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2
分享

“蔚来”水逆2019 : 一年共计15位高层变动 亏亏不休 融资还没着落

创业者们更愿意相信,蔚来迈过这个门槛就能看到曙光。

文 | 铅笔道记者 付艳翠

2019年,是蔚来汽车“水逆”的一年,曾经在新势力造车这条路上狂奔的它,似乎快走不动了。

自上市以来,蔚来高层经历了频繁变动。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仅一年时间,已有15位高层工作发生变动。其中,包括谢东萤在内离职的有4位,退休的有2位和9位高管晋升。

与此同时,蔚来还面临口袋无粮的窘境。自2014年11月成立以来,共完成9轮累计拿到超40亿美元融资的蔚来,净资产如今仅剩4.56亿人民币。其股价也已经仅剩1.45美元,在“1美元退市”的边缘苦苦挣扎;总市值仅剩15.13亿美元,仅巅峰时期的1/9。

为了度过寒冬,蔚来汽车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削减业务成本——裁员、砍业务,努力寻找生存空间。

技术尚未成熟,市场已临寒冬。其实,蔚来正经历的阵痛,也是中国年轻的造车新势力们同样面对的问题。在危难中,有人极力唱衰,也有人呼吁给创新者一些时间。然而,市场是残酷的,不相信情怀的。摆在造车新势力们面前的,是一条道阻且长的路。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高层频繁变动 股价跌成毛票

“蔚来CFO谢东萤辞去公司首席财务官职务,公司已开始寻找CFO的接任人,并将尽快填补这一职位。”10月28日,一份公告让本来就处于寒冬中的蔚来汽车险些“冻僵”。

至于谢东萤的离职原因,一名不愿具名的VP级蔚来高管曾向相关媒体透露,或与蔚来战略调整、股权变更有关。该名高管表示,“公司确实最近有些战略调整,且随着融资进展可能会有进一步的股权变更,所以大家可能有些自己的想法。”

一位业内人士李立(化名)对铅笔道透露,其实谢东萤的离开虽然突然,却也在情理之中。

公开资料显示,谢东萤曾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总裁、首席财务官,在摩根大通、瑞银资产、瑞银投资银行等公司也有过工作经历。此外,谢东萤在前几家公司的工作时间也并不久,他分别在2005年~2006年、2014年5月、2016年帮助新东方、京东、百盛中国成功赴美上市。

蔚来汽车也表示,谢东萤过往在关键时期帮助四家中国企业成功赴美上市,“如今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实际上,自上市以来,蔚来高层已经频繁变动。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仅一年时间,已有15位高层工作发生变动。其中,包括谢东萤在内离职的有4位,退休的有2位和9位高管晋升。

大调整主要发生在今年10月。11日,蔚来全球高层管理人员晋升及变动事宜信件在网络流传,信中提及沈峰、周欣、Ganesh V.IYER晋升为执行副总裁,向李斌直接汇报,负责整车工程团队的副总裁Roger MALKUSSON荣休。

彼时,蔚来的这则人事调整举动,被视为其抵御寒冬、积极求变的举措之一。今年8月底,李斌还发了内部邮件,称将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把资源聚集在核心业务上,9月底前裁员至7500人左右。

但从今年7月至今,蔚来的高管变动还是过于频繁了。

比如,8月,蔚来的联合创始人郑显聪从蔚来退休,但将继续担任李斌的个人顾问。实际上,大家都认为“退休”不过是离职的高级说法,顾问只不过是个虚职。也有人猜测,其内部经营理念产生分歧。因为有消息称,郑显聪有意创建一家豪华电动汽车公司。

还有自蔚来ES8“召回门”之后,蔚来软件发展(中国)副总裁庄莉与蔚来汽车英国区董事总经理安格利卡索迪亚都已离职。

李立表示,频繁的出现高管离职潮,让大家对蔚来汽车的管理水平以及整体经营状况产生质疑。因为管理层变化并不是小事,它意味着公司方向理念的变化,体现到产品端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产品推广速度的减慢。

咨询公司Sino Auto Insights的董事总经理涂乐(Tu Le)曾在蔚来软件发展(中国)副总裁庄莉离职时称,这对蔚来来说是一件大事。“当领导层开始离职时,这意味着他们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前途。”

一系列动作下来,资本市场先作出了反应——蔚来股价即将跌成毛票。

继公告宣布当天下跌2%后,截至美东时间10月29日收盘,蔚来股价报1.39美元,大跌6.08%。虽然10月31日股价有所回升至1.45美元,但其总市值也仅剩15.13亿美元,仅巅峰时期的130亿美元市值的1/9。

甚至有人担心,蔚来将面临“退市”危机。在美股,有一个让上市公司如芒在背的“1美元退市”制度——上市公司的股价如果不足一美元,被警告的公司如果在警告发出的90天里,仍然不能提升股价,将被宣布停止股票交易。

亏亏不休 融资还没着落

高管流失还不是蔚来需要特别担心的,对于蔚来而言,能否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才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据统计,自2014年11月成立以来,蔚来共完成9轮融资,累计拿到了超过40亿美元融资。资方包括腾讯、百度、京东、小米、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等众多大型企业和一线投资机构。

但融资速度却赶不上蔚来花钱的速度。

蔚来汽车2019年第二季度,蔚来汽车营业总收入为15.02亿元,同比下降7.5%;净亏损暴增至32.85亿元,亏损金额环比增长25.2%、同比增长83.1%。追溯公告,蔚来汽车2016年至2018年,分别亏损35.18亿元、75.62亿元、233.28亿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59.37亿元。

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净资产仅剩4.56亿人民币。

投行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分析师在10月1日发布研究报告称,蔚来汽车现金恐在“数周内”耗尽,并将蔚来目标股价下调了近50%,从1.70美元下调至0.90美元。

一边疯狂花钱,另一边融资却迟迟没有着落。在资本方面,蔚来似乎再也不像曾经那样受欢迎了。

10月,蔚来被曝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意向,蔚来将在吴兴区建成一个年产20万辆的工厂。随后吴兴区方面表示,经评估后认为项目风险较大,最终未签署融资协议。

此外,今年5月,蔚来宣布获北京亦庄国投100亿元投资,将设立“蔚来中国”注入特定业务和资产,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新工厂。但到目前为止,双方合作仍未有实质性进展。

也有人称,亦庄投资这100亿,针对的是面向L4自动驾驶构架的新ET7项目,蔚来汽车可否调拨这部分流动资金支持现有的ES6/ES8以及相关业务板块还未可知。另外,有行业人士预估,如果这100亿包含新公司在京所需支付的土地、人工、设备费用,至少将有60亿以上用于支付上述款项,真正留给蔚来汽车的余地并不太大。

更难过的是,造车新势力们的融资能力,与此前相比都大幅缩水。据权威调查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今年中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获得的风投金额只有约7.83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的风投金额高达60亿美元,同比缩水近九成。

几笔融资项目的落空或停滞,以及更加恶劣的融资环境,无疑让本就缺钱的蔚来雪上加霜。

针对多方关于亏损”“没钱的质疑,在9月25日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李斌曾对亏损质疑做出解释:“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计算方法,截至今年6月,蔚来的亏损额约为220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有100多亿元用于正向研发。”

蔚来每月靠卖车也可以收入近十亿元,我们不一定活得阳光明媚,但肯定死不了。大家不要忘记蔚来是一个正常经营的公司,我们的销售收入目前已经达到了百亿元的规模,并且每个月还有进账。1025日,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2019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针对业内对蔚来汽车的亏损质疑如此回应。

秦力洪强调,蔚来汽车二季度亏损与电池包召回成本计提在二季度财报有关。今年6月,因电池包的安全隐患问题,蔚来汽车对外发布声明称,召回部分搭载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蔚来ES8电动汽车,共计4803辆,此次召回成本约3.39亿元。

当然,一堆坏消息中,也不是没有好消息。因为,蔚来新一轮“续命”投资或许正在来的路上。

9月13日,易车网发布公告,已经在和腾讯商讨私有化交易。市场预计,如果最终易车网以16美元的价格成交,李斌有望获得1.24亿美元的现金收入,而这一笔资金,市场认为有可能会被李斌用以补充蔚来汽车的投资。

但即使这笔钱到位,对蔚来或许也只是杯水车薪。因为对造车新势力来说,目前所烧的资金还远远不够。秦力洪就曾表示,对蔚来汽车而言,进入“决赛阶段”还需要“至少30亿美金”。

寒冬中跌跌撞撞找曙光

今年3月26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出台。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坊间传闻已久的“2019年补贴将退坡50%”说法得到证实。

一位车企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新能源汽车目前产品处在快速迭代的时期,整个供应链任何一个环节技术没有快速跟进的话,对没有掌握核心零部件技术的企业来说,很容易掉队。

国家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众多传统车企巨头开始发力新能源市场、特斯拉来上海建厂,国内造车新势力们的日子都很难过,行业内公司不断被曝出停产、降薪、裁员的消息。

铅笔道此前曾在《曾狂吸金超1275亿 造车新势力迎“血战”:20家公司9家正裁员、停工》一文中,统计了20家造车新势力的项目情况,数据显示,20家造车新势力企业披露的总融资额已达1275亿人民币。但它们中,包括已经上市的蔚来,有9家企业都面临或裁员、或工厂停工、或拖欠供应商款项的窘境。

为了度过寒冬,蔚来汽车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削减业务成本。

今年3月,蔚来宣布将放弃在上海建厂的计划;随后,有消息称,蔚来北京和上海的软件团队已经在拆开,分别施行双线汇报,CEO李斌也会直接来管;8月底,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通过内邮宣布,公司将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把资源聚集在核心业务上;9月底,消息称蔚来将在全球范围再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将公司总人数调整至7500人;之后,蔚来还曾在财报中表示,将在年底前通过重组和剥离一些非核心业务,进一步实现业务精简。

裁员、砍业务是降本最直接有效的做法,这让摊子铺的太大的蔚来汽车回到造车主业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内外交困,但蔚来的生存空间还是存在的。蔚来汽车主打高端市场,与20万元以内的中低端新能源车形成差别竞争。据统计,目前,蔚来ES8在全国范围内已经交付超过15000台。在2019年1到4月的国内高端SUV销售排名中,蔚来ES8成为市场第三,仅次于奥迪Q7和奔驰GLS。

而且,10月8日,蔚来公布的最新交付数据显示,其在2019年第三季度交付了4799辆汽车,其中有4196辆ES6、603辆ES8。这一数字超出了蔚来此前在Q2财报电话会上公布的4200辆~4400辆预期交付数量。

蔚来在今年前两个季度的交付数量分别为3989辆和3553辆,三季度的交付数量确实高了不少,环比增长了35.1%。

也可能是因为这样的数据,其实很多人并没有媒体呈现的那样悲观和一片唱衰,他们更愿意相信,蔚来现在正在经历特斯拉曾经的苦难。

要知道,特斯拉自2010年上市以来,股价日闪崩达到两位数跌幅的"至暗时刻"达到了十多次。

成立16年的特斯拉,在去年第三季度才“意外”盈利。得益于出色的成本控制能力,在汽车业务收入不涨的情况下,汽车业务利润达到了12.22亿美元,自由现金流转正达到3.71亿美元。

创业者们更愿意相信,蔚来迈过这个门槛就能看到曙光。正如同行何小鹏所说,“我自己告诉自己,今天可能是最坏的行业低谷,但是也一定是明天新征程的起点。坚定地走下去,就会看到曙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