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一季综艺收入10亿?新一代“造星工厂”的资本术

有人说,饭圈最恶毒的诅咒就是“你爱豆签哇唧唧哇,签一辈子的哇唧唧哇”。

文丨铅笔道记者 希言

有人说,饭圈最恶毒的诅咒就是“你爱豆签哇唧唧哇,签一辈子的哇唧唧哇”。

近几年,在中国的偶像圈,哇唧唧哇一直都是主角之一。这家由“选秀教母”龙丹妮一手创办的娱乐公司,两年之内就成功打造出毛不易、肖战、周震南等多位艺人,以及参与制作了《明日之子》《创造101》等多档顶流网综。

据豆瓣网友爆料,单是《明日之子第二季》的广告+版权+IP变现整体收入就差不多有10个亿。

然而,在争议与利益纠缠的偶像经济中,哇唧唧哇也始终处在争议的中央。在偶像运营管理中,被吐槽“只管批量出厂,不管售后服务”,把粉丝当韭菜,“哇唧唧哇倒闭了”也成了旗下艺人粉丝对该公司最常见的“问候语”。更被人认为,哇唧唧哇走的还是天娱时期的旧模式,广撒网、多签人、快变现,最后赚一笔违约金。

面对千亿级的偶像市场,造星容易,运营难,已经成为一种行业难题。如何发展出更加细水长流的商业运营模式,考验着“哇唧唧哇”们的眼光和格局。

抓住风口的“选秀教母”

2017年2月,龙丹妮辞去了天娱传媒总裁的职务,带着副总裁马昊,和她一手打造出的偶像团体X玖少年团,成立了娱乐经纪公司哇唧唧哇。

在此之前,她曾带领团队先后推出《越策越开心》《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燃烧吧少年》等节目,被誉为中国的“选秀教母”。

很多人都对这个公司名字感到好奇,据龙丹妮透露,当时成立哇唧唧哇之初,就希望能和天娱做一个本质上的界定和区别。

龙丹妮曾开玩笑说:“哇唧唧哇这个名字第一次听100%听众都能有印象,但是很有可能很多人都念不对,念成‘哇啦啦啦’或者‘叽叽喳喳’什么的。我们去工商局注册这个名字的时候,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同名。”

但是同时龙丹妮也表示,这个名字就像公司做偶像的理念一样,希望大家一眼就能记住。一个偶像就是要有特立独行和有趣的一面,要能吸引人。

不负所望,在成立的第一年,哇唧唧哇就打造出了“让人记住”又“有趣、吸引人”的明星。在哇唧唧哇联合腾讯视频打造的选秀网综《明日之子》播出后,毛不易因为原创歌曲《消愁》成功出圈。

不同于《快乐男声》等节目,《明日之子》没有任何现有的模式可以参考。 作为《明日之子》总监制的马昊就曾指出,“《明日之子》的意义在于开创互联网偶像养成时代全新模式。”因此,马昊团队对互联网新生代的喜好进行了探索,用典型的互联网手法打造极致的互联网偶像。

因此,《明日之子》从一开始就不走寻常路,摒弃了单一的选拨标准,将偶像选拔标准重新定义,给予新生代更多展现自我、表达自我的权利,每个人都可以在舞台上尽情地释放。

果然,这个节目成功了。更重要的是,龙丹妮创业后的首战告捷。哇唧唧哇为毛不易量身定做的厂牌强化了他平凡和现实主义音乐诗人的概念,也让他成为了2018年乐坛一颗闪亮的新星,而哇唧唧哇也得到了回报。据网传的图片显示,毛不易一个人带来的收入在2018年的时候就占全公司收入的40%以上。

逐渐,哇唧唧哇在龙丹妮的带领下,拥有了中国娱乐公司最为顶尖且稀缺的核心竞争力——公司对选秀节目有足够的专业性,也能敏锐地发现市场空间,以及发现大众需求的洞察力。

这样的核心竞争力曾在被称作偶像元年的2018到来之时再次被验证。

“每五到八年才可能会出现一个能够覆盖上一个标志性成果的节目,这和每一代年轻人自我成长改变的时间是相吻合的。”《创造101》总导演孙莉说。

确实,上一次掀起同规模和关注度的节目,是2005年的第二届《超级女声》。这次则是腾讯和哇唧唧哇继《明日之子》之后二次合作推出的《创造101》。

这是一个中国式女团选秀节目,从选拔到出道,都归于一场大众的狂欢。按王菊的话说,观众的手里掌握着“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权利,你可以pick任何一个你喜欢的容貌,pick让你心疼的女孩帮她实现梦想,或者pick你所欣赏的价值观。

在观众通过《创造101》点赞票选出一个11人的女团(即火箭少女101)后,她们跟企鹅影视签订两年合约,接受企鹅影视的管理。这个团队由企鹅影视,以及龙丹妮所创办的公司哇唧唧哇合作运营,按照半年的维度进行表演。

借此,哇唧唧哇获得了市场上更多的关注和目光,围绕着“火箭”逆风中极速上升,自强独立的概念,哇唧唧哇为火少量身定做了系统的企划包装。一年中,团综、音乐、综艺、代言资源都陆续到位。

“哇唧唧哇倒闭了”

伴随成就而来的,还有远超过此前数年的非议。全新的流量势力和饭圈思维的席卷,让龙丹妮与哇唧唧哇的造星和培育标准无时无刻不被粉丝围攻。

2018年10月20日晚,有网友分享出一段火箭少女101首场见面会的视频,并且配文称:“哇唧唧哇场地安排混乱,11家粉丝团魂爆发!不知道哇唧唧哇这次会给粉丝什么样的交代?”在这段仅仅只有9秒钟的视频中,现场的粉丝高声呐喊“哇唧唧哇倒闭了”,可见粉丝们的集体不满。

该网友还透露道:“首唱会没有提前备案,在活动开始的前一天变成了见面会。让800个消费都在上万的核心粉丝拥挤在一个草坪中,导致观众看不到,而爱豆在台上心疼地哭。”

除此之外,一直以来,火箭少女101团员不断被吐槽造型老土,还被指出其在社交平台上的文案宣传中有错别字的低级错误。在助理、执行经纪人分配上也多次不平均,甚至传言有票价太高,勾结黄牛等一系列操作。而外界关于火箭少女内斗的八卦从未间断,至今哇唧唧哇也没有拿出应对措施。

最终,哇唧唧哇“只管批量出厂,不管售后服务”的做法激起“民愤”,而过度消费艺人也让哇唧唧哇陷入圈钱质疑,“哇唧唧哇倒闭了”也成了哇唧唧哇旗下艺人粉丝对该公司的常见“问候语”。

事实上,哇唧唧哇对艺人的后续运营一直都是“重灾区”。

除了火箭少女101之外,对旗下X玖少年团的运营也是饱受诟病。《燃烧吧少年》结束后,由赵磊、陈泽希、夏之光、彭楚粤、伍嘉成、谷嘉诚、郭子凡、肖战、焉栩嘉九位少年组成的X玖少年团一直是不温不火。

直到今年,组合成员夏之光、赵磊、彭楚粤、焉栩嘉以练习生的身份参加了《创造营2019》,其中三名作为R1SE的成员重新出道;郭子凡出演了《小欢喜》,在剧中饰演“季杨杨”这一角色收割了一波热度;而肖战则凭借今夏大热的《陈情令》人气直升,踏入一线小生的行列,微博粉丝已经突破1800万,甚至在前不久代言了瑞幸的小鹿茶。

因此,X玖少年团也被粉丝调侃为“聚是一团糊,散是满天星”。

有粉丝透露,肖战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公司不给他配助理。其主演的电视剧《陈情令》大火,而其微博搜索的关联用户却没有肖战的微博。并且肖战拍摄了《陈情令》《斗破苍穹》以及《诛仙》这样的大热IP改编剧,公司却从开拍到杀青没有任何宣传。

所以有人说,饭圈最恶毒的诅咒就是“你爱豆签哇唧唧哇,签一辈子的哇唧唧哇”。

抱紧腾讯的“大腿”

据哇唧唧哇官方介绍,哇唧唧哇专注“潮流偶像”“音乐偶像”,致力于建立一个独立、有价值观、有影响力并且有趣的青年文化公司。其采取从偶像挖掘、培训、养成、经纪到粉丝经济的全产业链闭环打造偶像模式,以“偶像”为核心,通过养成综艺、影视IP、潮流音乐等维度,给年轻人带来正能量的偶像产品。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有圈内人评价道:哇唧唧哇虽然掌握了先进的互联网武器,但整体战略思路显然还没脱离旧模式。艺人太多但资源有限,导致大量艺人无法得到充分运营。广撒网、多签人、快变现,最后赚一笔违约金,哇唧唧哇还没有甩到天娱的那套打法。

那些满怀憧憬的少男少女,要么光速解约跳槽;要么悄无声息被雪藏,默默无闻转了行。

不过即便饱经“风吹雨打”,哇唧唧哇“造星工厂”的地位也没有丝毫动摇。除了因为本身能力之外,资方的支持也必不可缺。

就像当初天娱和湖南卫视的关系一样,哇唧唧哇和腾讯也已形成了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双向依赖关系。

截至目前,哇唧唧哇已经完成两轮融资。第一次是2017年7月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君联资本、华兴资本和正心谷创新资本。第二次则是战略投资,投资方为腾讯产业共赢基金。

尽管哇唧唧哇并未对外透露两轮融资的具体金额和其他详细信息,但龙丹妮曾在2018年9月表示,“会选择对行业了解最精确和最精准的合作伙伴来帮助公司发展”,同时还透露“有充足的资金和资源”。

据天眼查的信息,哇唧唧哇的股东信息中有7家合伙企业,其中认缴出资最多的是天津长星文化发展合伙企业,共出资246.3916万人民币,而该公司中同样包含龙丹妮作为自然人股东的职位,盘点其他几个合伙企业,几乎在股东一栏均有龙丹妮的身影,其他的合伙人要么是娱乐圈的老炮,要么是商业的大亨,倒是十分符合龙丹妮在采访中谈到的“精准精确的合作伙伴”的条件。

目前,哇唧唧哇的实际控制人仍为龙丹妮,据天眼查大数据分析,龙丹妮约占42.07%的股权。

在获得腾讯的投资后,哇唧唧哇选择绑定平台或者说“抱紧大腿”,和腾讯进行全方位的深度合作。《陈情令》《余生请多指教》以及其他艺人所出演剧集也多与腾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腾讯将携手哇唧唧哇拍新剧,RISE将首度合作火箭少女。据悉,该剧的改编IP为《龙日一,你死定了》,改变后剧名叫做《森永高中三年二组》。消息一出,再度引发粉丝热议。

一边是拥有最强造型实力的团队,另一边是拥有最强流量入口的互联网巨头,各取所需,已经成为哇唧唧哇与腾讯之间关系的真实写照。

偶像经济需要新的商业模式

才成立两年多的哇唧唧哇虽然站在了频繁被粉丝炮轰的火山口上,但是它同时也站在了偶像产业的风口上。

据研究机构报告称,预计2020年,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其中以音乐、演唱会、周边衍生品等为主的核心音乐层495亿元,粉丝贡献占比50%以上,电影、网剧网大、综艺、广告、二次元等衍生层会在505亿元。

有消息称,整个《创造101》期间,孟美岐的粉丝集资公开数额,加上未公开的数目以及私人集资,粉丝集资总额预计超过1200万元。

在刚刚过去的中秋档,电影市场综合票房成绩为7.8亿,创下了近五年来中秋档票房新高。肖战、孟美岐等主演的《诛仙Ⅰ》上映首日票房1.4亿,中秋三天揽下2.69亿票房,获得中秋档期冠军。虽然与连连告捷的票房相对应的,是口碑的大崩盘,但是对于资本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9月10日,香港上市公司传递娱乐有限公司(简称“传递娱乐”)发布公告,其附属公司广州戴德以9600万,收购闻澜(上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闻澜”)60%股权。杨超越正是闻澜旗下的核心艺人。

目前,闻澜除杨超越外没有别的成型艺人,她是公司最重要的“摇钱树”,外界也猜测其在公司中有代持股份。1.6亿,可以看作传递娱乐对闻澜手上和杨超越签订的经纪约的估值。

那么,旗下同时拥有了毛不易、肖战、周震南、夏之光及马伯骞等艺人的哇唧唧哇,又该作何估值呢?

偶像经济在2018年大火后,国内粉丝经济的开发实际上始终未成气候,哪怕是拥有一批核心付费粉丝的偶像公司,也往往将商业收入寄希望于与品牌合作获得B端收入,再将粉丝交给合作方,如韭菜般简单粗暴地收割。

在多个重复的周期后,艺人的生命周期也越来越短。对公司来说,可以再打造一批割“韭菜”的“镰刀”,但是长久以往,“韭菜”们的热情会被消耗得越来越快,不再会甘愿待割。

正如业内人士分析道,偶像经济本身应该是更细水长流的商业模式,需要经纪公司抵挡得住快速回报的诱惑,有更长远的目光和更大的格局。

哇唧唧哇作为国内几大知名的“造星工厂”之一,龙丹妮作为从业数十年的资深娱乐人,这样的道理不会不懂,然而,如何把偶像经济这盘棋下好,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运营与实践。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