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一年内吸金3轮:高校老师用软体机器人解决复杂抓取 年营收数千万元

SRT 2016年 BP 可联系
创新末端执行器和智能制造解决方案提供商
人工智能/硬件
融资进度
A轮
融资额度
数千万元
融资时间
2019-04-26
投资方
维思资本、深创投旗下基金
创始人
高少龙,SRT创始人、CEO。本科与硕士毕业于北航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专业,曾任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负责海外人才引进工作。
>
SRT 2016年 BP 可联系
创新末端执行器和智能制造解决方案...
人工智能/硬件
融资进度
A轮
融资额度
数千万元
融资时间
2019-04-26
投资方
维思资本、深创投旗下基金
创始人
高少龙,SRT创始人、CEO。本科与硕士毕业于北航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专业,曾任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负责海外人才引进工作。
>

现有工业只解决了3%-4%规则、刚性物品的搬运问题,其余约96%为异形、易损、柔性产品,如果蔬、布料、食品等,传统机械夹爪无法解决搬运问题,针对上述难题,高少龙创办了“软体机器人科技(简称SRT)”。

SRT是一家创新末端执行器和智能制造解决方案提供商,它凭借柔性夹爪、内撑夹具、范德华力吸盘等创新末端执行器与产品获得大量客户。在客户基础上,SRT会在细分行业根据客户需求提供设备级解决方案以及更高层次的工业互联网服务。

高少龙透露,2019年,SRT年营收数千万元,已上线设备复购率近100%。在两年时间内,SRT覆盖了20多个工业行业,拥有将近300家行业标杆客户,服务富士康、施耐德、比亚迪、宁德时代等3C、动力电池、食品、汽车零配件行业企业,产品销往欧盟、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等地。

SRT在2019年连续完成3轮数千万元融资分别由维思资本、深创投旗下基金投资。目前,SRT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

96%的需求尚未解决

2015年,在北航学习与工作了十余年的高少龙接触到软体机器人技术。在他看来,软体机器人技术会开拓一个全新领域,继而带动多个行业发展。“机械行业已经20多年没有原理级的创新,而软体机器人打破了这个魔咒。”

从最基础的应用场景来看,现有工业只解决了3%-4%规则、刚性物品的搬运问题,其余约96%为异形、易损、柔性产品,像果蔬、布料、食品等,传统机械夹爪无法解决搬运问题,针对上述难题,软体机器人技术应运而生。

软体机器人技术就源自对章鱼、水母等软体生物的研究和拓展,是一门集成了仿生学研究、智能材料和智能控制的新兴学科,以柔性材料加工制造的软体机器人可以实现连续变形,从原理上具有无限的自由度,天然的具备良好的安全性和柔顺性。

2016年,高少龙正式成立公司,公司名字就叫Soft Robot Technology(软体机器人科技)。SRT研发团队出自北航软体机器人实验室,对软体机器人结构设计、机理分析、材料配比和成型工艺等有深入研究。

彼时,软体机器人技术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处于生长期,虽然有一部分成果,但都停留在科研阶段。

正如高少龙所言,SRT一开始就处于无人区,公司成立一年后,这个学科在国内才刚刚出现。软体机器人技术涉及弹性体材料技术、软体机器人结构设计和控制技术,以及相关制备工艺技术,技术复杂度高,现阶段全球仅有2家高校实验室背景公司掌握该项技术。

“这是一项全新的机器人设计、制造、控制技术,是未来机器人结构发展的重要方向,几乎全球所有一流高校都在该领域投入研发。”高少龙介绍道。近日,美国机器人初创公司Soft Robotics刚已完成由Calibrate Ventures和Material Impact领投的2300万美元B轮融资,也证明在市场方面,软体机器人获得了资本认可。

成立三年,SRT已经获得拥有40多项国内外专利,得到了欧洲AP、RoHS-II安全、 CE、美国和日本FDA以及我国的ISO9001质量体系多项认证。更重要的是,SRT也是目前全球少有的能将软体机器人技术进行商业化应用的初创企业。

从工业到全行业的关键

夹爪是工业生产制造领域应用非常广泛的一种基础装备。从流水线上抓取物品搬运的场景,不同行业需要不同物料类型,就可以衍生出庞大种类的抓取装置。

高少龙发现,夹爪虽然是一个较前沿且实用的研究领域,但国内鲜有企业专门对其进行研发生产。

传统的抓取类装置主要有机械手爪、吸盘等,机械手爪设计周期长、更新频率高、利润附加值低,不适用于易损物品、异形物体的抓取场景。针对这个痛点,SRT推出应用于工业拾取作业的柔性夹爪。

该夹爪具有柔软的气动“手指”,能够自适应地包覆住目标物体,无需根据物体精确的尺寸、形状进行预先调整,摆脱了传统生产线要求生产对象尺寸均等的束缚。夹爪手指部分由柔性材质构成,抓持动作轻柔,尤其适合于抓取易损伤或软质不定形物体。

目前,SRT柔性爪夹的重复定位精度在0.1mm,其最高抓取速度可以达150次/分钟,使用寿命可达300万~600万次,较传统设备提高了6~30倍。

事实上,对于柔性夹爪而言,最核心的就是基于材料学技术、弹性体有限元仿真技术制造的柔性手指。它的工作原理就像一个由气体驱动的异形气球。当输入正压的时候,爪夹会收紧;抽出空气形成负压时,爪子则松开。一张一合,柔性爪夹就能完成抓取动作。

不过,高少龙表示,虽然软体机器人的驱动原理看似简单,但需要结构、材料、控制多项技术耦合实现,技术背后则是海量的实验数据支撑。

而且在实际应用中,由于不同的结构会带来不同的工艺和使用性能,柔性爪夹的设计需要考虑实际的需求,它的动作设计、力度和精度都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些涉及到弹性材料的选取,内部空腔结构的设计以及动作控制等等。

目前,SRT的业务领域也从早期的食品和生鲜,逐渐拓展到3C、玻璃制品等行业,应用在手机屏幕、边框、电路板、汽车软包电池、电脑外壳、保温杯等抓取场景。

在技术上,SRT还有一层更深的逻辑。“这些年,我们在工业行业上沉淀了很多像柔性夹具这样的技术,良品率很高。即便是工业的技术,它也可以应用到别的领域。”

目前,SRT在做一些跨行业的研发,比如已经推向市场的康复医疗柔性外骨骼,主要希望解决中风患者手部康复问题。

高少龙表示,“现在有1000万的中风康复患者,需要这个产品。软体机器人现在是一片没有竞争的蓝海,光中国市场我们哪怕就做1/10,也会有百亿元的市场空间。”

通过减法选择行业    

SRT对自己的定义为创新末端执行器和智能制造解决方案提供商。高少龙解释道,凭借柔性夹爪、内撑夹具、范德华力吸盘这样的末端执行器与产品,SRT获得大量的客户,然后在客户基础上,SRT会挑选出更有发展潜力的行业,在商业模式上进一步渗透。

“我们选定行业的逻辑是筛选出来的,是做减法而不是加法。面对的每个行业都特别诱人,因为在软体机器人技术上,目前在市场上没有竞争,我们会对每个行业在产品优势、利润率或者客户的发展情况等维度进行排序,慢慢地把市场逐步做大。”

目前,SRT的柔性产品已经拿下了多个工业行业的龙头客户,比如富士康、台达、华为、宁德时代、博世、安井股份等等,业务范畴也不断拓展,从最开始的创新末端执行器,到2019年年中开始在细分行业根据客户需求提供设备级解决方案。

高少龙称,公司去年8月份将团队建好,12月份就签了数千万元的订单。因为在行业的特殊性,产品成为核心的功能部件,因此这类企业有实现这个模式的先天条件。

“我们的产品可能2万块钱卖给其他厂商,然后他再以此为基础生产出一整套价格为30万元的设备,实际上它做的设备我也能做出来。当然我们无法满足所有行业,所以在产能不够的情况下,也会邀请合作伙伴,帮它做大市场。”高少龙表示,如今,SRT还深一步进军了工业互联网领域,提供MRO、SaaS等服务。

他解释道,一个市场再大,总有一天设备也会卖完,SRT希望在卖完设备之后,还可以依靠SRT深入的行业Know how继续提供服务。之前客户希望用机器替代工人,现在是希望用软件替代一部分管理人员,所以公司做工业服务目标行业筛选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做这套系统要能切入到交易环节,要能同时服务客户的客户,不然的话续费率会出现问题。

在工业互联网服务上,SRT已于保温杯龙头企业联合打造了一条保温杯精工自动生产线,正在改变这一个20年未变的传统行业的生产经营模式。

高少龙表示,像SRT这种企业会更有能力建设某几个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这就需要选定的行业本身也很景气,这也是我们做行业筛选的原因。”

市场渗透率只有1%

经过客户在产品上的认证之后,SRT的先发优势更加明显。

“工业行业有个特点,就是客户的忠诚度问题。先发者有相当大的渠道优势,只要我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他基本上不会更换代理商,SRT在这方面有着天然壁垒。”高少龙解释道。

他还介绍,SRT能够率先去先整合行业内的学术资源。“很多研究机构愿意跟产业头部公司合作,它交付技术,然后大家共享成果。那么它交付给谁,一般就交付给行业的头部企业,对我们来讲就会不断地增加竞争优势。”

此外,SRT一直在与全球的学术机构不断地在交流,也在不断的观察、吸收别人的新技术进来。

“这都是SRT到现在为止所有设备从来没有竞标,全都是邀请投标的原因。”高少龙表示。

像美国Soft Robotics一样,SRT也在持续获得资本加持。2019年,SRT在2019年连续完成3轮数千万元融资,分别由维思资本、深创投旗下基金投资。高少龙表示,SRT目前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

目前,SRT的盈利模式是以多方面的产品售卖以及设备维保为主。

他还透露,2019年SRT年营收数千万元,已上线设备复购率近100%。在两年时间内,SRT覆盖了20多个工业行业,拥有将近300家客户,产品远销欧盟、美国、日本、韩国等地,服务富士康、施耐德、比亚迪、宁德时代等3C、动力电池、食品、汽车零配件行业世界龙头企业。

并且,如今SRT在北京设有基础研发中心,在张家港、苏州园区设有工程研发中心、生产基地和装备研发中心,在深圳设有办事处,在欧盟、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等14个国家和地区设有代理机构。

对于SRT而言,高少龙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过于紧迫,需要更加快速地去服务新增客户需求。

SRT从一开始接触的都是各行业第一、第二的客户,然后逐步向下渗透。但是到现在为止,高少龙认为SRT在各行业的市场渗透率不足2-3%,甚至只有1%。

“绝大多数的人还是不知道有这个产品,而且工业品它不像消费品,客户如果没有自动化改造或者相关需求的时候,他不会主动去找这方面的解决方案,而且我们还有广袤的海外市场等待拓展。提升服务能力应对全球客户增长是最迫切的任务”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