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200天,10000+网咖消失:死亡比例15%

网吧是被资本抛弃的夕阳产业?

记者 | 付艳翠

“过去8个月,营业2个月,收入仅仅足够缴纳电费......”

“过去1个月,忙着贱卖电脑、主机,甚至是椅子,以此回一些本。”

“我身边几乎每天都有经营网咖的创业者倒闭。”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过去半年倒闭的网咖至少10000家。“现在全国的网咖企业估计也就7~8万家,现在关停的企业可能已经占到15%了。”一位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

毫不夸张地说,过去200多天,中国初代网民上网冲浪最重要的场所——网咖行业,正在经历一场浩劫。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半年时间,近10000家网吧消失

“我家附近的网咖,至今还有没开门的。”

“前段时间我们这边一家网咖倒闭,椅子20块钱一把,想想老板真的不容易。”

“前几天我们工作室楼下的网咖倒闭了,在甩卖电脑、主机、屏幕、键盘、鼠标。我们几个小伙伴还挺心动,想着去收个二手主机回去打游戏。”

……

疫情影响下,分别在北京、四川、广东等地的用户,都明显感觉到网咖行业的艰难处境。

“今年以来,我们虽然开张运营了两个多月,但情况不容乐观。我们有200多台机器,但现在每天来上网的人不到50个,收入只够交电费,连员工的工资都覆盖不了。”一位连锁网吧创业者张亮(化名)向铅笔道说道。

张亮本来有三家网咖,其中两家是去年8月新开张的。他算了算,疫情到来后,网咖开业的这一年时间里,有差不多半年都是处于停业状态。

上个月,无奈之下,他选择只留下1家老店,忍痛将另两家新开的网咖直接关闭,把店铺也转租出去。

“这一个月来,我们都在处理店里的电脑、主机、椅子,就盼着能早点卖完,回一点本儿。” 张亮把电脑挂在闲鱼上转卖,一台原价大几千的电脑只卖800元,还提供包邮服务。

张亮的遭遇并非个例。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网吧相关企业一共吊销、注销了6487家。在闲鱼上,能看到很多卖网吧二手电脑的卖家,而且都是跳楼大甩卖价,最便宜的一台组装电脑只要500多元。

“我身边几乎每天都有开网咖的朋友宣布倒闭了。”对于行业的困境,作为网咖相关行业的创业者,刘伟(化名)也深有体会。

他感觉,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倒下的网咖肯定不止注销的这6000多家,至少也有10000家。“因为这些数据只显示企业注销了的数量,还有的网咖虽然关闭了,但因为营业资格证没有到期,短期内并没有注销。”

另一家名为“艾尔文”的连锁网咖品牌创始人钟炎烈也表示,现在行业确实艰难。

艾尔文网咖是一家重运营、轻资产加盟扩张的电竞网咖品牌,为网吧提供软硬件、饮品等集中供应。目前,艾尔文加盟门店共80家,覆盖12个省市。

“现在全国的网咖企业估计也就7~8万家,现在关停的企业可能已经占到15%了。”他透露,他所在城市的同行,比如比较小的单体店,一直到现在每个月还在亏损状态,“有50~60%的网吧是处于亏损状态。”

钟炎烈表示,他的网咖还算恢复不错的,已经恢复到原来营业额的80%,且已经恢复盈利。但疫情刚开始,被叫停的三个多月,不算加盟店每月二三十万的收入,光他公司每月都要损失三四十万。

显然,受疫情影响,市场环境持续低迷,网吧现金流压力变大,行业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花样自救:转型手游、出租电脑、主机变矿机

为了活下去,网吧老板们不得不展开一系列自救计划。

最近两三个月,钟炎烈的网咖一直在陆续恢复营业。在这期间,除了最基本的消毒防疫工作外,为了让上座率高一些,公司更加注重内部管理的标准化了。

在运营恢复期间,钟炎烈还在线上策划了不少游戏互动、工会活动、游戏竞赛等营销宣传活动。

他介绍,网咖行业也要看品牌效应,连锁品牌本身具有一定的品牌力,所以即便在此前亏损了一些,但公司旗下的30多家网咖店,一家也没有关停。“加上现在泉州还有部分网咖没有开业,我们又在环境、卫生、电脑配置等服务上做了很大功夫。”

上述创业者刘伟也是在疫情中坚持求生的创业者之一。

他的公司主要从事网咖行业内的软件开发,为网吧行业提供行业类软件及网咖智能服务。因此,作为下游供应商,网吧行业受到打击下,刘伟的公司也不好过。

“我们公司光人工成本每月就需要100多万元,但我们已经2年时间不需要做融资了,因为靠自身的营收就能过得很好。”刘伟透露,因为疫情,他不仅将去年就做好的出海计划取消,今年还有4个月的时间不能正常工作,现在也还处于恢复期。

疫情对实体行业的影响确实很大,而网咖这一带有娱乐属性的行业,受影响程度又与电影院相当。

刘伟无奈道,“只要有城市有一、两例确诊新冠病毒的,可能餐饮等服务行业还能开工,但网吧这类企业就只能关停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他也担心网咖上座率的恢复情况。

“我保守估计,疫情过后至少3~5%的人,不会去网吧玩电脑了。”刘伟分析道,现在20岁上下的年轻人,都在玩《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手游,他更担心大家在家时间太久会形成打手游的习惯。

因此,为了更好地活下去,刘伟已经做好了转型自救的打算。他透露,他已经准备弱化网咖开发软件的业务,转而做一些移动端的游戏开发。

除了加强营销和寻求转型,更多的网咖则是用涨价的方式来止损。

上述创业者张亮就是其中一员。他表示,网咖并非刚需场景,本来恢复营业后,还是按照之前的价格更能留住一些客户。“实际上,价格低必然亏本,不提价确实没法活了。”

此外,不少网吧创业者们,更是开启了“花样自救”模式。

白夜网咖创始人苏建曾向媒体表示,其在北京有20家网吧,每家网吧的微信群有百八号人。为了便利用户在家上网,他就推出了电脑租赁服务。“一共标准和豪华两个配置,半月起租,价格三到五百不等。”

他还透露,多数网吧在疫情期间都推出了电脑租赁服务。甚至有网吧老板会将主机变成矿机,用来挖币。

网吧是被资本抛弃的夕阳产业?

事实上,即便没有疫情,网咖行业也在走向衰落。

网吧兴起于2000 年前后,但随着互联网和家用电脑全面普及,以及手游市场的兴起而开始走向下坡路。刘伟坦言,现在国内入行做网咖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且行业每年在减少1~2%的企业。

事实确实如此,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全国网咖类企业注册量已经连续4年下滑,其中2019年新增注册4667家,为过去10年中新增注册量最少的一年,但当年吊销、注销数量却高达14773家,是注册量的3.3倍之多。

就连资本也开始“绕开”这个行业。

“我们对网咖相关行业关注得非常少,因为这是一个典型的夕阳行业。”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直言,任何一个行业都会经历起步、成长、成熟、衰退的生命周期,而网吧行业已经在衰退期。

杨歌解释,第一,这两年从电脑游戏转向手机游戏的趋势非常明显。即便最近几年,行业一直在谋求转型,改头换面成网咖、电竞馆,但这也改变不了网吧主要经营是靠网游的事实。

2013~2015年开始,随着4G网络的升级,智能化手机的屏幕分辨率、处理器的提升和普及后,市场已经形成了终端化手游的环境。

到2016年之后,更是有大量开发商开始在手游市场竞争,且如《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三国志》等移动手游佳作频出。反观PC端游戏,近年来已经显少有现象级新作,而作为PC端游戏线下体验店,网吧行业未来的处境可想而知。

第二,随着智能手机、电脑设备的普及,网吧的工作属性也已经消失。杨歌回忆,20年前,他去网吧时,大概有10%的人是因为需要发布邮件、聊MSN等工作需求,但现在这一需求已经完全消失。

第三,像网吧这类聚集性的企业,为了防疫安全,确实受疫情影响较大。

第四,网吧的主要群体都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但疫情期间,学生们在家上网课,延迟返校,也一定程度影响网吧的上座率。

不过,杨歌也表示,现在国内并不是所有的网咖市场都处于下坡路。目前,广东、福建和海南三省的网咖市场发展的还可以,因为这里的年轻人有在一起打游戏、聚会的习惯。

“只是我们肯定不会在网咖行业投入资金。”尽管网咖的市场需求还是存在,但基于经济趋势的分析,杨歌对网咖行业的长期前景还是持悲观态度,网咖这个行业还是会被如手游馆、桌游店、密室逃脱主题馆等新鲜事物代替,就像20多年前的插卡游戏厅已经几乎不见一样。

虽然资本不看好,但还是有很多创业者进入这个传统的行业。

上述创业者钟炎烈对行业的未来并不悲观。他认为,如果将服务与需求配位,将线下消费场景与电竞结合做升级,做好运营营销,行业还会有一些机会。

对于目前市场的低迷,他认为也有好的一面。比如平时有网吧不注重管理机器,反而在打价格战,靠便宜吸引用户。疫情后,这部分个体,基本都已经出局了,留下的玩家反而是行业里的佼佼者。

刘伟也透露,经过疫情后,行业里意识比较老套的网吧从业人员正在逐渐退出这个行业,一些有想法的创业者开始凸显出来。

“最近在酒店里开‘网咖’的生意就特别火爆。他们会在酒店里放上5、6台电脑,每天收两三百块钱,用户们不仅可以在这里开黑,还能睡在这儿。”刘伟期待,在疫情的逆势之下,行业从业者可以通过越来越多的创新,走出困境。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