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1/3栋楼被搬空!创业者逃离写字楼:宁赔1.5个月租金也要退租

创业者开启“逃杀”模式。

铅笔道记者 | 付艳翠

疫情下,创业者开启“逃杀”模式——搬离写字楼。

有公司业务量缩减,裁掉1/3的员工,退掉300多平的办公室,选择搬到小且便宜的场地继续坚持;

有租用1000多平的大公司,裁掉员工后,办公室空间大范围闲置,但租期又未到期,所以只能找到中介方寻求转租,以节约开支;

有创业者因疫情影响彻底停滞,只能暂时解散员工,即使赔上一个半月的违约金,也要把办公室退掉,为的就是为未来再出发节约弹药。

……

创业者们日子不好过,依靠他们生存的写字楼业主方、租赁中介、办公空间运营方们,同样悲惨。

有创业者在疫情后被之前不肯让价的业主主动找上门来,对方宁愿降价1到2成,也愿意出租;

还有创业者所在的写字楼之前满满当当,短短3个月就搬空了1/3,新搬进的办公楼同样如此;

在深圳,有办公楼的60%都被承租公司退租,还有已经进驻10年的承租公司选择退出市场,更有中小型的共享办公空间5家店变1家店。

疫情下,办公空间的闲置率开始居高不下。因此为了活下去,不少办公空间的运营方已经开始将业务转向企业服务,降低租赁业务比重,改为帮助入驻企业向政府申请补贴等,或者在线上帮企业解决推广、营销、融资对接等问题,从而降低运营亏损。

此外,还有一些空间运营方,开始改变“二房东”的模式,选择轻运营方式,降低运营成本。

眼下,办公租赁行业何时回暖依旧遥遥无期。有业内人士估计,未来一两年内,依旧比较悲观。甚至有人认为,随着经济和产业的调整,市场的春天也许要几年后才能到来。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创业者退租节流

“我们已经在装修新的办公室了,再过两个多月就搬家。”上海某大宗类创业者王靖向铅笔道透露,因为之前政府觉得大宗类公司有集聚效应,就推荐他们搬去上海的另一大宗商品公司旁边。

本来之前还有点犹豫,因为搬公司事务繁琐,但在上个月,通过政府牵线,王靖看了两家办公租赁场地后,就选择了搬公司,并立即将公司的注册地换成了新办公地。

他解释,因为政府介绍的这两个办公租赁场地虽然并非政府产业,但都是与政府合作的项目。“新办公室享受了政府的区位政策后,租金更便宜了,政府还会给企业提供一些办公租房补贴,这样其实也能为企业在疫情中增加一点现金流。”

与主要受政府引导才做出搬家决定的王靖不同,年后,很多创业公司选择搬家则多是受到疫情影响。有些人员众多的企业甚至也因为业务缩减、裁员,不得不开始在办公场地上想办法节流。

主营线下服务的北京创业者刘伟,因为疫情影响,公司业务缩减,他不得不进行裁员。他表示,公司裁了近三分之一的人员,“之前的办公室有300多平,对于现在的人员来说太大了,所以就换了一个面积小且便宜的场地。”

一名从事写字楼租赁业务的中介人员曾向媒体透露,公司最近来了不少大租户,都表示希望能分租出去一部分办公面积。他们的写字楼原本都是1000平方米起租,但很多公司裁员后,用不了这么大的办公面积,租赁又还没到期,所以希望转租出去节约一些成本。

此外,从事出境游的创业者程伟,则选择直接全面退租,且暂时不打算寻找新的办公场地。程伟向铅笔道透露,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他所在的出境旅游行业全面停滞。

4月3日,他选择将公司彻底暂时停摆,解散了员工,同时将刚刚租赁6个月的办公场地也进行退租。“国外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公司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不如将租金省下来,继续撑一撑。”

为此,程伟与办公场地们进行了沟通,宁愿赔偿对方1个半月的租金也要退租。

当然,也有本来就打算换办公环境的企业,因为疫情的到来,选择租用更便宜的办工场所。

广东一位做智慧酒店设备的创业者王亮向铅笔道表示,公司年前就准备搬家,但因为疫情影响生意不好做,如果搬家还要投几万元在装修上,所以一直在犹豫。

最近,虽然还没找好地方,但他还是决定搬家。王亮表示,他年前看的办公场地,现在都松口降价了,甚至愿意向租户降价1到2成。

显然,受疫情影响,市场持续低迷,企业现金流压力变大,选择退租或缩减办公面积以降低公司成本支出,延长抗风险周期,已经成为疫情中很多创业公司的共同选择。

整栋办公楼 一下搬走1/3

随着创业公司大面积退租,从事办公租赁业务的公司日子也不好过了。

“可能会崩溃吧。”王靖感慨,他之前所租赁的写字楼楼一共有10几层,他们公司租赁了第三、四层的部分场地。他们搬走后,写字楼这两层就空了。

此外,他得知,同一栋楼里的另一家体量比他公司还要大的企业也要搬走了。“我们两家走,一共就要带走5层,至少1/3的体量,基本空了。”

不仅这栋办公楼存在空置率过高的问题。王靖发现,他即将搬进的办公楼,闲置率也很高。“配套环境、位置都很不错,房租也合理,可能是园区比较新,没有聚集效应,空置率很高。”

事实上,随着企业们纷纷退租节流,不管是写字楼,还是共享办公,空置率都呈上升趋势。据戴德梁行数据显示,一季度深圳写字楼空置率为24.6%,环比上升2.6个百分点,空置率位居四大一线城市之首。

“目前这个阶段确实不太好做。”一位面向新媒体和电竞方面招商的产业园区负责人向铅笔道透露,他们园区招商需要挑选符合规划业态的企业,一般是已经成型的企业。但现在部分大型企业主要求稳,总是通过缩减办公面积或暂缓租赁延长抗风险周期。

另一位去年10月才完成园区建设的创业者张奎更是“苦不堪言”。他们园区本来想在开年的时候低价招商,积攒用户。“我们租3元/平方米/天,现在因为疫情,我们才开始招租,有不少闲置面积。”

可怕的是,现在对于产业园区来说,就算是低价的租金,并不能轻易获得租户们的青睐。因为业主们为了让空置率降低,大部分场地租赁方都不得不选择降低租金。

“年前我们看的办公场地中,很多死活不肯降价的现在也都主动松口了。”上述创业者王亮也透露,近日,一些之前开价过高的出租方也通过中介来问他是否还要租办公室,降价都愿意出租。

事实确实如此,一位办公租赁中介向铅笔道表示,现在大部分商业办公楼的业主能够接受10%-18%的租金降幅,但现在租户们处于节流的考虑,往往希望将价格降到30%,甚至40%。

转型、撤退,行业回暖或要等几年

疫情下,即便平台降租,但闲置率依旧居高不下,这也让不少办公空间将业务转向企业服务。

“其实从去年开始,受经济下行影响,共享办公的环境就不好,我们也开始向企业定制服务业务做转型。”一家共享办公租赁平台创业者刘永向铅笔道介绍,过去他们公司的租赁业务比重。

因为疫情,刘永的公司开始更加关注企业服务的业务。“我们为大、中企业定制服务业务已经占比到75%左右的收入。”

现在,他们公司不仅通过服务,帮助入驻企业向政府申请一些补贴政策等,还在线上帮企业解决推广、营销、融资对接等问题,从而降低运营亏损。

刘永表示,办公空间寻求转型在疫情期间很常见。除了开发企业服务增收之外,还有不少品牌开始选择不再向业主付租金,而是跟业主或政府合作的方式,仅负责设计、施工装修、家具等,与业主分成,以减少运营成本。

除了上面两种寻求生存的方式,一些中、小共享办公平台则选择了及时止损、撤退。

近日,据媒体报道,深圳本土联合办公空间思微SimplyWork在深圳运营8个空间中,南山科技园和龙岗坂田已经被优客工场收购。据南山科技园的工作人员介绍,思微在南山科技园一带布局了5家店,“现在只留下这一家,其他店都撤了。”

报道称,写字楼的承租公司也在撤退,深圳福田中心区的财富大厦,60%的楼层被承租公司退租。目前,承租公司已全部撤离;两三个月前,进驻京基100长达10年的资产运营商MFG在合同期满后也退出。

行业内新一轮洗牌正在进行,但办公租赁行业何时回暖似乎还遥遥无期。

刘永认为,未来一两年内,办公租赁行业依旧比较悲观。

他解释,今年5月中旬,Twitter宣布员工可以“永远”在家办公。如果未来更多公司加入这一行列,共享办公企业以及商业地产企业在疫情后面临的,将是行业格局的永久性改变。

事实上,近几年,远程办公行业加速发展,以远程办公平台为例,2012—2017年五年年均复合增长率在96%。有报告显示,未来包括视频会议、语音聊天、内容共享等在内的移动办公与协作市场规模将在2022年达到430亿美元。

另一位业内人士甚至认为,不仅今、明两年内,办公租赁行业面临的严酷环境。“随着经济和产业的调整,市场的春天也许要几年后才能到来。”

(受采访者要求,文章中人名均为化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