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两败俱伤:投资人与团队因股权纠纷 商业互殴6年 拖垮2家头部平衡车公司

一支技术团队和前投资人的恩怨纠葛。

平衡车领域

易步和乐行的纠纷始于对股权分配的不满。

文 | 铅笔道记者 石榴

两家曾经处于业内领先地位的企业,如今一家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另一家早已奄奄一息。其中原因是一支技术团队和前投资人的一场旷日持久的恩怨纠葛有关。

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行),是一家专注于平衡车和机器人的科技公司,创始团队6人曾是华中科技大学的“冠军队伍”。乐行的创始人之一兼CEO周伟,曾以“颠覆个人交通场景”的标语,登上福布斯杂志中文版封面。

11月16日,周伟在个人公号发表了题为《一个创业者的求助:冻结财产、拘留竟成了竞争和敲诈的手段》的文章,点击量迅速突破10万+。文中,他控诉其前投资人吴细龙“空手套白狼”,称被敲诈巨款。同时,他表示公司被冻结资产和账户两年,另外两个创始人也在今年9月被刑拘至今。

恩怨的另一方,吴细龙的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步)也在纠纷中受到了毁灭性打击。2013年,他已向公安局报案,举报乐行涉嫌侵害商业秘密。该案件现已于近日侦查完毕。

乐行危机在前,客户、供应商纷纷停止合作,周伟开始求救。他告诉铅笔道,他害怕危机还没过去,自己的平衡车公司就要挺不下去了。近年来,国内平衡车行业起起伏伏。在政策消极、用户群狭窄的市场环境下,这个小品类行业的窗口期显得尤为漫长。

一场纠纷,两家公司两败俱伤。乐行作为一支从校园开始创业的团队,他们已经为自己的青涩付出了代价,留下了反思与教训。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校园创业

在技术导向领域创业,技术团队常常是一家强技术型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创业也往往萌芽于高校。这群术有专攻的理工男们常以鸿鹄之志聚集在一起,从校园步入社会,组建了一生的事业伙伴。

周伟和他的五位创业伙伴组建的就是这样的团队。2007年,他们在华中科技大学的一场跨学科机器人比赛中结识。比赛结束后,他们便开始一同创业。这期间他们还曾代表华中科技大学参加了“机器人足球世界杯”中国选拔赛,获得过全国冠军。

因为团队在比赛中的耀眼成绩,不少外界公司纷至沓来,想和他们寻求合作。正值大四的他们每个人凑了4000元,成立武汉若比特机器人有限公司,开始做一些外包项目。他们做了各种定制机器人,比如搬运、自动分拣、管道清洗、排险的机器人,纱线张力控制器以及其它机器人控制器等。

时至2008年底,他们觉得这样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做得太累。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得先在自己的办公室做三四个月,然后再去现场调试,又需要在外工作两三个月。于是,他们就想着去做一些消费领域能够批量生产的产品。

团队想了许多产品,最终瞄准了平衡车。周伟向铅笔道表示,因为在当时,平衡车是一类较为有意思的产品,新鲜有趣。国内对它的关注和尊重来自平衡车的鼻祖Segway,它是一种电力驱动、具有自我平衡能力的个人用运输载具,但是由于价格上万元,用户极少,成为小众的代步工具。

在周伟看来,将平衡车定位为严肃的交通工具是错误的。由于国内并未有平衡车的出行规则,且交通工具的严肃性必然要求安全保障。“精密可靠的设计产品形态必然会笨重,成本的高昂也必然导致价格高昂。”如果要量产,价格定将是一大障碍。这也是Segway在之后没落的原因。

“量产,必然要便宜;方便,必然要小型化。”周伟表示。当时,随着智能手机的研发、量产与优化,不少电子元器件在性能越来越好之外,价格也在下降。技术的日新月异成为了重新设计一款便捷的平衡车的技术基础。于是,周伟和团队便开始着手设计,将其定位为娱乐工具。

周伟向铅笔道表示,团队2008年底开始研发产品,2009年时产品已经初具雏形。当时周伟继续攻读研究生,直至2011年才毕业。

然而,这个项目给团队带来了兴奋和希望,却也在之后演变成了巨大的麻烦。转折点始于2009年,他们认识了投资人吴细龙。

周伟回忆,当时的融资环境并不好。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他们因各种原因结识了东莞商人吴细龙。他曾多次带他们出入高级饭店就餐,表现得非常阔绰大方。他还带他们去东莞参观其工厂,引荐其各路朋友,不断强调他关系很广资源很多。“当时我们尚未走出校门,没见过什么世面,一致认为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对的人’。”

作为投资人,吴细龙提出了几个要求,首先是不想投资周伟团队原有的公司,而是希望将平衡车项目单独拿出来成立一个新的公司,他投资500万,控股60%,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周伟任公司总经理,任期为3年。武汉若比特机器人有限公司以技术入股,合作的相关项目知识产权归新公司;其次,公司要在东莞注册。

双方同意之后,于2010年1月与其签了框架协议,而后成立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中,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9月20日,周伟间接持有易步股份,而武汉诺比特机器人有限公司只占17.64%。

工商信息中,东莞易步机器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9月20日,周伟间接持有易步股份,而武汉诺比特机器人有限公司只占17.64%。

纠纷升级

易步和乐行的纠纷始于股权分配与出资情况。

2010年1月,双方签订了协议,为何到9月底公司才成立?周伟表示,这中间七八个月的时间主要是因为吴细龙没有按协议完成出资,另有一位投资人投了240万。

“240多万其实不足以让公司非常好地运转起来,直至2012年年初,我们就找他谈判,要么投钱进来,要么把股份退掉,后面就产生了一系列争执,也导致我们离开公司。”周伟认为,自己的团队是公司的技术方,吴细龙是“空手套白狼”,不仅不出资,还不断侵占公司财产。另外,双方的运营理念也存在差异。

周伟表示,吴细龙不断挤走他人,扩大自己的股权。

周伟表示,吴细龙不断挤走他人,扩大自己的股权。

在这样的情况下,周伟表示自己和创始团队“被迫”离开了易步,递交辞职信后,一起离开的还另有六七个人。2012年12月4日,他们在深圳成立新公司哈维科技,专注于做平衡车和机器人。周伟担任公司法人代表,公司后更名为深圳乐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

对于出资问题,吴细龙曾在某杂志发言,否认自己没有投资,“这笔钱在协议上本来就是认缴,无需一次到账。公司在某个阶段需要用多少,我就给多少,从来没有拖欠。”

吴细龙也向铅笔道表示,周伟离开是因为在公司发展前景良好时,不满股权分配,欲获取更多股权。在吴细龙披露的周伟辞职信中,周伟表示“股权结构不合理一定会导致内部应力的产生,应力过大,公司决裂是必然的。”

此外,在吴细龙提供给警方一份长达37页的控诉状中,用大量证据指控周伟离开时“策划”带走了易步核心团队所有人以及产品,还删掉了服务器上的所有技术文件,并指控周伟团队窃取易步商业秘密。他认为,正是周伟团队的这场“兵变”,导致易步无法为新产品写入程序,生产线立即瘫痪。

在吴细龙提供的周伟团队的邮件截图,邮件中

在吴细龙提供的周伟团队的邮件截图中,周伟等人的离开是一场策划。

“2013年,易步其实还经营得非常好,它的业绩翻了好几番。2014年,虽然说业绩有所下降,但是也还不错。真正垮掉是在2015年,然后他心理不平衡了,于是就找我们的麻烦,开始讹诈我们。”在周伟眼里,易步走到今天是其自身原因导致的。

周伟一行人离开之后,在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里,易步又有员工陆陆续续离职到了乐行天下。对于挖走易步员工的指控,他回应,“我们从来没有主动去挖他们的人,全部都是他们离职了,问我们能不能来乐行,我们则表达了能来就来的意思。”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吴细龙曾表示,易步在2015年垮掉是由于周伟一行的离开和他们对易步的破坏。他向铅笔道进一步解释,周伟团队的出走使得易步技术岗位缺失,于是公司连忙招聘了新的技术团队,才在后来跟上发展。最终使易步最终垮掉的是,乐行用更低价的相似产品抢走了易步的客户。

然而,周伟却认为,2015年这个行业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行业激烈的竞争也是使易步竞争力下降的原因。首先是小米的进入,占据了大部分市场。其次,当年国内一下子涌现了好几百家行业竞争对手。因安全和专利问题,国内平衡车的海外市场在萎缩,行业竞争变得极其地激烈。

近六年来,伴随着行业的发展,易步与乐行的纠纷愈演愈烈,双方各执一词。自2015年开始,易步出现危机后,双方在斗争更是进入了白热化。在周伟的自述中,他表示在2015年开始受到吴细龙“敲诈”,吴细龙开始不断在微博、媒体发声,“声讨”乐行天下。

吴细龙则表示,自己在2013年就已向东莞公安局报案,举报乐行涉嫌侵害商业秘密。不久前,公安机关对此案已侦查完毕,拘留了两位乐行的创始人。在吴细龙提供给记者的一张来自公安系统的信息截图显示,周伟的身份为“刑拘在逃”。

难做的平衡车生意

自2001年狄恩·卡门研发出Segway后,平衡车一度万众瞩目。当时人们将其视为未来世界的交通工具,给予期许。

平衡车的工作原理主要依据“动态稳定”的基本原理,以内置的精密固态陀螺仪来判断车身所处的姿势状态,透过精密且高速的中央微处理器计算出适当的指令后,驱动马达来做到平衡的效果。

然而,平衡车始终存在两个致命问题。一是上路合法性问题,二是产品本身的安全问题。

2009年时,平衡车在国内开始兴起,深圳的一批生产商开始争相仿制,业内混乱。为了降低价格,深圳一些小厂商甚至小型作坊对产品进行单纯地仿制,采用劣质零部件,以次充好,使得产品存在安全隐患。

2013至2015年,是中国平衡车产业疯狂扩张期,生产商从数十家增长至万余家。国内平衡车产能从2011年的3.2万台激增至15年的1650万台,占据全球90%以上市场。

2015年下半年,美国等地相继发生平衡车充电期间电池爆炸的事件。美国便对国内平衡车市场展开严肃整顿,以没收产品、刑事和民事处罚在内的强制措施去禁止劣质产品的流入。

除了安全问题,还存在专利侵权的问题。亚马逊作为很多中国厂商兜售平衡车的网站,在2015年12月收到了美国平衡车公司的专利投诉。亚马逊随后以产品涉嫌专利侵权为由,强行下架了全部电动平衡车产品,并冻结中国销售商的相关账户。

据报道,在短短10天内,有100万台的平衡车库存无法正常销售,价值4亿美元,一时间大量企业倒闭。

由于宏观政策较长时间得不到落地,行业发展比较受限,窗口期漫长。”另外,从资本市场来看,一位投资人向铅笔道表示,平衡车资本的布局相对冷静,政府的不积极、狭窄的特定用户群,导致很难发生较大的资本化。

他认为,国内的平衡车行业存在一些问题.首先,龙头企业品牌化弱,没有行业真正的领导性品牌。其次,整体市场规模不大,市场销售格局比较混乱,质量参差不齐,价格差异较大,消费者认知一般;再者,售后服务体系与市场销售不匹配,相对成熟的产业比较滞后和无奈。

2015年,易步垮下了。就像一场行业大洗牌,几年前,易步曾经用六七千的价格优势挤走了上万元的Segway。市场又在2015年底迅速将价格下降至1000多元,抛弃了易步。小米则以价格和渠道优势迅速占据了国内的平衡车市场,一直到如今。

在周伟看来,这个时间点对于乐行而言,其实同样也是一个坎。面临整个行业日益增多的竞争者,他开始调整策略转向海外市场。“行业品质下降得非常快,有一些人用电芯电池,甚至用那种二手回收的充电宝电芯,极其地劣质。但是恰恰我们用较高的品质抓住了另一个机遇。”周伟表示,自从转向海外市场之后,公司2016年与2017年的收入有些恢复。

周伟介绍,平衡车有四个子品类:一类是两轮中间带杆的这类平衡车,目前小米占据国内市场;第二类是两轮不带杆的,叫做扭扭车,靠两个踏板之间错位转向;第三类是独轮车,目前乐行市场占比最大,但是这个品类的整个量级其实并不大;第四个品类就是两个脚各一个,中间不连接的平衡车。

由于小米没有后三个品类的专利,因此小米并未布局这些产品。周伟认为,这正是乐行产品差异化的体现。于是,他逐步将公司重心转向后三种品类。

面对危机的反思

2017年,乐行天下成功并购solowheel。拿到了后面的三个品类的全球专利,因此便在这处上发力。

周伟介绍,随着乐行天下的不断发展,逐步在业内站稳脚跟。据周伟在文章中自述,2016年2月,东莞市公安局以“侵害商业秘密”为名,将此案立案。在长达33个月的时间里,乐行天下不断被调查,资产被冻结。

他表示,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公司今年刚举行完产品发布会,就在5月底开始被调查和传讯等。9月,乐行天下其中两位创始人被拘留。

周伟说,这让他意识到,要加紧解决这件事,并开始在网络发出声音。11月16日,他在微信发表呼救文章《一个创业者的求助:冻结财产、拘留竟成了竞争和敲诈的手段》,之前也在微博开始澄清和回应对方指控的一些事情。

“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们不愿意跟媒体谈,自尊心在作祟,总觉得这事儿不是件好事,拉不下面子。其次,也是因为保护公司,如果主动暴露这些纠纷,肯定伤兵一千,自损八百。”他表示,客户的得知此事后,便开始来询问情况,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去解释。

周伟坦言,现在不得不去公开面对这些事情,因为乐行确实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5月份之后,公司运营就变得很不正常了,丢失了大量客户,其中还有一家国外的TOP3的共享滑板车公司,所受影响巨大。”

他表示,公司至今从纠纷开始至今已因为此事丢失超过十多家客户。有的客户已经初步谈好了合作意向,在得知乐行涉及案件之后便停止合作。也有的客户知道这件事,连谈的机会都不给了。除了客户,不少供应商也离开了,特别是上游零部件供应商。

由于业内每年存在淡旺季,冬天量小。天气转暖之后量开始爆增,一般4月份开始是旺季。然而,今年5月开始,乐行的业绩就一下子下滑大半,一直到现在还未起来。“没有赶上今年整个全部的旺季,这一年将会很不好过。”他坦言,如果不能快速把这件事情解决掉,公司极有可能就要倒了,200多人将面临失业。

他袒露,如果说能够快速解决纠纷,公司有可能还有机会。“尤其是今年我们其实获得了很好很好的机会,但现在处于一个不确定的边缘,有可能会丢失一批重要的客户。”

他表示,很多人看到那篇文章之后都和他联系,也获得一些关注,包括深圳市政府的相关部门。现在,他们正在不停地写一些汇报情况。“我们不会再回避这些问题,也不会说让人帮我们去把这件事情怎么样,而是公正地去接受一切司法程序,我们还是很有信心。”

和周伟一样,吴细龙也在积极关注法院的判决。“我前十年的大部分资金都放在了公司。6年过去了,我现在还撑着公司,就是希望能还公司一个公正合理的审判。如果对方犯罪了,就应该让犯罪者得到应有的惩罚。”

周伟表示,自己害怕的并非是官司,而是极有可能案子还没办完,公司就搞垮了。他希望能先稳定住大客户,等待案件水落石出。“现在对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越大的客户,就越在意这些。”

事情逐步发酵至今,周伟自认也有过懊悔和反思。特别是在纠纷前期没有足够重视,导致越走越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他认为,对于创业者而言,选好合作伙伴,选好投资人最为重要。“投资人要去找正规投资机构的投资者。因为我觉得他们明白自己的角色,也有自己的职业操守。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他们知道怎么样去帮你,或者怎么样去定位角色。”

周伟和团队也明白,既然事情发生了,后悔没有用。合作产生破裂之后,应该要去把所有问题解决好,才能更好地去走自己的路,而自己就因此得到了惨烈的教训。

“我觉得我们当时确实没做好这点,还在上学的我们没太多经验。在合作之前,是否能妥善地约定好在不合作之后该怎么办?离开之后,是否要跟对方签责任划分协议?这些都没有考虑好,才会产生这些纠纷。”他表示,如果当初正视面对,也不至于到现在的情况。现在的结果也算是为自己当初的没经验买单,但是这个代价有点大了。

此外,周伟也曾反思,在乐行与易步的官司中,同样包含着知识产权的纠纷。知识产权保护是科技型公司尤为重要的商业操作。周伟亲身经历下来,他认同社会加强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创新。

易步起诉乐行侵犯技术秘密案件中止诉讼。

易步起诉乐行侵犯技术秘密案件中止诉讼。

在裁定书中,易步起诉乐行侵犯技术秘密的案件已中止。

在裁定书中,乐行起诉易步专利侵权案件案件中止。

目前,乐行起诉易步专利侵权的案件和易步起诉乐行侵犯技术秘密的案件,都已中止审理。两起案件的审理法院在各自的裁定书都表示,案件要等刑事案件的侦查结果出来后再审理。

/The End/ 

编辑 | 吴晋娜  校对 | 王子公主

优质项目报道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wujinna1015,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wujinna@pencilnews.cn。

优质项目融资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jiazongchaopku,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jiazongchao@pencilnews.cn。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小铅笔(微信号:qianbidao2018)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本文作者

刘晶荣

—— 关注领域 ——

咱们加微信聊聊: 18611164858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