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不说谎的创投媒体,专注于原创真实报道,不卖广告、不卖软文、不卖培训、不做FA,报道对象主要为B轮融资前的早期创业者。

他三年做出内衣内裤会撩妹 千里之外刺激私密敏感处 获投1125万

“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再过一个月还拿不到钱,理论上就没戏了。”

◆ CUEME创始人李凌霄

文| 铅笔道 记者  邱晓雅

导语

从2014年10月到2015年情人节,再到2015年11月,然后是2016年情人节、2016年7月、2016年11月份,CUEME的上线时间一拖再拖

CUEME由李凌霄于2013年年底创立,专注于智能内衣的研发。起初,团队在重庆,打样却在深圳,项目进展缓慢。智能内衣还处于手工缝制状态。

而后,为了提高效率,他们转战深圳,却又被仅仅百分之十几的良品率折磨。为此,他们不得不定制自己的元器件。“从2014年年底开始,产品的外观等基本没变化,一直在改进良品率。”

今年11月,CUEME终于上线,而此时距离项目成立已有3年时间。产品包括女士内衣内裤、男士内裤三款产品,能实现互动、自动或手动按摩、陌生人快速匹配等功能。

内衣内裤上会有多个震动点,且根据按摩穴位定制。用户可以通过手机App调节振动频率,并与穿着CUEME品牌内衣的人士互加密友后互动。

: 李凌霄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人钱两空

李凌霄与合伙人在深圳待了一个月。他发现由于重庆的产业链不成熟,以至于费心费力的几个月都不及这一个月。

二人买了机票飞回重庆,打算与另外三个合伙人商量:要不要把整个公司搬来深圳?

但迎接他的是三人即将离职的消息。2013年年底,当李凌霄从阿里巴巴、搜狐、京东等公司把他们召集回来创立CUEME时,他们或是觉得做智能内衣可能是一件不那么难的事情。“可能几个月就做出来了,马上就可以赚钱了。”

李凌霄想做智能内衣得从大学时期说起。那时,他和女朋友是异地恋。李在澳门,而他的女朋友却在重庆,二人每天只能通过电话、文字、语音、视频等方式维系感情。

◆ CUEME团队

但李觉着这些方式不生动。能不能有一种更亲密的社交方式呢?他想到了用“硬件+软件”实现触觉社交。但当时,他只是有这么一个概念,并不具备成熟的知识架构。想法也就被搁置。

毕业之后,他跑到广州做了大概四个月的开发,又辞职去做比特币。但由于国家管控,一日,比特币的价格突然从7000多元跌到了1000多元。

比特币已然做不下去。他想是回去上班呢,还是再做点什么。这时,大学时期的想法又冒了出来。由于触感的主体是身体的某些部位,智能内衣的概念也便呼之欲出。“情侣之间可以通过App触动内衣内裤的马达表达思念,感受彼此的存在。”

于是,他召集了4个合伙人创立CUEME。眼看着几个月过去,产品离投产、销售却还遥遥无期。由于重庆没有工厂代工,几人只能拿剪刀把内衣剪开,再把震动片,电池、芯片塞进去,“特别土”。

测试时,软硬件精确度不够。“时间延迟,经常断。”拿着产品去见投资人,对方也称不知道离最终的产品还有多远,说:“太差了。”曾经5个人一起凑的二三十万元已消耗殆尽。

在李凌霄看来,三个合伙人可能是因为当初对产品预期过高,所以才会觉得没戏。“我和现在的合伙人一开始就预计到会有很多困难。”

既然三人已经找好下家,有工资且有股份,李凌霄觉得这不是打点鸡血就能解决的事情,所以也就没再说什么。“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再过一个月还拿不到钱,理论上就没戏了。”

转战深圳

打样、改结构都要寄到深圳,李凌霄意识到在重庆不是长久之计。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放弃,要么去深圳。

2014年5月左右,二人选择后者。初期,他们没有租房,为了省钱,两人就在酒店住一间大床房。

李凌霄犹记得一个小插曲。当时,有个朋友来酒店看他,酒店的服务员问朋友:“那两个同性恋还没走啊?”

二人还会根据价格周期更换酒店。“新注册一个平台就会送券,住就有优惠,用完了就走。”直到真正确认在深圳做下去,他才在罗湖租了房子。

过程中,李凌霄也在见投资人。虽然没拿到钱,但他一直在根据他们的意见改进产品。起初,产品用的是5号电池,但体积也很大。投资人反馈说:“太大了,没法卖。”于是,他们将其改成了锂电池。

这时,经朋友介绍,CUEME获得第一笔融资,金额为200万元,投资方为个人。粮草充足,产品研发也加快节奏。

◆ CUEME按摩模式

由于智能内衣工艺复杂,内衣设计公司一拖再拖,一直不愿意做。“他们总是先做其它能结款的项目,我们老是结不了款,所以他们非常消极。”拖了将近大半年,李凌霄才软磨硬泡地与内衣公司达成合作。

为了确保震动的点对胸部有好处,团队还去按摩店找到老板或技师,根据他们对胸部的按摩手法在各个穴位上设置马达。比如胸部共有8个点,两个分别在左右两个乳头上,6个分布于左右乳房的穴位上。

硬件生产也很困难。比如内衣有一个功能是根据音乐节奏调整振动频率,但按照图纸把所有元器件组装在一起时,团队才发现无法运行。“刚开始的方案全部报废了。”

2014年年底,李凌霄从罗湖搬到南山。当时,他们还是在家里办公。令李凌霄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招聘第一位员工时的小故事。该员工过来面试前,担心公司搞传销,就特意带上了老婆,并把门牌号告诉了她,说:“如果半个小时我没下来,你就报警。”

历时三年上线

事实上,在2014年年底,李凌霄已经拿到了满意的手板。但一生产,问题就来了。“良品率太低,只有百分之十几,还是碰运气。”

于是,团队对马达做了深度定制。“之前买的是标准的元器件。”他找了几家工厂,才说服对方专门为CUEME定制马达。

去年年底,原本生产方案已经确定,并生产了300件,但一经测试,良品率还是只有百分之十几。上线日期再次推迟。

同期,CUEME获得第三轮融资,金额为600万元(注:本轮融资敲定的是1000万元,但李凌霄表示先拿600万元,后续的400万元还在考虑中),投资方为个人。而在年中,其已获得325万元融资,投资方为个人。由此,CUEME完成1125万元融资。

◆ CUEME产品图

今年10月,CUEME登陆京东众筹,包括女士内衣内裤、男士内裤三款产品,能实现互动、自动或手动按摩、陌生人快速匹配等功能。

“男士内裤上有8个震动点,女士内裤上有4个,内衣上有8个。每个震动点对应一个钮扣电池大小的硬件板块。用户可以通过手机App调节振动频率。”

以互动模式为例,如果一男与一女同穿了CUEME智能内衣,通过手机连接各自的内衣后,双方可以在App里互加密友。之后,双方可以向对方发出互动的邀请。接受后,屏幕上就是对方的内衣或内裤,双方可以控制对方的震动点。在李凌霄看来,CUEME不是情趣用品,不能解决生理需求。“它只是一个挠痒痒的东西。”

但此次众筹结果并不理想。初定目标为500万元,最后只凑到了60多万元。李凌霄反思: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在国人心中,众筹的概念还没普及;另一方面,团队做了几次引流发现效果并不好后,放弃了推广。

今年11月,CUEME在微信公众号上线。现在,李凌霄正在与线下渠道商、电商平台洽谈合作,以实现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此外,他希望与内衣公司合作,为其提供技术模块。“用我们的技术,做他们品牌的内衣。”

至今,CUEME已有80多万元的销售额。下一步,李凌霄打算继续打磨产品,将硬件做得更小更薄,并在软件上开发更多玩法。

/The End/

编辑   韩正阳    校对   洪佳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本文记者

邱晓雅

我是本文作者邱晓雅,一个关注企业服务、文娱行业的长腿少女,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564861946。

—— 关注领域 ——

企业服务 文化娱乐

咱们加微信聊聊:564861946

李凌霄
CUEME 创始人
close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李凌霄
CUEME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