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2019年所有风口 疫情之下一半“凉透”

一只黑天鹅让原有的舒适圈不再舒适后,创新也随之到来。

 

文 | 铅笔道记者 五米

受疫情的客观影响,2019年的所有“风口赛道”一半“凉透”。只能通过主观自救,创造新的生存机会。

从年初的电子烟开始,到社区团购、素质教育;再到盲盒、国货美妆等,一场疫情到来,2019年曾处风口的各种公司受到了不同的影响。

一边,直播电商成了全民全行业的卖货方式;企业服务订单量增加;社区团购需求暴增……而另一边,茶饮线下店大量停摆;线下教育机构即将面对退费压力;物流供应链遇到危机……

风停抑或风起,各赛道的公司就像刚起航的帆船,只能调整步伐,继续前行。

多数可发展线上业务的赛道如潮玩加大线上运营力度;教育机构推出线上免费课程扩大用户人群;茶饮品牌推出线上互动话题,开始一场浩浩荡荡的自救运动。

铅笔道选出2019年10个最具代表性的风口行业,包括职业教育、素质教育、直播电商、社区团购、企业服务、国货美妆、电子烟、下沉市场、潮玩、茶饮,归纳出疫情对它们的影响与其对应措施,为更多人带来启示与指引。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职业教育线上快跑 线上收入翻200%

职业教育的潜在市场规模超5000亿元,赛道内公司包括市值800亿、教育上市公司中第三大的中公教育等。但2019年职业教育赛道投融资数量不及预期,全年共发生44起融资事件,同比下降35.7%。对投资人来说,职业教育品类众多,过于细分,其天花板有限,都是持谨慎态度的原因。在数据上,该赛道融资金额过亿元的也只有2起。

传统的职业教育公司以线下培训为主。如新东方烹饪、蓝翔技校等职业技能培训公司,其培训对硬件设施与场地均有要求,必须进行线下教学;面向考试培训的中公教育、华图教育等平台,虽具备线上教学的能力与设施,但学生习惯于线下“组团”学习的氛围,故多采用老师录制视频后在线下课堂中播放。

一场疫情,让职教公司线下培训停摆,但线上业务却迎来蓬勃发展。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公职教育APP“一起考教师”、“粉笔公考”用户规模达到百万级,“华图在线”用户为十万级。据“粉笔公考”表示,疫情期间,其线上收入同比增长200%,在线做题人数与听课人数增长量均超100%。

疫情期间,大规模的停工或待业进一步催生用户提升个人就业竞争能力的需求。

面对线上需求,主营线下的传统公司加快线上业务发展。例如“中公教育”,目前业务已全部转到线上。而本身就线上线下结合的职教机构,则需要思考如何将线下用户转至线上。不少平台推出0元课程资料、免费课程直播课来应对疫情。

如“粉笔公考”,在疫情期间推出《全日制线上笔试班全程营》、《线上公考公益课》等在线课程与会员5折等引流活动。据“粉笔公考”公关表示,其线下转线上的用户比例达80%以上。

疫情结束后,或许疫情给人们带来的线上学习习惯不会随着疫情消失而改变。2020年初被催生的自我提升欲,能持续多久呢?

素质教育线下关停 三四线加速拉新

2019年,素质教育超越K12教育,成为教育行业中最火的赛道。根据公开数据,2019年教育行业股权投融资数量达到300起以上,其中素质教育占比37%,达115起。

素质教育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学科素质教育,二是拓展素质教育。由于素质教育在升学考试中地位的提升,且学科素质教育更容易规模化,“素质教育学科化”的趋势愈发明显。其中包括少儿英语如VIPKID;大语文教育如河小象、凯叔讲故事;数学思维如豌豆思维等。而“拓展教育”则指音乐、美术、少儿编程、STEAM、戏剧、营地等。

随着全国中小学开学日期一推再推,线上教学成了学生家庭唯一的选择。

对于VIPKID、学而思等在线教育公司来说,疫情期间获客成本大大降低。

推出免费课程是在线教育公司共同的选择。编程猫创始人李天池曾在活动中表示,“公益课是疫情下机构建立自有流量池的机会。”

VIPKID发起“春苗行动”,免费为用户提供150万份英语和数学春季课程;同时将其威米在线直播平台对机构开放。

学而思网校则在免费课程中继续精细化,增加了导学课,针对小学课程增加了哈佛外教课,针对初中阶段增加了地域版本,新增沪教、北师、苏科、浙教四大课程版本,高中增加了语文时事作文素材课,英语听力口语训练课。

此次疫情也使在线教育进一步渗透至低线城市。以往不接触在线教育的用户此时不得不对其进行了解。学而思网校团队称,疫情期间总的来说,三四线的新用户占比较高。

对在线教育平台来说,接下来的目标是如何将免费课吸引来的新用户转化为正价用户。

对于多在线下开展的拓展素质教育来说,此次疫情催促它们思考如何将内容放在互联网中教授。“松鼠AI”将全国2千家学校彻底关停,并将近20万学生在15天内从线下转到线上。为让习惯于线下教学的教师度过适应期,松鼠AI推出7天的免费课程,从而让家长们在老师适应时期更包容。

对于线下机构来说,房租、工资等固定支出成了眼下最大的压力。虽然预收款制度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现金流压力,但长期停课后机构需给学员退费。

账上余额与疫情持续时间赛跑,是摆在线下素质教育机构面前生死时速般的考验。

“全民”直播 卖货成主流

只要你上网购物,就不可能没听过李佳琦这个名字。红人与直播互相成就,2019年淘宝直播在“双11”当天引导成交额就接近200亿元。有数据统计,传统电商的购买转化率仅为0.37%,社交电商为6%至10%,而顶级网红电商能达到20%。

疫情期间,在淘宝小商家与线下商场纷纷关门时,直播电商成了商家的最佳选择。

社交零食品牌“单身粮”,今年1月获得4000万元融资。其占比六成的线下业务基本被堵死,同期线下销量跌了7成。为了销库存、保销量,“单身粮”线上团队扩充了2倍,年后与李佳琦合作了3场直播,线上营收300万元。

除了直接与红人合作,很多商家亲自上阵,开启自己的“主播”生涯。

云海肴、西贝等餐饮企业走到直播镜头下,大厨们变身“餐饮界的李佳琦”,教用户做起各自餐厅的特色菜,通过直播带卖特色菜的半成品,并配送到用户手中。截至目前,豆果美食共举办3场大厨直播,参与的餐饮企业包括西贝莜面村和云海肴。三场直播的观看总人数达180206人,半成品销量为2096件,销售额为194973元。由于还未支持外地配送,当前这个销量只是在北京地区。

小龙坎则在参加聚划算专场“云主厨”直播做菜后,自热火锅10分钟就卖出超10000盒,20分钟全店交易额破20万元。

深受疫情影响,这些传统行业正加速拥抱电商。为支持商家开通直播业务,淘宝直播、有赞、快手电商、腾讯、京喜直播、苏宁易购等多家互联网平台纷纷推出帮扶措施,包括快速开通直播服务、减免服务费、运营指导等。

直播电商在帮助品牌的同时,也在援助农村。浙江衢州市长通过电商拼多多直播,帮农民卖出21万斤椪柑。广东徐闻县长也以同样的方式,帮农民卖了近25万斤菠萝。山东寿光全面联手电商拼多多,通过互联网帮助农产品打通出山之路。

直播卖房、直播卖车;大厨直播、市长直播……此次疫情中的“全民”直播电商,给所有行业提供了一种卖货新思路。

停业封村缺货 社区团购力不从心 

社区团购风口始于2018年,但随着呆萝卜暴雷,多家企业合并、撤站、裁团,社区团购又资本打入冷宫。

但在疫情期间,用户尽量缩减自己的活动范围,日常生活中的到家配送服务成了特殊的刚需。

2月1日,永辉超市到家全国服务订单于春节期间首次突破20万单,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十荟团在疫情期间,开业的城市的业务单量最少增长了100%,武汉市场增长了500%,其中新用户增长迅速,是平时的2~3倍。

社区团购的特点是通过C2B模式以销定采,以团购定价,商家实现零库存与低成本的模式与社区团长合作。这使得商家可更精准地获取社区用户的需求。

但更多社区团购电商面对激增的需求量,显得力不从心。

首先在销售端,社区团购团长们多为便利店店主、家庭主妇等空闲时间较多的人。但在疫情期间,不少便利店停业,团长们在特殊时期很难拥有以往的工作热情。

其次在供应链,为减少资金压力,社区团购平台多不囤货,用户下单后再去上游供应商处现采,这导致疫情期间滞后的物流直接影响用户体验,缺货成了劝退用户的又一个理由。如兴盛优选表示,“司机初一初二调休,初三可以复工的时候,突然封村了。这些司机就出不来了。”

社区团购轻+团长运营的特点,也正是其弊端所在。没有前置仓与实体店面,必然会降低用户的使用体验;依赖团长运营,在特殊期间维稳能力自然降低。如何接住疫情期间这些新用户的需求,是社区电商需要思考的,决定疫情过后还能走多远。

企业服务迎订单潮 远程办公火爆 

在2019年,企业服务是最为吸金的赛道。一年间,腾讯在To B投资市场出手阔绰,总计投资34次,阿里13次、百度6次、京东8次、字节跳动5次。

在疫情期间,企业服务也成了受负面影响较小的赛道之一。为公司提高云办公效率、云获客服务的企服公司反而迎来了一波订单热潮。

语音大数据及智能化客服解决方案供应商“云蝠智能”往年春节前后,公司依靠老客户复购和账单回款支撑现金流。但今年,客户账期被延迟。原本抱着0收入心态复工的云蝠智能,却获得了恒大地产这样的标杆客户。如今,每名业务同事手上都处理着超过100笔以上订单,月收入环比增长12%。

钉钉生态下的智能办公产品服务商”明我科技”,疫情下它也面临同样问题:客户业务停摆、短期内回款无望。它的硬件产品应用场景为线下办公,因此疫情成了它们的一大噩耗。但没想到的是,它的视频会议产品迎来生机:不得不复工的事业单位和各地银行,成了明我科技视频会议主机的增量大客户,其业绩同比增长50%。

但疫情期间直接能获得订单的公司还是部分,更多公司把疫期看作教育市场的机会。钉钉、企业微信、石墨文档、小鱼易连等各类云办公产品迅速普及,软件提供商ONES在疫情期间,做了4场观看量数千人的免费直播,并为企业和团体免费提供了价值数百万的远程办公产品等,获得了不少潜在客户的关注。

其中需求激增的云办公产品更是如此,大多数公司选择免费产品服务的情况下,疫情过后如何留住用户,并将其转为付费用户,是企服玩家的机会。

国货美妆“云卖货” 供应链迎考验

随着近两年的消费升级,以及三四线城市消费浪潮的崛起,国内彩妆用品市场已经成为一个超500亿元的大市场。市场处于红利期,国货彩妆开始升温。

国外一线品牌依旧引领国内中高端美妆市场,新锐国货品牌在近几年随着电商崛起和红人效应席卷爆发,依靠高性价比迅速下沉,成为2019年的一个风口。

完美日记创立18个月后成为天猫彩妆类品牌销售额第一,于2019年双11,成为天猫首个销售破亿的彩妆品牌,并在多个品类中销售额第一。

对于这些国货品牌来说,依靠KOL带货,通过线上渠道卖货,是目前的主流玩法。但随着线上获客成本增加,国货美妆品牌开始走向线下。如完美日记的专属线下店延续了在线上的相似玩法:高颜值,采用高于同类型门店数量的BA(美容顾问),此外还在成都春熙路打造了一个六层楼的网红概念店。

一场疫情,首先影响到的是这些实体店面的客流,线上直播卖货成为它们特殊时期实行的关键策略。

国内首家彩妆集合店品牌THE COLORIST调色师,在疫情期间上线小程序电商、直播电商板块,并继续加大其KOC体验官的投入,同时开启其小红书官方店铺,这也是小红书上第一家彩妆集合店品牌。

而银泰百货则联合淘宝邀请了近千名导购在家中直播卖货,实现了“无接触购物”,大家也把这些导购称为“云柜姐”。导购直播带货的项目,给了化妆品行业的大批商家热烈支持,甚至在直播中给出了粉丝专享福利。

直播可解决眼下的销售问题,但化妆品上游需要几十道工序、数十家上游供应链的通力配合才可面市。疫情之下,中小品牌也要开始思考如何解决上游供应链的问题,每一个环节都是决定企业生死的关键。

发不出工资 疫情或压垮电子烟

2019,电子烟这个风口留下一地鸡毛。在看到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用20亿美金来当年终奖的时候,大批创业者涌入这个市场,无需经验,找工厂便可成立自己的品牌。

2019年6月26日,深圳通过了最新修订的控烟条例,电子烟正式被纳入烟草管控。2019年11月政府推出《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明确规定电子烟归烟草局管,同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以及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同一时间,世界范围内,大量国家也开始禁止进口和销售电子烟。出海受阻、线上遭禁,电子烟只剩线下推广一条出路。

但这条路也并不宽,甚至不用疫情打击就到头了。

据蓝洞新消费报道,成立于2019年1月,罗永浩加持的网红电子烟品牌福禄FLOW已经欠薪两个月。

福禄CEO朱萧木在工作群做出了回复,朱萧木称,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公司资金链非常紧张。管理层从11月起一直没有发工资,原计划在年后开展很多计划,如清理库存甩货回款、借款融资,但都因疫情原因只能搁置暂缓,这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发放工资的原因。

至于为何给不出发工资的预期时间,朱萧木称也是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导致复工时间总无法确定,只有等到工厂复工以后才有烟弹和套装可以卖,那时才能回款。

事实上,早在去年11月,多品牌电子烟就开始以十元以下的价格清仓甩卖。

疫情后,电子烟行业的目标或许将从暴利变为活下去。“N95口罩有货,大量团购私聊。”笔者朋友圈中的电子烟卖家开始每天发布这样的动态。

下沉市场个体户复工难

一二线用户获取竞争激烈,2019年更多商家把目标转向三四线城市及县镇的下沉市场。

看中下沉市场的原因很多。下沉市场很多地方的GDP以及人均收入都呈现两位数增长,很多城市人均GDP都在5000~7000美元,处于大众消费向品牌消费的临界点。以往在一二线城市在人均GDP这个阶段发生过的商业变革,在下沉市场基本都会重新再走一遍。

疫情期间,疫情对于百业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

对于餐饮行业来说,下沉市场所受冲击同样巨大。尤其是个体户餐馆,直接面临人员滞留在老家无法复工的问题。即使开业复工,堂食客流量稀少,多有餐馆外卖业务未接入或接入仍不划算。笔者所在三线城市中,在美团APP上将外卖按距离排序,3公里外才有营业的个体店家,距离近的均为汉堡王、三米粥铺等连锁品牌。楼下的小餐馆更是从年前停业到现在,尚未有复工的迹象。

零售行业受影响同样巨大。手机B2B电商平台“黄豆侠”目标用户为下沉市场销售手机的夫妻老婆店,现已覆盖1100个乡镇,月销13万台手机,单月GMV超过2亿元。在这次疫情的影响下,“黄豆侠”零售店的销量可能只有平常的20%。因为物流等影响,此前依托夫妻老婆店发展的社交电商业务也不太乐观。

不过,相比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购物中心受疫情的影响相对较小。根据赢商云智库统计,12月份,三四线城市购物中心客流环比上涨2.7%。而1月份,虽然有疫情的影响,客流环比仅下降11%。

潮玩线下影响严重 发力线上运营

去年8月,天猫发布《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95后最烧钱的爱好中,潮玩手办位居首位。泡泡玛特、十二栋文化,这些公司的盲盒与抓娃娃机受到Z世代的追捧。

疫情期间,潮玩公司的线下业务受到严重影响。如线下收入超50%的十二栋文化,其春节前新开业的5家面积400平以上的门店纷纷调整营业时间或直接停业。其中,占地近1000平米的武汉门店1月14日开业后十天不到,就关门停业了。

而泡泡玛特全国门店加上自动售卖机的近1000个销售点位,受疫情影响关闭了三分之一。

对于潮玩公司来说,增大线上渠道运营力度,成为度过疫情期的方式。十二栋文化将原先准备后半年推出的线上渠道日程提至三月,除了通过粉丝经济变现,淘宝、天猫、有赞等电商平台售卖毛绒玩具外,还将开启直播变现,尝试抖音等平台,同时开发线上小程序、H5等。

泡泡玛特也将上半年的工作重点转移至线上渠道。其2019年就推出了小程序“泡泡抽盒机”,用户可在线上体验抽盲盒的乐趣,可在线上付费抽中中意手办后,再通过快递邮寄到家。同时用户可直接在小程序中一件转卖,直接将不喜欢的款式折价回收给商家。

虽然类粉丝经济的狂热体验感不及线下实体店人挤人抢购来的多,但泡泡玛特诸如此类的人性化操作使线上用户决策成本降低。笔者的盲盒玩家朋友称,她在线下买盲盒次数很少,去店里也只会谨慎购买一两个, 但在线上动辄连抽5、6次,但剁手的负罪感少了很多。

这次疫情,实质上催促潮玩企业走出舒适圈,修炼内功,增加线上线下收入渠道与运营方式。

安全外卖+营销拉新 茶饮黎明前的黑暗

中国茶饮市场突破4000亿元。不仅出现了喜茶、奈雪的茶这种估值50亿~100亿元的头部品牌;CoCo、茶颜悦色、乐乐茶、1点点等品牌也声量不小;瑞幸咖啡也推出小鹿茶正式进军茶饮市场。

对于茶饮品牌来说,疫情带来的直接影响为线下门店用户减少,外卖风险性加大。

在共享茶空间“6茶”原本的规划中,2020年准备布局200家店铺。但如今这个数字只能下调为100家,且重点放到下半年。春节期间,“6茶”单日单店营业额能够达到近2000元,但现在的订单量直线下降,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面对疫情,不少品牌做出停止堂食,all in外卖的决定。肺炎疫情影响下,点单小程序和第三方外卖成为很多顾客消费的主要渠道。奈雪的茶、喜茶等品牌纷纷推出无接触配送等服务。

2月1日起,喜茶在全国范围内推出外卖“安心送”服务,具体操作包括将配送员、制作人、打包员的每日体温填在外卖卡上;等待配送的外卖饮品会专门放置于已消毒的靠近门口的桌上,外卖人员直接在桌上取走,人员不接触;消费者在下单时,选择“无接触配送”,就可以告诉外卖小哥将外卖放到指定位置等。

谨慎对待外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品牌方还可以在线上发起相关营销话题,挖掘产品特色,实现品牌传播。如喜茶品牌发动#在家做喜茶#话题,讲解自制奶茶,激发用户动手DIY,从而维持品牌热度,激发用户在疫后产生销售转化。

随着疫情逐渐被控制,一些非重灾区的茶饮店慢慢开始复工。茶颜悦色响应国家复工号召,选择了环境比较空旷的1家地铁口门店进行线下复工。复工当天,门店排百米长队的新闻便上了微博热搜。

可以看出,用户对茶饮的需求被压制后反而更加强烈,在疫情过后,茶饮行业或将迎来一波热潮。疫期对于中小商家来说,成了黎明前的黑暗。

对此,“有茶”开始粉丝群的运营,一周内汇集了近50000位忠实用户;“廖兰心”在北京推出“你复工的第一杯奶茶,我们请客”的活动,通过免费赠送起到拉新的作用。

我们看到,即使曾处在风口,灾难面前,个各家公司仍在积极扩展营收方式,寻求多元化收入构成。一只黑天鹅让原有的舒适圈不再舒适后,创新也随之到来。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