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2020年 春节档在手机上映

在天灾面前,人民的娱乐需求并不会消失,而是会从线下转至线上。《囧妈》承载了这部分需求。

铅笔道荐语: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一步步加重,2020年春节档院线电影全部宣布撤档。

但1月24日早上11点,片方欢喜传媒发布公告,宣布与字节跳动签署协议,电影《囧妈》全片将于大年初一进行在线首播,播放平台包含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欢喜首映app,以及智能电视上的华数鲜时光。

更重要的是,用户在网络平台首映的付费模式形成之后,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出品方选择以线上为重要平台。这对院线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对制作方和上游工作人员来说却不一定。如今,影视行业正在萎靡,该何去何从?

来源 | 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

作者 | 巫冬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一步步加重,2020年春节档院线电影全部宣布撤档,由《熊出没·狂野大陆》开始,《姜子牙》《囧妈》《夺冠》《唐人街探案3》《紧急救援》先后跟进。《囧妈》在公告的最后一句话中表示,“电影《囧妈》很快见”。

确实很快,不到24小时过去,1月24日早上11点,片方欢喜传媒发布公告,宣布与字节跳动签署协议,电影《囧妈》全片将于大年初一进行在线首播,播放平台包含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欢喜首映app,以及智能电视上的华数鲜时光。

《囧妈》线上播放的决定,在消费者市场赢得了极大赞誉。临时撤档造成的宣发损失和票房影响可想而知,没想到片方独辟蹊径与网络平台合作,观众有了免费看新电影的机会,业内也纷纷评价“双赢”。这是史上第一档在网络平台首播的春节档电影,但大概率也是同档期的唯一一档。

谁家欢喜谁家愁

除了《囧妈》之外,目前并没有其他同档期电影宣布换平台,《唐人街探案3》相关方接受毒眸采访时表示应该不会轻易跟进,“对于影片质量的自信,保护影院利益,以及很多视效大片还是需要进入到影院观看。”“独辟蹊径”的“独”,原因和后果互为一体。

《囧妈》在线播的消息公布不久,便有不少院线工作人员在社群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情绪,甚至扬言要将徐峥拉入黑名单。当晚,浙江电影行业的从业人员联合发布声明,谴责欢喜传媒破坏行业基本规则、损害院线利益。随后,网络上开始流传上海联合、江苏幸福蓝海、四川太平洋、深圳中影南方新干线、万达等22家院线公司和贵州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联合发布的《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下称《紧急请示》),向国家电影局请求叫停《囧妈》的免费首播,并表示将对此类片方予以抵制。

院线工作人员对《囧妈》的不满早有铺垫。1月20日,徐峥宣布《囧妈》提档至大年三十,看似只是提前一天,但背后是院线工作人员的临时加班、年夜饭泡汤、休息计划打乱……另一方面,电影在前期宣发阶段时,片方和院线相当于站在同一条船上,院线花了不小的资源成本做宣传以及为放映做准备,如今欢喜弃船择新伴,院线独守原地一场空。

院线公司们在《紧急请示》中特意警示了“今后若出现类似情形,院线将拒绝与此类片方的合作”,也是意在提醒春节档的其他几个片方:别想学徐峥。其实其他片方也不太可能跟进欢喜传媒的脚步,因为它们的投入产出比与线下院线票房息息相关,收益也主要依赖于此。但欢喜不是。

2019年11月,欢喜传媒以24亿票房的价格与横店影业签署保底发行协议,横店预付6亿元给欢喜。若最终总票房不到24亿元,欢喜便只有这6亿元收益,其余票房收入归横店;若总票房超过24亿,横店和欢喜各得65%和35%。

可以看出来,无论是片方还是横店,对这部电影的票房都抱有极高预期。而《囧妈》为合家欢题材,与春节高度契合,再结合目前的疫情来看,接下来的情人节等档期市场能否恢复正常尚无法预测,最终调整档期能拿下多少票房很难说。在短短一天之内,欢喜当机立断,终止与横店的保底发行协议,接受字节跳动出手的6.3亿元合作“彩礼”。

这个价格,与横店给的6亿相差并不大。据业内人士透露,《囧妈》的拍摄成本大概在2亿元左右,6亿元差不多刚好保本。也就是说,无论欢喜选择继续与横店一起伺机调档,还是转向字节跳动的拥抱,宣发费用都一样是白费了,但也都不需要过多担心赔本的问题。赶在大年初一改为网络首播,一部分目的在于赢得口碑,另一部分在于推广在线播的app“欢喜首映”。

流媒体平台的新形式

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合作线上首播《囧妈》,主要原因来自疫情导致观众不宜出行的情况,但双方的合作,也绝不仅是特殊时间节点下的偶然。欢喜传媒在2017年就做了自己独家运营的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2019年3月开始试运营,上线彼时刚从院线跑下来的《疯狂的外星人》。

至今,这部影片仍是“欢喜首映”全网独播。这款app上除了欢喜旗下的自制电影,还有纪录片、经典电影等资源和预告片,页面设计、稳定性各方面体验都不错。也就是说,“欢喜首映”的定位不仅仅是“欢喜旗下电影的播放平台”,还是一个面向全网、想做大做强的流媒体平台,以及电影宣发渠道。

目前国内大部分商业电影的收入模式都是院线票房占主力+下映后视频网站再续一波,而欢喜不一样,它从一开始就不是优爱腾的合作伙伴,而是竞争对手,目标早已瞄准线上。另一方面,字节跳动并不是一个短视频公司,此前西瓜视频已有自制的《大叔小馆》《考不好,没关系》等综艺节目,且在《囧妈》之前,字节跳动便与欢喜传媒就早有过合作,这也是双方此次合作敲定如此迅速的原因之一。

字节跳动出资买《囧妈》的播放权,却选择免费开放给观众,在这件事上让利观众“赢口碑”的出发点更多一些。但双方在其他方面的合作不止于此。

据悉,在接下来的6个月,字节跳动将在旗下平台为“欢喜首映”设独立入口导流,双方共享付费视频的收益;对欢喜出品的项目提供宣推支持,享有优先投资权。6个月的磨合过后是第二阶段的更深度合作,双方资源整合,共建院线频道,合力打造“首映”品牌;共同出资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

这是企业级别的战略合作。欢喜的优势在于原创内容、付费流媒体平台和选片眼光,字节跳动的优势在于用户基础大、产品运营能力和不缺钱,双方互补,共同打造一个既扎根影视行业、又深谙互联网运营的“网络院线”团队。

院线线上化还有多久

在23家机构联合发的《紧急请示》中,还有一条请求:取缔电影院以外各类“零窗口期”的放映模式,明确各类放映终端与院线影院放映内容之间窗口期界限,特别是严加监管初始报批立项为院线电影的影片的网络播放窗口期,完善行业规范制度。

简单来说,就是希望如果片方一开始决定走院线,就必须在院线上映满一段时间才能发到线上平台去。令院线们恐惧的,不是《囧妈》线上播,而是一旦这种商业模式被证实可行,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院线电影加快线上化的速度,而这意味着院线的时间资源优势不复存在。

院线企业花了数十年的成本投入,建造电影院,培养观众付费习惯,搭建线下发行系统……好不容易市场运转起来了,影视行业低谷还没出去,线上流媒体平台就突然杀入局中。院线们不得不警惕。参考美国影视市场,各院线企业与Netflix的斗争几年过去了仍未停歇,也是同样的利益冲突。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线上流媒体平台尚未展现出太多对院线的威胁能力,毕竟我们熟知的几乎所有新电影,依然首选院线上映,且电影院的放映效果和沉浸体验也是移动终端所远远无法提供的。再者,电影作为一种娱乐产品,自带约会玩乐的线下属性,需要电影院作为场景带动观看量。但不可取代,并不意味着不会抢夺一部分市场。

手机的观看效果不如电脑,电脑效果不如电视,可短短几年,中国的用户已经养成了用网站和手机软件看视频的习惯,以爱奇艺为例,移动终端流量在总流量中占比高达70%。2019年11月,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爱尔兰人》在Netflix首播,亦是打破院线“内容资源更好”地位的其中一个信号。《囧妈》的线上播并不会导致消费者在短时间内抛弃院线,但也一定程度上培养了他们在移动终端上观看电影的习惯,不一定是手机,也可以是智能电视。

更重要的是,用户在网络平台首映的付费模式形成之后,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出品方选择以线上为重要平台。这对院线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对制作方和上游工作人员来说却不一定。

以横店影视城为例,近两年大剧项目缩减,为空闲下来的“横漂”们提供工作机会的,是网络大电影。网大成本低,易过审,项目更容易成立,但同时受限于收益方式,收入也低,一直处于影视行业的鄙视链底层。随着电影线上化的商业模式逐步成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网络电影项目出现,这对上游各个环节的工作人员来说,都是帮助他们在影视行业留下来的工作机会。对正萎靡的整个影视行业来说,这未免不是件好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