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疯狂的头盔:半月翻6倍,一个政策引发的百亿生意

二月口罩 ,三月口罩机,四月熔喷布,五月头盔,月月有机会。

来源 | 深潮DeepFlow(公众号ID:deep-flow)

炒口罩的大军方才歇下,抢头盔的倒爷已经出发。

4 月 21 日,公安部交管局正式启动“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规定自 6 月 1 日起,严格查处不按规定佩戴安全头盔、使用安全带的交通违法行为。

5 月 15 日,江苏省、浙江省同日通过了《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对未佩戴安全头盔的驾驶人和乘坐人处以警告或者罚款。7 月 1 日起施行。

国金证券研报指出,“一盔一带”新政即将实施,头盔需求短期爆发,缺口或超 2 亿。

一纸公文激荡了整个头盔市场。

微博上有人称,早起一睁眼,全朋友圈的都在卖头盔。

“30的头盔我没买,今天一看涨到 200了。”一位买家在微博上抱怨,几天之内,头盔涨了六七倍。

一小时涨一块钱。”这是 5 月 18 日头盔买家马宝尔走访“全国头盔产业基地”温州乐清市发现的现状。

目前头盔厂家都面临缺货的状况。“这边的工厂只要你问头盔,必须先交定金,必须等货才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货。”马宝尔称。

二月口罩 ,三月口罩机,四月熔喷布,五月头盔,月月有机会。”如是口号在头盔界流传着。

一纸公文引发百亿生意

动感音乐下,头戴头盔的女人在红色宝马上赤脚舞蹈。周围是一圈好奇的看客。

他们越追捧,她跳得越热烈,仿若置身无人之境。

这是近日发生在温州乐清市牛鼻洞村内的景象。魔幻,而又癫狂。

温州市乐清市牛鼻洞村,被称为全国最大的头盔生产基地(头盔产量占全国 40%以上),如今挤满了全国各地奔涌而来的客人。他们只有一个共用目的——头盔。

一切起点源自一纸公文。

4 月 21 日,公安部交管局正式启动“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

5 月 15 日,江苏省、浙江省同日通过了《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对未佩戴安全头盔的驾驶人和乘坐人处以警告或者罚款。7 月 1 日起施行。

一瞬间,头盔市场被引爆,被称为一个政策出台引发的百亿生意。

国金证券研报指出,“一盔一带”新政即将实施,头盔需求短期爆发,缺口或超 2 亿。如若按照每个头盔50 元计算,这是一顶百亿生意。

5 月 18日,头盔概念股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国立科技和南京聚隆涨停。

疯狂的头盔

当下的头盔市场有多疯狂? 

一位微博上的买家抱怨:30的头盔我没买,今天一看涨到200了。

一款原本售价 32.8 元的头盔,目前售价 278 元,价格增长近 8.5 倍。

有网友称,半个月前买的 29.9,现在同款已经涨到了 180。翻了 6 倍。

此类翻数倍的现象不胜枚举。

一位淘宝卖家告诉深潮DeepFlow,头盔现已爆单,咨询量非常巨大,下次发货要等到 10 天后。

“现在头盔行情是一小时涨一块钱。”头盔买家马宝尔(化名)表示,这是他走访“全国头盔产业基地”温州乐清市发现的现状。

“这边的工厂只要你问头盔,必须先交定金,必须等货才行。”5 月 18 日 马宝尔跑了 6 家工厂,问工厂都没有货,全是交定金等货,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货。

在闲鱼二手交易平台上,也充斥着头盔买卖的消息,动辄 5000、1 万个起订,却依旧没货。

头盔陷入一货难求的状态,另一边,是迅速窜出的头盔厂商们。

天眼查数据显示,1 个月来我国新增了 3503家头盔相关企业。

义乌等地的小商品市场,原先卖袜子、主营箱子的商店,如今纷纷跨界卖起了头盔。

牛鼻洞村的大街上,扩音喇叭大声叫喊卖头盔,混杂着尘土和喧嚣。

“但其实(这些头盔)质量很差,一小时涨一块钱,还必须批量买走。”抖音主播“田老师爱读书”实地走访后对深潮DeepFlow表示。

头盔市场癫狂了,而头盔交易者们都疯魔了。

骗局横生

金钱生长之地,往往流淌着欲望。

在头盔这个刚刚引爆的百亿市场,就如同此前的口罩以及比特币矿机市场,充斥着投机客和骗子。

据悉,头盔分为全盔、3/4 头盔、半盔头盔、上掀式头盔 4 种类型。

不仅头盔火了,头盔模具也供不应求。机加工和模具行业的朋友圈都被头盔模具刷屏,但多数为全盔和半盔头盔。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国内的头盔企业,日产量2000个就属于大厂。

但有人在微信群叫嚣,可日产几万个头盔,但深潮记者细问拿货日期和具体厂名,对方概不回复。

同样,有位区块链从业人员在朋友圈称,需要采购 10 万只夏天带的头盔。记者询问之下,才发现对方也是想撮合买卖的头盔掮客。

在头盔这混乱的莽荒之地,很难辨认彼此的身份和来意,这给了骗子们发挥的空间。

5 月 19 日,“田老师爱读书”在现场走访看到,有微商小姐姐现场拍视频,称”看看我已经装货了,你们需要的赶快打定金下单“,这完全就是骗人,因为这批货根本不是她的。

田老师介绍,很多在朋友圈、大街上卖货的人都称交定金才能带你去工厂,但其实交了定金也没货,只能等。

据浙江新闻客户端报道,义乌警方注意到,不少原先卖口罩的人又在朋友圈开始卖头盔了。

通过卖头盔骗取定金、意向金的现象数见不鲜。

金华公安在微博上提醒:近日购买头盔被骗的受害者不在少数。仅 5 月 17 日、18 日两天接报该类警情 12 起。

诈骗分子通过微信群等社群发布出售头盔消息,以货源紧张为由,抓住被害人急于囤货心理,收取定金,实施诈骗。作案手段与购买防疫物资类诈骗案件类似。

投机心态之下,很多厂家以次充好,甚至把工地的安全帽拿出来卖。

据悉,建筑工地上的安全帽,并不能替代安全头盔,因安全帽主要是缓冲高空坠物对头部的冲击,而不具备正面、侧面和头顶全方位的防护。

“这些人都猪油蒙了心,为了钱都不顾别人性命。”马宝尔建议大家选择通过强制性产品认证(CCC认证)的头盔。

如此疯狂的头盔市场之后,是否会留下一地鸡毛?

市场走向何方?

头盔涨价,到底是刚需还是炒作?

有研究表明,正确佩戴头盔能将交通事故死亡风险降低 60%至70%。而我国部分地区确实存在不佩戴头盔的现象。

但是,真有那么刚需吗?

其实,在浙江、广东等地,头盔的普及率并不低。

2019年浙江省电动车头盔佩戴率达 90%以上;去年 6 月浙江宁波就通过立法强制电动自行车骑行者佩戴头盔并加强执法;去年 4 月 27 日,深圳交警开始严查不戴头盔骑电动车上路的现象。

截至今年 4 月,我国共有 17 部地方法规涉及电动自行车头盔佩戴相关规定,11 部地方法规设有强制性条款,其余 6 部为倡导性条款。

另外,据郑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表示,考虑到安全头盔的生产量和“一盔一带”的普及率,郑州会先以口头警告为主,之后,会根据实际情况,尽快制定更明晰的处罚措施。

相信在“一带一盔”新政之后,地方查佩戴头盔也不会立马“一刀切”。

所以,这一批哄抢头盔的人,多数是搏短期利益的投机客,在产能跟上之后,头盔价格不出意外将会回落。几天之内翻了六七倍的奇异景观难再续。

部分买家进入头盔的逻辑是:口罩涨价还有相关部门介入管控,头盔的涨价应该没人会管。还有头盔倒爷称,估计头盔估计可以卖2~3 个月,原因是扩大产能不容易,环保查得严。

多层分销专卖,被认为是头盔上涨的一个原因。换言之,倒卖的人多了,价格便蹭蹭上涨。

二月的口罩,三月护目镜,四月的熔喷布,五月的头盔。同班人马,同一个配方,同一个套路!大家清醒一下,做一行爱一行专注自己的老本行就行。”比特币矿工凯欣(化名)告诉深潮DeepFlow。

从去年的炒鞋、炒盲盒,到现在炒防疫物资、炒头盔。大众风向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从炒兴趣、炒投机到炒刚需。

但无一例外的是,最后市场都被搅得一地鸡毛。

对于这些投机客来说,他们显然不在乎结局是什么,只要及时套现,钱包鼓鼓,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人无横财不富”是这群人最大的共识。正如一个炒口罩的投机客曾经对深潮DeepFlow所说的那样:“要发财,就要捞偏门,富贵险中求,要不然,你踏踏实实地打一辈子工还不如别人一个晚上来的钱多。”

生产创造财富的速度越来越慢,于是哄抬资产价格,直接转移财富,成为了当代“投机致富”的新选择:炒房、炒币、炒鞋、炒苹果、炒口罩、炒游戏皮肤、炒头盔……

只要有财富效应,无论虚拟实体,一切皆可炒作。

归根究底,这始终是一个“接盘”的游戏,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赚得盆满钵满,闻到金钱的香味想趁机捞一笔的人,最后往往成为少数人财富自由的代价。

谁又能保证你不是那接盘最后的一棒呢?

“今年火了口罩和头盔,下一个是啥,大家赶紧抓住商机。”一个炒币群里有人如是说道。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