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WeTool们”猝死后:有人3万用户一夜失联 3000微信号惨遭封杀

“WeTool们”必须死?

文丨铅笔道记者 希言

WeTool被封杀,半个社群运营圈一夜之间乱了。

几十个社群资源一夜归零,数万名用户处于失联状态;

从机器人管理变成纯人工操作,加班超过4个小时,下班后整个人脑袋空白一片;

有学生把教育机构投诉到工商局,因为他们交完钱找不到客服了。

……

不光WeTool的客户,身为第三方工具的同行们也一片人心惶惶,用一位从业者的话来说,就是等待“审判”。

事实上,这并不是微信官方第一次封杀“外挂”,有先见之明的从业者早已开始应对,有的第三方工具为了规避被微信官方封号的风险,早在本次封杀前就已放弃个人号业务,转型为企业提供合规的移动互联网营销解决方案;有的甚至早已远离这个赛道。

从微信对外挂的认定与态度来看,WeTool并没有被特殊对待的理由。“WeTool们”必须死,这便是微信给出的最终答案。

但是,作为国民级的社交产品,微信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关系到无数傍身于微信生态的企业生死。一位拥有10年投资经验的机构管理合伙人认为,微信不能“一封了事”,而应该对两个重要问题给出答案。

1、被封禁的第三方工具的这些功能,本身就不应该在微信上做,还是说如果在遵循规则的前提下,也可以在微信上做。那么,第三方工具被封禁之后,微信如何才能更好地满足用户这些需求?

2、对于用户的操作程度,微信的管理边界到底在哪里?

与此同时,WeTool被封,让这两年站在风口的“私域流量”再次备受争议。未来的私域流量会走向何方?还是一个需要各路玩家们探索和解答的问题。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数万用户一夜失联

“我差点就要再次卷铺盖走人了。”

原公司死于疫情之后,小谢失业。上个月,他加入一家在线教育行业,可入职新公司不到一个月,他就遇到了运营职业生涯的最大危机。

5月25日晚7时起,腾讯封杀了一大批使用第三方工具WeTool的个人号。WeTool突然“猝死”,让小谢团队苦心经营的约70个社群资源一夜归零,30000名用户处于失联状态。

据被“封号”时收到的消息显示,该微信账号因使用了微信外挂、非官方客户端或模拟器,被临时限制登陆。

“幸好只有一天。”小谢表示。据官方通知,凡使用过 WeTool 等外挂的微信个人号,均被警告禁止使用 1 天,若继续使用外挂则会被永久封禁。

像小谢这样处境的运营人员不在少数。有用户表示,其被封了100多个号,这些号内有数十万个微信客户;有行业人士称,所负责的 3000 个微信号,一夜归零;某教育机构运营负责人表示,自己已经半年没有使用 WeTool ,但仍难逃封号。

接到客户反馈时,WeTool团队有点发懵。

公司当时能做的,是第一时间紧急通知了所有用户停止使用 WeTool,并开始积极尝试与腾讯官方进行沟通。

但是两天后,WeTool官网再次挂出公告:“由于官方政策的调整,也为了防止WeTool被恶意破解和滥用,我们决定从今日起永久停止它的下载以及新用户的接入。”

同时,WeTool在其公告中给出解决办法,“目前企业微信是可能的备选,企业微信官方告知将于近期推出迁移工具,并增强常用的群管理功能,作为官方认可的服务商,我们可以帮助有需求的企业将粉丝和社群的管理逐步迁移到企业微信上,也会寻求符合微信官方规范的其它解决方案。”

放弃or转型?

封号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以某大型在线教育机构的运营模式为例:首先从腾讯投放广告吸引感兴趣的粉丝,再用大量个人微信号承接这批用户,加完好友后用户会收到服务说明和资料,之后用户自愿付费和进群。

每天新增数万粉丝和几百个微信群的工作量非常考验企业的服务能力,WeTool被封后对企业的直接影响是工作效率明显下降,大量人力分配到了机械性的工作内容中,与服务对象深度沟通的时间没有了。

受封号影响,因为解封需要重新验证身份信息等,这对很多管理数百个用户群的企业来说是一个不晓得工作量。据报道,最近,甚至有学生家长把在线教育机构直接投诉到工商局了,因为他们交完钱找不到客服了。

将用户迁移到企业微信成了最后的手段。在小谢看来,“对于微信运营而言,一个人或一个小团队通过人工运营几万甚至数十万微信好友费时费力,而其他的解决方案会产生高额的经济成本,包括我们在内的许多公司都不会采用。”

身为同行,钟涯此时没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想法。“如果再不快点与微信官方达成共识的话,WeTool就快凉了,当然我们也会紧随其后。”

钟涯团队研发的微信社群营销工具与WeTool有太多的功能相似之处,支持智能活码、入群欢迎、自动邀请入群、消息群发、自动回复等功能,而这类工具被官方统一定义为“外挂”。

“可能因为我们现在规模还小吧,官方没有把精力放在我们身上,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钟涯给自己的团队规划了两条路,一是改变方向,做些符合微信官方规定的服务;二是整个团队彻底转型。在他看来,这也是小团队的优势,船小好调头。

事实上,在WeTool事件之前,就有同行企业向这两方向转型。

据铅笔道了解,有的第三方工具为了规避被微信官方封号的风险,早在本次封杀前就已放弃个人号业务,转型为企业提供合规的移动互联网营销解决方案。

有的早已远离这个赛道。铅笔道联系了一家两年前还在微信社群运营方面创业的创始人,发现对方早已放弃原来的项目,改行转做教育。

不过对于部分同类企业而言,WeTool等工具被封杀,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照常销售。在向用户介绍产品时,销售人员信誓旦旦地承诺,“可以做群控”“不会被封号”等。

 

“从这件事也看到人性丑陋的一面,有同行蹭热度宣扬自己的个人号解决方案能绕过风险。实际上,行业里不管哪家想要和腾讯对抗技术,对抗规则都是痴人说梦。”微信社群第三方服务商虎赞创始人廖俊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虎赞做类似微信个人号功能时还没企业微信,那段时间涌现出很多第三方公司做工具类插件。但廖俊龙认为,去年虎赞的产品被下架,官方就在向市场传达一个明确的信号:希望大家通过正规途径(企业微信)解决这种市场刚需。

他还表示,从虎赞产品下架到Wetool被封中间有一年过渡期,并非外界看到的突然封杀。“官方去年就给了明确信号希望往企业微信的方向去靠拢,如果创业者还持续在个人号这个方向执着,就要面临随时被清算的风险。”

去年618之后,微信搞外挂封禁,让虎赞一夜破功,与今年618之前的WeTool被封几乎如出一辙。

在虎赞被微信封掉之后,一家群控工具服务商对从虎赞流失而来的客户称,他们的技术要比虎赞先进,因此不会被封。没过几天,用这家群控工具的客户就被封了。

如今,打开虎赞的官网会发现,俨然已经被微信完全“招安”的情势。在网站的清晰位置,直接标明自己是“企业微信服务商”“私域流量管理专家”,基于企业微信合规开发。
 

“WeTool们”必须死?

WeTool被封杀后,微信群、微博等社交平台上针对腾讯的口诛笔伐与阴谋论瞬间四面涌来。

诸如 “腾讯截胡Wetool”“养肥Wetool再杀给企业微信让路”“腾讯怎么总改不掉想吃独食的臭毛病”“腾讯说封谁就封谁,还有底线吗?” “腾讯打法:先让小厂做市场测试,培养习惯,再推出自己的产品,百试不爽,大厂就是牛”……这样的言论成为很多互联网吃瓜观众事后的第一反应。

“我们自认为都是正规的功能。”在接受采访时,WeTool创始人刘睿泳也不能接受这种结局。

刘睿泳与微信官方沟通后得到的答案是:软件没有做好安全规范。“我们也反思过,由于WeTool是运行在本地电脑上的客户端软件,猜测可能被破解后滥用了,或某个功能对用户造成了干扰。WeTool官方服务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正规的教育机构客户,破解版存在的可能促使团队做出了永久停止WeTool后续开发和下载的决定。”

对于封禁WeTool,腾讯官方给出的回应是:外挂软件是在微信安全日常打击范围内,他们一直在加强打击、重点治理。外挂软件不仅破坏了微信平台的生态平衡和正常运营,还为恶意营销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对正常用户造成骚扰。

“使用WeTool这类的软件的人,在薅微信与普通微信用户的羊毛。”行业专业人士王俊也对铅笔道表示。

追本溯源,第三方个人号工具的兴起,源于商家们发现如果把用户聚集到个人微信号上,用户的付费价值能提升10倍以上。在私域流量做大之后,面对提高用户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精确触达用户群体等运营难题,具有微信好友管理、自动推广等功能的第三方个人号工具自然受到了运营者的欢迎。

但是这些工具的存在,将微信在体验上“克制感”破坏殆尽。

王俊举例道,基于社群工具的自动接受好友和批量群邀请等功能,可以让添加微信好友、建群等这类本需要手动完成的操作,实现了完全的自动化。此外,多群转发等功能,最为广告党所喜爱,成为群发营销广告、垃圾广告的利器。

当这些功能或工具被无节制的使用,给更为庞大的微信个人用户带来的,是无尽的骚扰信息、泛滥的垃圾广告、防不胜防的虚假信息等,这对普通用户的用户体验带来的伤害颇为巨大。

去年7月,微信发布的“2019上半年打击使用外挂行为处理公示”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上半年,微信官方共计对上百万明确使用外挂的帐号,进行了短期或永久限制处理。

在这篇公示里,微信还列举了常见的微信外挂种类,其中便重点提到了“利用群控技术开发的外挂“。

业内人士认为,从微信对于此类外挂的认定来看,WeTool并没有被特殊对待的理由。此次WeTool被微信官方予以“精准摘除”,这便是微信给出的答案。

留给微信的两个问题


对于WeTool来说,最坏的情况已经产生。刘睿泳声明中表示,团队会安排给付费用户无条件退款,同时尽力去帮助有需求的企业将粉丝和社群的管理逐步迁移到企业微信上,也会寻求符合微信官方规范的其它解决方案。

但是一家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张佳在接受铅笔道采访时表示,对于微信而言,还有两个问题没有解答。

一是,被封禁的第三方工具的这些功能,本身就不应该在微信上做,还是说如果在遵循规则的前提下,也可以在微信上做。那么,第三方工具被封禁之后,微信如何才能更好地满足用户这些需求?

作为国民级的社交产品,微信具备无边界发展的基础。但是,用户在使用微信的时候,之所以还在选择第三方工具,是因为微信当前还没有完全满足用户的使用需求,用户只能依靠这些“违规”的工具。

微信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关系到无数傍身于微信的业态的未来生死。依附于微信,与WeTool具有同类功能,同种模式的第三方应用还有很多,特别是各类SaaS应用,通过打擦边球来进行营销活动的不在少数,这考量着具有生杀予夺大权的微信一方的气量、判断力和社会责任感。

至少在封杀WeTool此类第三方工具时,在外界对于它们到底是微信外挂,还是微信生态的一部分等存在疑问时,微信要给出更让人信服的理由。

二是,对于用户的操作程度,微信的管理边界到底在哪里?

张佳认为,微信需要清晰地画出一条线来,用户自动操作微信到什么程度,或者用了什么方法,应该是被封杀的,做到什么程度是合理合法的。

他还表示,这些第三方工具更需要在理解法律和微信的规则的情况下,让自己的解决方案能够适应这些要求。如果明确自己做的事情违规了,放弃不做就属于稳妥的方法。

私域流量未来怎么玩?


作为曾经的微信国际版产品运营总监、现数字化营销技术提供商加推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刘翌对WeTool等工具被封杀毫不意外。

“微信一定是基于真人的关系链,模拟真人的这种做法是违反微信价值观底线的。”刘翌解释。

另外,在全线封杀WeTool的同时,腾讯再次将企业微信推向了前台。

有人认为,微信对WeTool的封杀,其内核是平台通过对第三方应用进行围剿,最终将用户资源沉淀在平台的公域流量内。

不过在刘翌看来,微信封杀断了许多中小微企业的流量池,但是,中国上千万家中小微企业依然有着极为迫切的流量需求、营销需求,Wetool倒了,需求仍然在,私域流量依然还要玩,只是要换个方法。

他认为,私域流量池的最佳载体是App,但由于App的推广和留存成本太高,直接对C端用户推广效果往往很差。但有了微信小程序和H5链接的技术,企业可以把企业的CRM App安装在每个员工身上,并教会员工去运营这个App,让他们通过小程序和H5链接,把App里的产品,内容和服务主动推送给每个员工的微信好友,以免去每个C端用户的下载成本。
 

B2S2C的CRM产品矩阵

B2S2C的CRM产品矩阵

“在B2S2C模式下,依赖App+小程序+H5链接的产品矩阵组合,最终每个分机的流量可以导入到总部App的流量池里,而这些沉淀的会员们,就变成真正属于企业的私域流量池。”刘翌表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