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融资千万 他坚持5年的“上天”计划竟与马斯克不谋而合:为32.2亿人接入互联网

最终前沿 2017年 可联系
通讯卫星载荷、整星制造商,星座方案提供商
硬件
融资进度
天使轮
融资额度
千万级
融资时间
2019年
投资方
个人
创始人
陈津林,最终前沿创始人。
>
最终前沿 2017年 可联系
通讯卫星载荷、整星制造商,星座方...
硬件
融资进度
天使轮
融资额度
千万级
融资时间
2019年
投资方
个人
创始人
陈津林,最终前沿创始人。
>
过去几年,最终前沿的重心一直聚焦在技术突破、产品应用,客户需求等领域。

文丨铅笔道记者 刘小倩

这是一个一直被质疑,但仍选择坚持的创业故事。

2016年,陈津林提出了一套卫星星座方案,这套方案是通过成百上千颗有计算能力的通信卫星形成一个无缝的网络覆盖地球,使人们不管在何时何地都拥有高速的互联网服务。

起初,国内行业相关人士并不看好,持观望和否定态度,但他和创始团队未曾放弃和动摇。直到2019年5月,马斯克的星链计划公布于世,与陈津林一直坚持并逐步实现的方案不谋而合。

在通信如此发达的今天,全球还有32.2亿人没有接入互联网,甚至没有通信覆盖,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

2017年12月,陈津林决定把方案变为现实,创办“最终前沿”(公司全称北京前沿探索深空科技有限公司),希望通过发射低轨卫星提供服务,解决在各个场景及偏远无地面网络地区的通信问题。

陈津林进入的是一个趁着政策东风的赛道。2014年开始,国家鼓励鼓励民间资本及民营公司进入,中国航天正式进入国企和私营齐放的商业航天时代。

与很多有航天背景的商业航天公司创始人不同,陈津林是软件专业出身,在海外已经创业成功,致力于回国实现航天梦想。团队联合创始人都是在国内最强通信、芯片领域有着十数年跨领域的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尖端人才,以及对航天和深空探索有强烈意愿的公司管理、投资领域的梦想家们。

目前,公司已完成有源相控阵天线研发、射频芯片设计完成进入到流片及调整阶段,2020年重点倚靠已有迭代优化后的载荷对整星的设计进行调整,完成组装和测试。2021年上半年进行双星的上天验证。

2019年1月,最终前沿曾获得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由铅笔道进行独家报道。当下,团队正在寻找新一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技术更迭。

注:陈津林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软件工程师挑战商业航天

大二下学期,在温哥华留学的陈津林收到家里电话,“家里经济状况有变,下学期准备回国吧。 ”父母没有多讲原因,但是从电话里,陈津林感受到,父母顶着他想象不到的压力。

父亲在他小学就给他买了电脑,买的时候父亲也不知道这怎么用,但肯定未来大有可为。八岁的时候他就开始琢磨,自学编程,对计算机的知识如饥似渴。进入ubc 学习后,有很多计算机课甚至是计算机学科的奠基者来亲自授课,陈津林更是像海绵一样,疯狂的吸收知识。“我不能回去,这种对知识饥渴的感觉让我没办法接受。”

为了继续在国外完成学业,陈津林那时每天早上5点起床,坐1个小时公交,先到一所大学上课,下午4点左右,坐公交赶往另一所大学担任助教,上另外3节课。两个学期下来,14门计算机课程,他的平均成绩都是A,但人也瘦了18斤。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极限是自己给自己定的。”此后,陈津林从求学到实习,再到SAP和AWS工作,最后到创办Archiact VR Studio,聚焦VR 内容发行、制造,企业级VR方案等,他都在不断挑战自我。

2014年11月,国家明确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正式进入民营航天时代。

陈津林意识到,又一次折腾的机会可能已经到来了,他想进入通信卫星领域。“导航卫星是国家级战略,遥感卫星的商业模式主要是卫星拍摄图片后下传,处理得到有用数据,跟数据相关的工作我做了十几年了,不想换个领域还做一样的事情,通信卫星有很多空间可探究,商业航天在这个领域会有较大的机会。”

找到了切入卫星领域的方向,陈津林开始做更加详细的市场调研,他发现这条“卫星商用”赛道已经有不少玩家。因为技术领域的限制,从业人员分布特点非常明显,都是航天领域原有从业人员或者教职人员。

陈津林认为,相较贯彻可靠性第一的航天领域专家而言,他这个全栈软件工程出身的“门外汉”可以找到兼顾的道路。

从不被看好 到与马斯克不谋而合

但这种“前沿”却在前期为陈津林带来了不少麻烦。

2016年秋天,第十次方案评审上,专家又一次委婉的提出了这个方案的不可行性,难点、突破点太大。“我坚信,作为空间机器人的卫星需要计算能力,但专家都认为这很难实现,或者不是我能实现的。”用户需求和方案设计人员中间隔着卫星制造商、卫星运营商、网络运营商、电信运营商、地面设备商等,双方很难理解彼此的痛点。

“其实现在的卫星上也是有芯片的,大概是90年代左右计算机的算力,但是为了可靠性,专家不会选择主动提出对芯片的需求,更多是用经过多年在轨验证的,能用更保险的机械配件,就用机械,这确实是保证可靠性的通用方法。”他解释道。“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在保证高可靠性条件下,实现低成本、高性能的突破。”

过往的经验一次又一次提醒着他,被否定往往是件好事。提出的是技术问题就解决技术,有细分的问题出现就各个击破来解决,最终方案也就不难实现。

于是,2017年12月,他注册北京前沿探索深空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最终前沿。“最终前沿”出自《星际迷航》:“Space, the final frontier.” 人类最终的前沿、最后的疆界就是隔着大气层无边无际的太空。

自公司成立以来,最终前沿团队一直在完善低轨互联网星座的整体方案,进行数字卫星单星、卫星载荷的研发。主要产品为具有全套自主知识产权的计算卫星(包括整星、卫星载荷、高通量QV频段星载有源平板相控阵天线、高频相控阵射频全套芯片、卫星控制系统等)以及由计算卫星组成的低轨通信卫星星座网络方案。

2018年,最终前沿完成了卫星载荷方案的设计、卫星星载软件的开发、卫星星座网络的论证;2019年开始载荷方案的加工生产和进,同时完成对星上处理最重要的部分—高频射频芯片进行设计和方案迭代和流片的工作启动。2020年重点倚靠已有迭代优化后的载荷对整星的设计进行调整,完成组装和测试。2021年上半年进行双星的上天验证。

在公司坚定自己技术路线专心往前走的这几年里,国际航天界也持续发生的大事。2019年5月24日,马斯克猎鹰9重型火箭发射了60颗低轨通信卫星并成功入轨。“马斯克的星链技术路径和我们一直坚持的方案不谋而合。可以跟这种“奇才”想到一块儿,也还是挺愉悦的,帮我们实力站台了。”

航天本身是一硬核技术,商业航天就是将这航天技术惠及更多的人,这也是最终前沿一直以来的价值观:我们要对深空发起探索,更要回望和惠及自己星球的生命。

过去几年,最终前沿的重心一直在技术突破、产品应用以及市场前景、客户需求等领域,从产品到方案的雕琢和深挖中,没有做过多的推广宣传。接下来,除了把重心放在持续寻找志同道合的人参与上,公司也将会启动新一轮融资。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