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网易京东二次上市 背后是中概股的Plan B

中概股面临进退两难的窘境。

来源 | 锌刻度(公众号ID:znkedu)

作者 | 陈邓新 

继阿里巴巴之后,中概股二次上市的步伐似乎越来越近。

据外媒2020年5月25日报道,有四位知情人士表示,网易计划6月11日在香港二次上市,筹资目标最多为20亿美元,而一周之后的6月18日京东也将上市,通过出售5%的股权,筹资目标最多为30亿美元,两宗交易共计可筹资50亿美元,将成为今年以来香港资本市场规模最大的交易。

对此,网易公开回应“不予置评”,京东较早也回应“不予置评”,不过表示618将会有“大动作”。

这不是两家公司第一次传出赴港IPO的传闻。

两个月前就有消息称京东已聘请瑞银和美银安排赴港二次上市的事宜,而在2020年5月初网易也传出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的消息。

其实,有关中概股回归的消息接连不绝,其背后是瑞幸咖啡“造假门”诱发的信任危机,导致美国资本市场监管趋严、审视的目光越来越不友好。而在涉华退市法之下,中概股能否独善其身,还得先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回归之后 市值再上一个台阶

二次上市的一个好处,是可以为企业战略储备粮草。

网易的核心主业游戏已显露增长疲态,特别是手游有了放缓迹象,天风证券研究所的报告透露,网易手游2019年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有率为16%,为2015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水平,与高峰期29%的市场占有率相比已相去甚远。

于是,网易对内要遏制手游市场份额下滑,对外要开拓海外游戏市场,两者都需资本的奥援。

京东亦有融资的需求。

日前刘强东提出“结硬寨、打呆仗”,一面要继续京东物流的重资产、高投入以便筑高壁垒,一面要深入百亿补贴战场腹地、争夺下沉市场份额。

二次上市的另外一个好处为,公司市值可获得大幅提升。

市值衡量的是资本市场对公司未来的信心,也是互联网江湖座次排名的重要筹码与标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挂牌港交所,开盘价为187港元,较发行价176港元上涨6.25%,一跃成为港股第一大市值公司,此后股价一路上扬,并于2020年1月14日创下227.40港元的历史新高,后因疫情影响中断了上涨势头。

尽管如此,当前阿里巴巴股价逼近200港元,依然是投资者的关注焦点之一。

相比二次上市,更多的中概股选择回归A股,盛大游戏、巨人网络、完美世界、分众传媒、奇虎360,迈瑞医疗等,市值纷纷重估暴涨。

不过,暴涨之后有的公司后继乏力,譬如史玉柱的巨人网络在2015年私有化退市时市值仅有28亿美元(编者注:相当于199.64亿元),借壳登陆A股之后首日市值高达968亿元,可惜没能稳住市值涨势,之后一路下跌至当前的327.95亿市值。

面临进退两难的窘境

选择回归,或已成为仍在交易的中概股,一条至关重要的后路。

据启信宝数据统计,当前一共有247家公司在美国上市,其中164家落户纳斯达克,它们面临美国监管层不友好的对待。

2020年5月2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该法案规定任何一家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的审计要求,将禁止该公司的证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通俗易懂地说,敦促美国证监会要对中概股财报的审计机构进行检查,对中概股的会计底稿进行审查,对不符合要求的退市处理。

然而这与中国的规定格格不入。

公开资料显示,跨境证券监管事宜应通过中国证监会进行,现场检查应以中国监管机构为主进行,或者依赖中国监管机构的检查结果;《证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境外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不得在境内直接进行调查取证等活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向境外提供与证券业务活动有关的文件和资料。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法案还要众议院等通过,一旦正式通过中概股将陷入两难境地,倘若不遵守法案,恐被美国证监会追责,遵守法案又不符合中国监管要求,且将中国会计体系置于天然不能被信任的尴尬境地。”

美国舆论也一片哗然,华尔街日报更是直言:“根据该法案,许多中国公司可能被迫放弃在美国上市。”

哈里斯·布里肯律师事务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史蒂夫·迪金森表示:“受损最严重的将是美国股东,而非中国股东。这项法律会破坏所有人的投资计划。”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声音认为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表示执行是关键:“美国证监会综合考虑后觉得可以豁免,那就可以豁免。”

事实上,华尔街主流声音都反对继续推进该提案,不想失去每年从中概股IPO中攫取的不菲佣金,更不想降低美国资本市场对世界的吸引力。

毕竟一刀切华尔街将沦为输家,失去为了自身利益博弈的内在动力。

“两种声音并不矛盾,一个从战略角度出发,一个是战术角度出发,都在寻找应对之策。”一名私募人士称。

不确定加剧之下,中概股难免会做两手准备。

“我们确实很关注美国从政府层面在不断收紧对中概股公司的这种管制,我们内部也在不断研讨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当然包括比如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2020年5月21日表示,“我觉得根本的判断还是,如果是一个好的公司,上市的选择地其实是非常多的,并不局限于美国。”

李彦宏

中小公司或改道上市

中概股难,欲赴美上市更难,IPO不再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

外媒日前报道纳斯达克将首次设定IPO规模的最低值,包括中国在内的某些国家公司在IPO中筹集至少2500万美元资金,或者筹集相当于其上市后市值四分之一的资金。

据Refinitiv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有40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融资额度低于2500万美元,占比为25.80%,多为各个领域的中小公司。

这意味着中小公司赴纳斯达克IPO将蒙上一层阴影。

从这个角度来看,改道中国香港将成为中小公司的首要考虑。特别是近年来港交所修改了交易细则,接纳了互联网行业通行的同股不同权等标准,出台中概股二次上市的鼓励政策,再加上中国香港是亚洲金融中心,与国际资本市场密切相关,可以成为纳斯达克的替代方案。

港交所欢迎二次上市

而A股科创板或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备选。

科创板设立的初衷之一,就是渴望留住互联网独角兽、互联网初创企业,为此采取实施注册制、强化退市机制、包容同股不同权等措施以筑巢引凤。

上海市政协委员左燕曾有言:“把科创板打造成中国版的‘纳斯达克’。”

上交所数据显示,截至4月29日收盘,100家科创板上市公司总市值达到1.30万亿元,平均市盈率为87.45倍,合计融资1188亿元。

中美股市市盈率估值差异巨大,这为原本瞄准纳斯达克的中小公司登陆A股市场提供了动力,足以提供中小公司在关键成长期的上市融资需求。

随着中国内地与中国香港资本市场的一系列改革,A股、港股与美股的规则差距再进一步缩小,当中概股承压、中小公司赴纳斯达克上市变难之后,中概股加速回归、中小公司改道上市将成为一个大趋势。

或许,网易、京东二次上市仅仅只是开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