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冷眼、嘲笑、孤独,创投圈艰难的女性从业者

2020年,对股权投资行业的她们来说,是个充满挑战的开始。

铅笔道荐语:

在这个由男性占绝对优势的股权投资行业里,年轻女性往往会付出更多。2020年,对股权投资行业的她们来说,是个充满挑战的开始,虽前路荆棘,寒风刺骨,但天气总会变暖。

来源 | 投资家

作者 | Steven

投资经理的无奈

“从我的世界里没有音讯,剩下的只是回忆。”《我的歌声里》音乐响起,Lisa哭了。

相识3年,这是她第一次见面约饭的时候哭泣。记者眼中,Lisa一直是位青春、充满活力且有才华的女孩子,英国留学归来,在国内知名投行实习,后转战VC做起投资经理。

这一路不管遇到多么艰难的事,她说自己都没有哭过。可这次她却没有绷住。自从在VC做起投资经理,才真的体会到,被“冷眼”的感觉,不管她怎么努力,都不太被重视。

时常往返于北京、上海、杭州等地,有半年时间她都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整个人略显疲惫、沧桑,这并不是一个90后女孩该有的样子。而在VC内部,Lisa是一个“孤独”的个体。

工作做好了,没有表扬;做不好,就会被嘲笑。“为什么女孩子要做一个苦逼的投资经理?”曾有朋友劝她,换个岗位。“难道女性在VC不应该去做财务、IR、PR、行政之类的工作?”

2019年十一之后,Lisa还是迎来了人生的艰难时刻,她所在VC因为行情缘故,进行了一次人员缩编,Lisa成为那个“不幸”的人,当时,她并没有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离开原VC,她花了2个月时间找工作,正是在这段时间,她开始意识到,不仅是前机构,整个行业对女性投资经理都比较“排斥”。“看我是女的,面试的机会都不给。”

有些好心的HR则跟她说,“投资经理工作1年时间太短,而且是一个需要消耗大量体力的岗位,女性没先天优势,大部分机构都不会用女性投资经理,没人愿意无端徒增风险。”

“很多机构不招女投资经理,并不是搞性别歧视。”某知名VC投资VP刘奇峰向记者表示。他进一步指出,在某些岗位上,如投资经理、投资总监的确不太适合女性。“即便女性做到合伙人级别,也很少有从投资经理做起的,IR以及投后管理才是她们的强项。”

IR不是“提款机”

在VC负责IR的Jenny,过去少不了每周几个饭局,现在这种应酬的频次大幅下降,她觉得,凛冬的风声穿透着每一个股权投资的从业者,IR从来都不是一个外表光鲜的职业。“熬夜、加班、应酬是常事,数据研究、项目研究,奋战在最前线,一点都不轻松。”

“我们的工作不是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吃吃喝喝。”Jenny说,很多人对IR工作会有“误解”,认为这不是一个特别看重专业度的岗位,只要能说会道,豁得出去,就可以做好IR。

“那些都是龌龊人的职业偏见,懒得理会。”不过,她也觉得2019年跟2018年相比,整体募资环境大不如前,IR很难做,压力巨大,“合伙人都搞不定LP”。

相比女投资经理,长久以来,外界一直都觉得IR是一个比较“受宠”的职业,特别是女IR。

她们大多混迹过名利场,背景、家境、学历、颜值皆上等,善于交际,徘徊在各类LP之间。拥有一个优秀的IR,如同找到一个“提款机”。

真实情况并非如此,只有少数人符合想象中的IR画像。大多数人,特别是年轻女性,想靠IR熬出头,是非常艰难的事,创投圈并不是一个靠美色、诱惑就能玩转的领域。

凛冬之下,对股权投资从业者本就是一场考验。

IR的存在意义与VC体量有很大关系,资金盘子足够大,对IR才有需求。

然而,外界之所以会有IR是“印钞机”的瞎想,主要源自近几年创业创新大热催生出的VC疯狂裂变,投资机构数量井喷,导致有更多非专业人士加入到这个高风险/回报并存的行业。

很多新机构为了拦截LP,对IR的要求也在降低。“条条大路通罗马,看谁更有本事拿到钱,这里就少不了利用人性的弱点从LP身上套取价值。”业内人士表示。

上海某VC上周在平台发布了一条IR招聘信息,其中有两条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一条是,必须年轻女性,另一条是,专科学历即可。而记者在咨询老牌VC的HR时,她说,“IR需要很专业的人才能胜任,专科学历太低了。”业内人士则认为,“很多机构早就没了底线”。

“市面上没有竞争力的VC,为什么也能募到资,吃着管理费?他们招来一些女孩子,配上高端身份,给她们洗脑,画饼,去哄骗LP。”该业内人士还表示,“不专业的人永远干不成专业的事,冬天来了,正好可以洗掉很多VC,也能让一些被画饼充饥的女性从业者清醒。”

“我觉得很多新成立的VC,根本用不到IR,维护关系合伙人就够了,IR没有很深厚的底子,与客户沟通都是个问题。”新锐VC投资总监王韬向记者表示。“现在很多机构本身就在误区中,它们觉得靠美人计就能维护好关系了?现在的LP也不傻,还是要能看到真金白银。”

一位机构LP业务负责人向记者表示,IR从业者的确大多为女性,她们更加细腻,而大机构IR是非常专业的群体,她们是对项目理解、趋势分析,绝不逊于任何人。

创投媒体人刘立明过去做了很多“有意思”的选题,其中有一块就是关注女IR。

在他看来,年轻女性进入VC这个行业,是想混一个高端圈子,有更好的深造机会,有些则是想找个“高富帅”嫁了。“有IR做着做着,成了LP的情人,有的成了炮灰,抑郁、癫狂、被利用,狗血程度难以想象,造成这一系列问题根源来自,对金钱的痴迷,这不是个好现象。”

“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天上不会掉馅饼,IR并不是一个可以通向财务自由的跳板。女性应理性看待IR岗位,不要成为别有用心之人的牺牲品。”刘立明说。

PR也要背募资KPI

85后PR肖雅最近非常抑郁,原因是,“PR也要参与募资了。”

相比IR,PR的触手已经伸的越来越长。特别是很多新成立的VC及早期VC,这个岗位是最考验综合能力的“多面手”。

“秘书、助理、写手、招聘、对接项目、给被投企业办活动。”拿着一份薪水,扮演不同角色,是PR的日常。即便如此全能,PR仍然是一个流动性很高的岗位。

“毫不夸张的说,一年换几份工作,对PR来讲并不新鲜。”肖雅无奈的表示。起早贪黑,仿佛如“救火队员”一样,“真是哪有问题,就跑去哪解决。”

众多“角色”中,肖雅比较反感写东西。按常理看,肖雅媒体出身,这该是最难不倒她的,可偏偏正是写稿,经常让她头皮发麻。“每次合伙人参会,明明讲的东西很少,我却需要给他编很多内容进去,那根本就不是他的观点,写不好,还会说,是你理解错了。”

“自己就跟个干杂活的佣人一样,现在这个佣人还要给家里赚钱,真是荒唐。”2020年开始,肖雅的KPI里又增加了一项新任务,“协助募资”。她要求加薪,领导却说,“她的品牌工作此前效益不大,品宣的最终价值,就是要为募资服务,做不到就是不称职。”

肖雅以前的性格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自从她做了妈妈,有个三岁女儿后,她整个人变得“平稳”起来,过去任务那么繁杂,她都不曾焦虑,现在,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走不走都很别扭。”回首过去,她觉得自己虽然懂的不少,技能掌握的也多,但并没有在某一项建立特殊优势,这就意味着,即便她换了工作,也不一定拥有很强的竞争力。

而在一个熟悉的工作环境中,她还能拿捏有度。不过,肖雅也表示,做PR最重要的还是在资源、关系、人脉,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我过去忽视了这三方面的深耕。”

在老家的Lisa近期给记者发了个微信,决定春节后去投行做FA,她的师哥给了一个机会,而自己的优势也是在项目上,Lisa并不想把之前学到的东西放弃。2020年,对她或是对股权投资行业的她们来说,是个充满挑战的开始,虽前路荆棘,寒风刺骨,但天气总会变暖。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