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3.4亿人捐出1家上市公司:市值250亿

上市不是终点。

文丨韩希言

“水滴”上市,谁赚到钱了?

近日,保险和健康服务科技平台水滴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但是上市首日并没有迎来股价大涨,反而遭遇破发,跌近20%,市值38.2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45.86亿元。

但即便如此,也并不影响机构们在水滴身上得到回报。

比如,部分投资水滴的机构,虽然没有坚守到最后,但已经通过股权转让退出,选择落袋为安,没有出现在最终招股书的持股名单中;

再比如,水滴现今最大的外部股东腾讯,几乎每一轮融资都有押注,一路陪跑,按照当前的市值估算,预计也能得到巨额回报。

然而,上市只是某种程度上的另一个起点:对于想陪跑到最后的机构而言,水滴上市并不意味着功成身退,它的未来仍有隐患亟需解决。

业内人士表示,水滴IPO首日开盘即破发是因为水滴没有给市场投资者更大的预期和信心,业务结构基础不稳固。

盈利问题、政策监管、公益与商业之间的质疑等,仍然是水滴公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要面临的难题。

据招股书显示,水滴筹曾吸纳了3.4亿用户。换句话说,水滴的今天,也是3.4亿用户“捐出来的”——这是用户的力量。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水滴背后的豪华投资圈

创立五年,纽交所“中国保险科技第一股”诞生。

5月7日晚,保险和健康服务科技平台水滴公司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为“WDH”,首次公开招股发行30,000,000股美国存托股,发行价为每股12美元。

不过,水滴上市首日并没有迎来大涨,股价跌近20%。开盘10.25美元,较发行价12美元低开15%。盘中跌幅一度收窄,但截至收盘未收复跌幅,收报9.7美元,跌幅19.17%。市值38.2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45.86亿元。

对于水滴上市,一众投资圈人士是寄予众望的。水滴公司此次上市过程中,参与认购的基石投资者包括王慧文、博裕资本、厚朴资本,合计认购2.1亿美元。其中,王慧文通过家族信托基金Kevin Sunny认购3000万美元,博裕资本认购1亿美元,厚朴资本认购8000万美元。

但是第一天的成绩单可能会让他们失望,之后还需要继续期待水滴的未来。

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曾是美团第10号员工、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2016年创办水滴之初,就有着超豪华天使投资阵容的支持。

据最新的招股书显示,IPO前,水滴公司创始人、CEO兼董事会主席沈鹏、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杨光、联合创始人兼董事胡尧核心管理层持有26.4%股权,沈鹏旗下的Neptune Max Holdings Limited持股26.4%。最大外部股东腾讯持股22.1%,此外,博裕资本、高榕资本、瑞士再保险三家机构分别持有11.9%、6.5%、5.7%股权。

(图注:招股书中水滴的投资机构)

(图注:招股书中水滴的投资机构)

根据过往的公开融资料显示,一路走来,水滴先后完成至少7轮融资。身后投资方阵容十分豪华,包括IDG资本、高榕资本、真格基金、点亮基金、蓝驰创投、创新工场、博裕资本、中金资本等VC/PE,以及美团战投部、腾讯、瑞士再保险集团等产业投资方。

(水滴过往融资历程)

(水滴过往融资历程)

而水滴上市前的招股书更是将过往融资细节展现在公众眼前。

(水滴综合财务报表中披露每轮融资时的每股公允价值)

(水滴综合财务报表中披露每轮融资时的每股公允价值)

现阶段,风险投资的退出途径主要有两种:一种就是在公司下几轮的融资过程中逐渐退出。另一种无疑就是公司上市,投资公司退出撤资。从投资公司的角度来看,上市依然是企业退出并获取收益的最主要通道,只不过收益与风险并存。

水滴成功敲钟IPO也意味着一批机构到了收获胜利的时候。水滴上市能够给投资机构们带来多少收益?

以最大的外部股东腾讯为例,从水滴天使轮开始,每一轮融资都能看到腾讯的身影,招股书中只披露腾讯自B轮之后的投资额,自B轮之后腾讯共投资21,170,000.00、17,484,900.00、60,450,832.00、143,924,769美元,共计约2.43亿美元。

另外根据招股书得知,腾讯在A轮还持有140,670,000优先股,12,056,000A+轮优先股,通过计算大致得出在这两轮腾讯的投资额约700万美元。

大致估算,腾讯投资水滴在2.5-3亿美元区间,而发行后腾讯关联公司共有水滴普通股830,085,007,占普通股总数的21.1%,按水滴最新的市值估算,腾讯也能获得超2.6倍的回报。若折合更早期的投资,回报倍数更加可观。

5年陪跑的原因

从创立到上市,5年陪跑也考验投资机构对水滴的信任程度,是否坚信水滴能走到最后。

创立初期,对于水滴要做的事情,投资人并非绝对看好。“水滴团队不是保险行业的从业者,保险行业又是一个相对复杂,学习曲线非常陡峭的行业,当时比较担心他的学习进度是否能够快速跟上。另外,从模式创新角度,之前美团这套运营打法拿到水滴,并不确定是否能够跑通。”

但是即便如此,投资机构也更愿意押注沈鹏与他的团队。

水滴上市之后,蓝驰创投董事总经理曹巍对媒体表示投资水滴的底层逻辑就是看中沈鹏。“他们在美团积累了扎实的创业经验和非常强的执行力。在执行力之外,沈鹏是一个学习速度比较快的人。他之前在美团尝试了很多创新业务,比较典型的就是美团外卖,后来也成为整个美团的支柱业务之一。”

在曹巍看来,沈鹏看似有点不拘小节,但他在做事情的准备方面,是有自己深度思考的。比如在蓝驰投资水滴之前,沈鹏已经在筹划去做大病筹款业务,根据行业的竞争格局设计了有可能会跑出来的一些特色打法;以及后续在合规大趋势下的及时升级转型,并迅速获得一定量的市场份额。

“蓝驰敢投进去,是因为(双方)在赛道以及模式上,能够达成比较深度的共识。”曹巍表示。

早期看团队,资本长期愿意买单的原因还有被投企业是否有完整的商业模式,以及长期的发展潜力。

厚朴资本也是一路陪跑的机构之一,合伙人、联席董事长张红力认为,全球大变局下,更应该寻找投资价值的洼地。疫情催生的场景转换,加速改变了个人乃至企业的生产生活方式,而互联网保险是未来的趋势。

陪跑到最后的还有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表示,伴随着中国商业保险渗透率、保险行业数字化以及用户保障意识的不断提升,水滴在未来还拥有大的市场增量空间。

中国的保险是一个大市场。相关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商业健康险保费规模已达80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远超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已成为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柱之一。

从互助、众筹到保险,再从保险到医疗服务,以及科技服务,水滴已经形成了完成的商业闭环,向市场证明了自己的商业能力。

上市并不是终点

上市首日的破发显然使得水滴的未来增添更多的不确定性。

沈鹏也坦然表示,上市只是一轮融资,不会改变水滴公司的定位,短期内水滴将重视用户增长更甚于盈利,希望10年后成为“中国版的联合健康集团”。联合创始人杨光也称,不会在意短期的价格波动。”

但团队的淡定表态并不能掩盖掉水滴本身存在的问题。有业内人士表示,水滴IPO首日开盘即破发是因为水滴没有给市场投资者更大的预期和更强的信心,业务结构基础不稳固,另外公益与商业之间的质疑仍然是水滴公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要面临的难题。

(招股书中水滴风险因素前十二条)

(招股书中水滴风险因素前十二条)

在招股书中,水滴批露了数十条风险因素,不过外部投资人最关心的无疑是盈利问题。

但作为一家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初创公司,水滴公司近三年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其亏损额在逐年放大:2018年净亏损2.092亿元、2019年亏损3.215亿元、2020年亏损6.639亿元。

亏损会持续到何时?什么时候才能盈利?

杨光坦言,公司还是在一个快速发展阶段,无论从业务运营角度还是业务规模的角度,都在快速向前发展。当前,团队更加关注业务发展的速度和健康度,盈利并不是目前最优先考虑的问题。“具体的盈利时间表,还是希望等有更明确的盈利指标之后再公布。”

沈鹏则称,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其实可以体现出,水滴的经营情况还是不错的,这是在其没有把盈利放在最优先级的情况下。目前,第一位的事情还是先保证业务更好地发展,通过服务赢得更多用户的认可。“至于盈利,我们是完全有能力选择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实现盈利。”

不过目前来说,以互联网保险中介身份上市的机构,经营情况都不算特别好,而水滴公司9成业务来自于保险经纪收入。

在未来战略上,水滴公司的目标是打造一个“保险+健康服务”的生态圈,进一步扩大用户覆盖面和参与度,投资于数据分析和技术基础设施,深化与医疗机构的合作关系,打通各种医疗支付方式,为消费者提供更广泛的医疗健康服务选择。

水滴公司将自身定义为致力于保险和医疗健康服务的科技平台,就科技含量看,市场质疑声音颇多,称其目前保险科技还没有出色的表现。

在投资人看来,这条路并不简单,由于政策监管的不同,中国的保险科技公司未来还需要继续探索自己的道路。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