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影视行业遭“血洗”:1.6万家企业死亡 60天亏完1300万

资金太难拉了。

铅笔道记者 | 付艳翠

从2018年就开始的“影视寒冬”在疫情降临后,几乎是遭遇了一次屠杀。

一位小有名气的编剧感慨,自己一年半才卖出一个剧本,期间只能靠写公关软文、做微商维持生计。

一位影视制作创业者,公司本来打算4月杀青的电视剧,因为疫情整整被拖延了2个多月,损失了1300多万元,直到最近才杀青。并且,这有可能是他公司今年最后一个项目了。

另一位影视行业创业者,不光将公司的3个办公场所砍掉2个,员工从40人砍到10个,还将此前就已经投入了不少成本的14个在做项目直接砍剩7个,剩下的7个也无限期延后。他一边卖掉老家房产继续支撑,一边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把自己和项目“打包卖给”其他公司。

……

除了“卖房”“卖公司”,为了艰难地活下去,也有创业者、导演、明星们开始通过做MCN机构和制作曾经不屑做的短视频业务回血,以期能够养活现有的项目。

但不可否认的是,影视行业正在面临几年来最大的一波“血洗”。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到今年5月底,已经有超1.6万家影视公司注销。很多底层员工无法保障基本生存需求,不少导演、编剧们都只能兼职送外卖或者跑腿维持生计。

“因为资金太难拉了。”在资本寒冬之下和疫情的双重打击之下,有些主要投资影视项目的机构已经赔得血本无归,走向了死亡,甚至一些有钱的机构也开始重新慎重考查项目,减慢投资节奏,不敢轻易下注。

影视行业,已经彻底告别热钱时代,资本正在回归理性。创业者们也并没有对行业失去希望和信心,他们希望活下去,熬过去。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俩月损失1300万 砍掉一半项目

“上一次卖掉剧本还是去年初,这期间一度靠写公关软文赚钱,现在已经开始做微商谋生。”一位小有名气的编剧向铅笔道感慨,今年的影视行业“太难了”,剧本写出来,根本找不到出品方接手。

一位小微影视制作公司的创始人刘伟(化名)更是透露,他今年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可能就是公司今年的最后一部剧了。

“实在赔不起了,每天睁眼就有20多万打水漂。停工的两个多月以来,已经损失了1300多万。”他介绍,这部电视剧从去年12月开始拍摄,本来打算今年4月之前杀青,但仅拍摄了2个月,就受疫情影响不得不被搁置。

今年4月初,经过一系列复工备案,制定疫情防控方案,报备提交了各种材料后,刘伟的剧组才得以复工。最近北京疫情反弹,他表示,多亏了剧组在疫情期间一直没有松懈,才在这一波疫情中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回忆整个项目的制作过程,刘伟只能用“太不容易了”来形容。如今,这部电视剧终于快要杀青。

类似的遭遇也发生在北京杰越众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王晓轶身上。

“我已经砍掉公司的2个分部,员工也从40人左右,裁到10多个。”王晓轶透露,他的公司本来在大望路、十里河和石榴庄都有办公地点,但因为疫情的影响,为了节约成本,他不得不做出裁员和缩小规模的决定。

不仅是砍掉公司的办公场所和人员,他还不得不对公司已经投入部分成本的项目“下手”。

本来,王晓轶公司有14个正在进行的项目,还有7个已经拍摄完并处于审核发行阶段的项目。14个项目中,有处于筹备期的;有的已经买了剧本,甚至部分资金都已到位,只剩再找部分资金就能开拍;还有一部已经准备了三四年、本打算今年8月份开拍的大制作电视剧。

但如今,疫情让他的很多项目启动时间都被无限期延后,他也不得不将项目直接砍掉一半,只留下2部与头部网络平台合作的网剧、2~3电视剧和2个电影。

“为了完成这些项目,公司陆续的前期运营投入就有1000多万。”王晓轶解释,想要推出一部精品,需要3~4年的打磨。这期间,光他自己对项目的前期投入就要有七、八百万,但现在也只能无限期延后。

他表示,现在影视行业的处境更像是“软刀子割人”。因为他这些年的收入都已经陆续又投入到新的项目中,但疫情让行业处于未知状态,他一边不得不暂停项目,另一边也不得不继续“死撑”。

靠曾“看不上”的业务转型 卖房自救

为了艰难地活下去,影视行业的创业者们也在不断尝试转型和自救。其中,最常见的是转型做MCN和短视频。

“我身边有不少制片人、一起合作过的导演和明星都转型去做了MCN机构。”在过去,拍戏、上综艺、参加商演、代言,是艺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今年,影视剧开机率降低,艺人拍戏机会减少,很多综艺改成云录制,线下商演活动更是全面取消,这让众多艺人赋闲在家,经纪公司营收明显下降。

因而,让艺人转型“带货”成为一些影视公司的选择。

如今,一家头部生鲜品牌也找到了王晓轶,准备合作打造一家MCN公司。他觉得,做MCN主要靠打造不同的流量账号,每个账号的基础就是短视频的拍摄,并对账号进行合理的运营和技术保障。让网红保持一定的流量和话题度,后期就可以合理变现。

“我们已经聊了一个月,每周也开一两次会,他们看中我们公司在影视行业内10多年的制作经验和资源的积累,我看中对方的平台背景以及资金背景,希望能共同推进这个事情。”王晓轶表示。

除了MCN,另一边,他也开始尝试做短视频剧项目。

其实,从前几年开始,就有好多和他有私交的明星朋友找到王晓轶,问他要不要一起合作短视频的相关项目,但他当时的态度是不愿去做。他的理由是,一方面短视频利润少,另一方面,很多短视频拍起来不像传统影视剧。

疫情发生后,公司其他影视项目一直处于停滞状态,他也越来越意识到,对于大多数影视公司来说,2020年的转型不是选择题,而是生存题。转型不是为了业务升级,而是为了活下去。“只有你赚钱了,先活下来,才能有机会再去做别的项目。”

不仅是业务在努力转型,王晓轶也和不少影视老板一样,走上卖房自救的道路。为了支撑公司,就在不久前,他已经把老家的一套房产挂牌出售。

其实,像王晓轶这样,公司还有新业务在接洽的公司还属于幸运的。前文提到过的创业者刘伟透露,他所在的影视拍摄基地里,还有部分难以达到防疫要求的剧组在等待复工,甚至有不少小微剧组,已经坚持不住中途放弃拍摄,结算了之前的项目费用走人了。

“很多中途夭折的项目,真的是能看到剧组人员身上的那种悲凉。”刘伟表示,早在疫情之前,影视行业就经历了一段漫长的调整期。现在大家都说是在转型和自救,但真正能坚持下来的公司其实并不多。

5个月1.6万家影视公司倒闭

事实上,疫情之下,影视公司正面临几年来最大的一波倒闭潮。

据天眼查数据,自今年1月1日起,至5月31日,全国已经有超1.6万家影视、影院、剧场、演出类企业注销。其中注册资本在100~500万之间的企业最多,占据了72.4%的比例。

“我身边好多朋友的公司突然就倒闭了。有些人突然不怎么发朋友圈了,私下问一问,都说过得不好,处于缺钱状态。”疫情开始到现在,王晓轶明显感觉到,身边的同行越来越难过了。

他还发现,不光是很多底层员工无法保障基本生存需求,不少导演、制片、编剧、演员们都只能兼职送外卖、做微商和直播。有一些公司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有好一些的是和其他更大的公司合并;也有公司因为裁员问题,遗留一屁股问题没有解决,导致有各种官司的。

“资金太难拉了。”王晓轶表示,倒闭潮与资本紧张也有很大关系。

他透露,2015~2017年的影视圈,有很多“煤老板”、房地产开发商等传统实业的热钱涌入,市场资金充裕。但去年开始,资本寒冬之下,资金离场,今年又通过疫情发酵,行业内剩下的资金更是被收缩到一个“可怕”的程度。

王晓轶介绍,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一个香港老板,本来要投他的两个项目,都说要和他在1月底见面。但疫情到来后,对方将见面时间调整到5月底。但因为香港进大陆需要隔离,又将见面时间拖到6月,现在第二次疫情爆发,北京出入不方便,见面再一次变得遥遥无期。

不仅如此,资本方的日子本身也不好过。他透露,之前说有意向投资他的一家基金机构,不久前也解散了。

事实确实如此,一位文娱赛道的投资人也向铅笔道表示,因为影视行业回款慢、10个项目9个亏,疫情期间风险太高,所以已经不看影视项目了。

“我上半年还是在一直关注项目,有些项目很好,剧本也很吸引人,正常的话,我们的投资节奏会推进得比较快。但现在,我们做投资都有盈利预测,也只能谨慎些。”另一位影视行业投资人赵伟认为,现阶段,国内外疫情的影响,不确定性比较大,他还是持悲观态度,短时间不会进场。

“再这样下去只能‘卖身’了。”王晓轶坦言,现在已经有几家头部制作公司,向他抛来橄榄枝,希望他将自己连着项目打包,“卖”给对方。

不过,他表示,虽说目前大小公司都没钱,有钱的也慎重。行业处于寒冬之下,线下影院还不能开业,大部分影视项目仍然无法正常开机,但他还是对影视行业持乐观态度,并有信心熬过疫情。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