界视野》的节目。

在交流活动中,王雪红表示自己未来的主要精力将投身到虚拟现实的内容创造上。在她看来,只有点燃更多创作者心中的“火焰”,照亮他们无限想象的空间,才能让内容开发者尝试不同的内容,也才能为HTC的再次崛起埋下火种。

如果说上述三位的离场稍显无奈,那么黎万强离开小米可谓功成名退,更像是时机成熟之际的放手。

“谢谢这沸腾滚烫的10年!” 11月29日,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在朋友圈宣布正式离开小米的消息。在稍早小米集团发布的内部信中,雷军对黎万强表示了感谢,并在个人朋友圈中表示,希望“阿黎从此彻底放飞自我,快意人生。”

作为几个核心人物之一,黎万强亲身参与并见证了小米从0到1取得的成就。十年创业征程,作为米粉文化的创造者,MIUI、小米网的拓荒人,黎万强也一度被外界誉为“最懂米粉的人”。

沸腾滚烫的除了这10年,还有一笔可观的个人财富。根据小米招股书披露,黎万强持有小米约3.24%的股份,总市值超过70亿元,这是其在小米奋斗十年的回报。

黎万强的离开,背后也折射出小米组织架构的大调整。2019年对于小米来说,虽然AIoT及其他业务增长强劲,但手机市场份额下滑却是不争的事实。在接下来的5G手机竞争中,小米需要一批更敢拼敢干的人冲到前线。

异军突起

有人离开,也有人扛起大旗继续战斗。

如果评选2019年戏份最多的两个手机品牌,那么非荣耀与红米莫属。从年初红米品牌独立喊话友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到年末5G标杆V30与5G先锋K30的针尖对麦芒,二者的口水战未止。

作为荣耀掌门人的赵明以及红米负责人的卢伟冰,虽然都身先士卒冲在话语权争夺的第一线,但是他俩给人的感觉则朝向两个极端,一个像海水一个如火焰。

卢伟冰,虽然名字带一个“冰”字,但是呈现给公众的形象更像是一团火,人送外号卢伟刚:“荣耀是在像素级地拷贝小米”、“小米的IoT战略就是现在华为提出的IoT战略”、“华为在商业模式方面应该没有什么创新”,怼起友商来毫不客气。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出自雷军之口,但更像是卢伟冰个性的写照。

而当赵明听到这句话时,则表示“都笑喷了,颇有古惑仔的味道”,并希望两个品牌不要这样去互相竞争,营销的语言还是要克制一点,“对于一家公司而言,活下去是最基本的操作。”

赵明本人呈现给公众的形象,也如同上述言论一般温文尔雅,像海水一样波澜不惊。

二人在台前的口舌之争,背后反映的也是华为与小米两大厂商力量的角逐。

因不可控的科技封锁,华为将战略重心放在了国内市场,进而不可避免地挤压了其他厂商的市场份额。尤其是荣耀虽作为后起之秀,从产品序列、目标人群、营销打法都和小米极为相似,在2019年更是线上线下齐发力,坐稳智能手机互联网第一品牌的宝座。

这让小米倍感压力。

以性价比起家的小米手机,过去一直以中低端的品牌形象示人,如今想把品牌拔高而又不自废武功,将红米品牌独立出来是颇为不错的一招:小米专注极致体验,红米专注极致性价比。更重要的是,红米将要承担起与荣耀“作战”的重任。

而卢伟冰则正是被雷军和红米选中的那个人。

作为一名手机行业的老兵,卢此前曾担任金立集团的总裁。关于红米的性价比,卢伟冰曾放话称,“性价比与友商无关”,甚至在发布会上也喊出了红米是“性价比之王”的口号。

然而在此前卢伟冰对于小米的性价比则是嗤之以鼻,甚至并不完全相信的。在他过往的认知中,中国消费者信奉“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但正是雷军与他“喝着啤酒吃着花生”,用了半夜的时间打动了他。

擅长传统渠道营销的卢伟冰,在加入小米之后则迅速在微博上与米粉们打成一片,怼天怼地怼友商。虽然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卢伟冰认为红米的竞品不少,但在他看来当下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荣耀。

然而奈何郎有情,妾却无意。

”荣耀一旦决定新的定位,就不会再与单一固定对手纠缠,我们的对手是全球化的对手”,在去年年中荣耀20系列发布会后,赵明曾这样描述荣耀与竞争对手的关系。

即便被质疑“像素级copy小米”,但作为一名后起之秀,荣耀所取得的成绩确实颇为亮眼。

IDC向来会把荣耀与华为两个品牌的销量合并在一起计算,两者的市场份额由2018年的25%飙升至2019年的超过40%。而根据GfK的最新数据,荣耀2019在中国市场份额整体达到13%,排名第四、增长第二。

这背后自然离不开赵明的功劳。

名校毕业,进入华为后先从研发做起,历经销售、市场等多部门历练,主持过集团纵向研发项目,也做过海外公司的CEO,并在2015年成为荣耀的掌门人。赵明身上具有典型的理工男气质。

也只有这种严谨、一丝不苟的做事风格,才能让赵明在华为这种崇尚“狼性文化”、以技术立命的科技巨头里,稳扎稳打一步步走到台前。

不同于面向B端的通讯行业,手机作为电子消费品需要面向更广泛的消费者,尤其是荣耀所瞄准的是年轻消费者,技术出身的赵明需要展现其更为活泼的一面。

出生于上海的赵明讲话语气温柔、语速较快,虽是1973年生人但在发布会现场多以“明哥”自称。有着年轻心态的他,愿意花时间去了解年轻人的喜好,也会用年轻人的语言和他们沟通。

而为了“讨好”众多花粉们,明哥也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去年红极一时的“现男友”李现与荣耀牵手,成为荣耀20的代言人。而在此之前,赵明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李现的成长、工作以及口碑的评价,“我本人与李现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他是充满正能量的人。”

而在过去一年让他极为头疼的就是与小米竞争的关系,虽极力想避开这个话题,但作为媒体和公众来讲,总是会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

在荣耀20S发布会后的采访中,被问及选择发布会地点时是否有考虑武汉是小米的主场,赵明则表示,从没考虑这个因素,如果说武汉是小米的主场,那整个中国都是荣耀的主场。

同时在去年几次重要的发布会上,赵明也有意避开,不把荣耀的产品与小米旗下产品作比较。

“因为只有你耀眼,别人才会拿你出来比较。”面对不管是来自友商还是外界其他人的非议,赵明认为这对于荣耀而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会非常坦然面对。

从年初的红米品牌负责人,到如今从雷军手中接过小米中国区负责人的重担,同时兼任红米品牌负责人,过去的一年里,卢伟冰在小米上升的速度快如火箭。

这一方面来自雷军对其的信任,但更多的也是一种压力。

好在卢伟冰在年末交出了一份较为满意的答卷。

12月10日红米推出旗下首款双模5G手机,起售价1999元着实让外界看到红米极致性价比的决心,小米集团萎靡不振的股价也在次日暴涨近10%。

而在发布会后接受《凤凰网科技》的采访时,卢伟冰则再次对荣耀下战书,“在我成为Redmi的总经理后,不论在什么场合,我都不避讳就是要和荣耀竞争,就是要竞争到底。”

他还定下了目标,在全球市场碾压荣耀的销量,并在中国市场实现反超,“我非常有信息K30 会全面碾压友商的V30 ,我相信这款产品一定是两个品牌之间的拐点之战,这场仗打完之后我们就会碾压。”

而在荣耀2019周年庆活动中,赵明则表示荣耀全球前四的目标不会变,而在日前给内部员工的公开信中则具体明确了2020年的目标,成为“智能手机市场中国前二、智慧全场景和IoT第一品牌”。

很显然,卢伟冰和赵明两个人的目标不可能同时达成。

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卢伟冰与常程分别于2019年和2020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加入小米。于是便有网友在微博上大开脑洞,明年1月2号会是谁呢?

有意思的是,这条微博被赵明点赞了。于是便有网友调侃道,“难道明哥也准备去小米?”

当然这种事情大概率不会发生。如果赵明也去了小米,那手机圈该少了多少热闹啊。

始终活跃

其实不管是卢伟冰的刚也好、赵明的柔也罢,都是面对智能手机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而做出的,符合自身企业利益和风格的反应。

国产智能手机市场格局从最初的百花齐放,到后来的“中华酷联”,再到如今的“华为OV”占据主导,能够参与国产智能手机由弱变强过程的人不多,而直到现在仍活跃在公众视野前的则更少。

这其中当属雷军和余承东最为引人瞩目。

虽然成功带领小米成为史上最年轻的世界500强并在北京成功“买房”,与此同时金山办公成功成功登陆科创板,其个人也登上国庆七十周年庆典的彩车游行,但是2019年对于雷军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顺遂。

在小米此前公布的财报中,手机海外市场以及AIOT业务增长亮眼,但是国内手机出货量的下滑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拖累了小米的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

这让雷军稍感压力。

红米品牌独立、组织架构不断调整、成立了集团技术委员会、将卢伟冰招入麾下,雷军试图扭转颓势。“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一方面是说给友商听的,另一方面也是在为自己的员工打气。

而给小米等厂商施加了诸多压力的华为,2019年的表现也并未能让余承东满意。

2019年初,作为消费者业务CEO的余承东给华为定下了新的目标:年内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厂商。按照华为和荣耀在国内及国外市场的增长趋势,达成这个目标并不难。

然而正当余承东信心满满向第一的宝座奋力冲刺时,5月16日美国商务部的突然将华为等企业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

这打乱了余承东年初的计划,也超出了他所能解决问题的范围。

于是余承东果断调整战略,将国内市场作为重心。而华为遭遇美国政府不公平的待遇,也使得华为手机收获了国内消费者“情怀”空前加持。

然而对此余承东却很清醒,他一直试图刻意回避把华为与爱国划等号的舆论。

在8月份鸿蒙发布会,也是余承东50周岁生日当天,他对媒体表示“只爱国,大家不会买账的,大家在掏钱的时候,关注的还是产品本身好不好,这才是核心。”

余承东虽被外界调侃为“余大嘴”,也是出了名的糙汉,但心思却极为细腻。除了此前对外“吹牛”要拿下国内手机市场50%的份额,情商极高的他为了避免刺激友商,近半年来在公开场合一直刻意回避这一话题。

而作为对手的雷军,虽在年初怒怼华为,但是到了年底小米CC 9 Pro发布会上,雷军话风突变,“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希望大家支持华为的同时,也支持更年轻的小米。”

华为和小米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注定是要相爱相杀。

引领国产智能手机有弱到强的不只是雷军和余承东二人,还有三位大佬较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始终保持着低调:OPPO的创始人陈明永、VIVO的创始人沈炜、以及被誉为“非洲手机之王”传音控股的创始人竺兆江。

OV的崛起,曾一度被认为是段永平在幕后操盘。虽然此后段永平进行了否认,但是两位创始人脱胎于步步高体系却不假。

在各家企业争先抢占5G手机,高调宣称2020年5G手机出货数以亿计时,直到年底OV各自首款5G手机才正式发布。比起引领行业的创新,这两家厂商更喜欢待时机成熟之后,伺机而动。

这与两家手机厂商的掌门人此前的工作经历有关,出身实业、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1999年,段永平对步步高公司进行改制,按照人随事走、股权独立、互无从属的原则,超分出三家独立公司,陈明永接管步步高视听电子(主打VCD、DVD),而沈炜则负责步步高通讯业务。

然而在2001年影碟机行业逐渐没落,陈明永决定转型注册了OPPO品牌,随后于2004年正式成立了OPPO公司,主打主打mp3播放器,并凭借漂亮的外观以及明星的代言,逐渐风靡校园,深受女性喜爱。

这也为OPPO日后进军智能手机行业打下坚实的基础。

当mp3行业开始下滑时,陈明永再次做出转型开始进军手机行业,此后的故事便是OPPO线下店遍布大街小巷。

作为同属于段永平得力干将的沈炜,带领VIVO走入千家万户的故事,几乎和陈明永如出一辙。

在1999年接手步步高通讯业务后,很快随着诺基亚、三星和摩托罗拉等巨头入华,更为便捷的移动设备取代了大块头,步步高无绳电话进入艰难时刻。而此时沈炜坚定看好国产手机的广阔市场,在2009年注册VIVO品牌,于是蓝绿阵营正式组成CP。

不难看出,陈明永和沈炜从1999年开始独立负责一家公司后,虽经历过行业的起起伏伏,但是总能踩准关键的节点,把握住机会,进而做大做强。

2019年12月,久未露面的陈明永面面临即将到来的行业变革,选择站在台前,在“未来科技大会”上表示,OPPO现在已不是一家单纯的智能手机公司,并宣布未来三年,OPPO将投入500亿研发预算,持续关注5G/6G、人工智能等领域。

对于即将到来的5G时代,沈炜同样依然淡定。他认为只要把握了四个方面,VIVO就能做的更长久:消费者、合作伙伴、员工和股东。

商场如战场。近些年来手机行业竞争越来越加剧,为了营销,诋毁同行的事件屡有发生。而类似的事件却鲜有发生在陈明永和沈炜身上,不得不佩服两位功力的深厚。

同样深藏功与名的还有传音控股的竺兆江。

如果不是传音控股2019年在科创板上市,相信很多人对于这家”非洲手机之王”以及幕后的大佬竺兆江知之甚少。

公开资料显示,自2007年始,传音控股便开始在非洲开展业务,是最早进入非洲市场的中国手机厂商。2018年,传音控股旗下功能机和智能手机合计出货量达1.24亿部,IDC统计数据显示,其全球市场占有率达7.04%,排名第四;非洲市占有率高达48.71%,排名第一,占据非洲手机市场的“半壁江山”。

而这一切与竺兆江此前的工作经历密切相关。

出生于浙江奉化的竺兆江,1996年入职曾经的“手机中的战斗机”波导手机的销售部。最开始从销售传呼机的业务员做起,三年后晋升为波导华北区首席代表,2003年前后成为波导销售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被同事称之为“传奇”。

后来,他主动提出开拓国际业务,走遍90多个国家和地区,由此建立对非洲市场的认识。

竺兆江早年的经历和对市场的判断,让传音控股走上了区别于国内手机厂商将东南亚或印度作为出海首选的发展道路,同时,这也让传音控股避免过早陷入与国内厂商厮杀的境地,为其成功占领非洲市场赢得先机。

尾声

离开魅族之后,擅长营销的李楠注册了新公司,想要去打造改变全球消费者心智的中国品牌;罗老师则继续扑向下一个创业方向,以此还清上一次创业背下的债务;对于频频出现在各大AR/VR的论坛王雪红,HTC VIVE 能否在5G时代迎来爆发,则事关HTC的再次复兴;而黎万强则可以放手去玩转自己热爱的摄影。

而对于赵明和卢伟冰来说,荣耀与红米势必将会在2020年迎来一场恶仗,而这场战争的输赢或许直接关系到目前国产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变更。随着常程和王晓雁两员大将的加入,不知赵明是否会感觉有些许的压力。

时至今日,美国商务部仍将华为列入该部门实体名单。而为华为奉献了28年的余承东,已经不再年轻。正如他本人所说,成功的喜悦都是很短暂的,各种挑战总是一个接一个。

而华为下一个最大的挑战很明了:能否稳住中国手机市场接近50%的市场份额,并成功登顶全球第一的宝座?

而雷军陆陆续续将卢伟冰、常程、王晓雁等猛将招入麾下并卸下小米中国区总裁后,作为创始人的他,其精力将要主要放在5G时代开启后,小米的下一个十年将会走向何方。

在小米开发者大会上,雷军认为“5G+AI+IoT就是下一代超级互联网”,并在此前宣称小米会在2020年推出10部以上的5G手机。凭借AIOT业务亮眼的增速,雷军能否加速兑现小米股价翻倍的承诺?

当5G对手机行业再次带来变革,经历过行业浮沉却总能把握住变革机会的陈明永和沈炜,这一次是否还能顺利将OV带向下一个辉煌?

虽抢先进入非洲市场,而如今面对国内其他厂商的杀入,竺兆江能否带领传音控股顶住国内同行的竞争呢?

这些疑问需要时间来回答。

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是,余承东、雷军、陈明永都是1969年生人,沈炜、竺兆江的年纪大致与前三人相仿,可以说国产智能手机基本上被这几位50岁左右的大佬所把持。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