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你叫不上的春节返乡顺风车,都在二手交易平台里

返乡顺风车供需热,火爆的却不是出行平台。

铅笔道荐语:

近几年,顺风车平台订单有了爆发式的增长。

经历了数年春运的嘀嗒顺风车,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8年,嘀嗒在春运期间运送的返乡乘客数量分别是382万、528万和1608万人。

与此同时,许多用户都在社交平台上表达过对顺风车平台抽佣比例过高的不满。在闲鱼、58同城等平台上,拼车价格由双方协商,车主可以更大程度的减少成本。也有乘客和车主选择绕过平台私下联系,可以除去平台抽成。

顺风车是一个大市场,但顺风车平台距离满足用户需求依然还有很远的距离。无论是用户习惯,还是产品体验,竞争力都有待提升。

来源 | 连线Insight

文 | 向阳    编辑 | 水笙

坐顺风车返乡已经不稀奇。

春运是一年一度地球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移。国家发展改革委经会商研判,2020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约30亿人次。这意味着至少13.95亿人口要在40天内完成约30亿人次出行。

每到年末,在购票网站进行抢票无疑是一场最激烈的抢购战争。从飞机、火车、大巴到自驾、摩托车,如今战场慢慢扩大,延伸到了与顺风车相关的平台上。

在一条条繁忙的铁路线之外,开在高速路上的无数顺风车,通过共享车辆和座位的方式,也承担了一部分人口迁移任务。

滴滴、嘀嗒、哈啰等出行平台在开拓顺风车市场时,春运是至关重要的机遇与考验。从加大补贴和推广力度,到增加用车数量和人力,平台不仅需要保证用户体验,还要控制佣金价格。

平台们早已开始备战,哈啰设立了8000万元“春运基金”鼓励更多车主和用户使用顺风车,其中包括一万个乘客免单名额,一万个车主油费奖励等,嘀嗒则启动了顺风车春运安全专项计划。

令人意外的是,滴滴缺席跨城顺风车后,春运潮中火起来的并不是哈啰和嘀嗒等其他顺风车平台,而是微博、二手交易平台闲鱼和转转、信息分类平台58同城等,大量的用户在这些渠道上拼车。

对很多用户而言,顺风车是强需求,但坐顺风车依然是件尴尬事。

车主对出行平台注册门槛的设定、车辆保险等问题有诸多顾虑,很多选择了二手交易平台自行拼单。而因交通不便而找上顺风车的乘客,在出行平台上拼不到车,选择了其他渠道,但他们也有对安全风险的担忧。

2020年的春运来了,但一个真正满足用户返乡需求的顺风车平台还未出现。

顺风车供需热,火爆的却不是出行平台

“如果不约顺风车,我需要花上一天时间回家。”王洋说。

在王洋的描述中,春节返乡这件事十分麻烦。她需要先坐地铁到达火车站,再花5个小时坐高铁到洛阳龙门站,之后还得坐公交车换乘一站才能到家,中途累计的步行长度粗略一算也超过了3公里。

这就像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带着行李的王洋则是一位负重奔跑的选手。正因为这种不太舒适的归家方式,很多车主选择了开车回家,乘客选择坐顺风车返乡。

相比其它返乡方式,顺风车有诸多优势,它能将乘客从起点送往终点,不仅省略了繁琐的换乘过程,还可以选择更适合的出行时间。

对于开车回家的人来说,捎带乘客返乡也是一个省钱又热闹的选择。

生活在上海浦东的车主陈策是第一次开顺风车返乡,他选择捎带顺风车乘客,一方面是想找个伴,在归家的长途驾驶中解困,另一方面也是想节省归家成本,600多公里的路程中,高速过路费和加油费总共超过了1000元,而一位乘客的拼车费是300元左右。

顺风车在春节前夕有多热?从微博上就可窥一二。

微博上一个名为“顺风车”的超话已经制造了1000+以上帖子,累计了1.4亿以上阅读量。在临近春节的这段时间,话题下每天都有新的乘客和车主加入,每小时都有新的帖子更新。

微博上的顺风车超话,图源微博App

在决定选择顺风车返乡后,不少用户去出行平台发布需求。

然而,这些平台的顺风车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约上。乘客朱明今年打算带宠物猫回家过年,于是在嘀嗒和哈啰上发布了顺风车订单,一周过去了也没有约到,她猜测可能是很多车主不能接受乘客带宠物。

车主陈策通过哈啰网约车发布顺风车订单,可以匹配的乘客也非常少。

感到奇怪的他,又以乘客的身份发布订单,这时订单才多起来,“简直就是海量的车主信息,好多订单都是跟我差不多的,我感觉自己好像根本抢不到乘客。”

来自广东东莞的车主徐华也遇到同样的情况,他是上周一在哈啰上发布的顺风车帖子,但直到一周后才有一个乘客拨打了他的电话,“我是17号出发,他是更早,时间上有冲突,就没有具体去确定行程了。”

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徐华打算使用其它方式约人。他早就加入了老家湖南湘潭一个叫“事事通”的微信群,里面的群友来自一个省份,群里长期进行二手买卖和信息共享,群主也乐意帮群友发布信息。

徐华觉得使用的渠道并不重要,“每个人的方式方法都不一样,重要的是约到同一天出发和去往同一个目的地的人。”

更多人涌向了二手交易平台、信息发布平台。

在上述微博的“顺风车”超话中,帖子的发布有明确的格式,先说明是“人找车”还是“车找人”,再具体描述时间、行程和人数等,车主和乘客在微博上自行拼单。

也有更多的人去闲鱼、转转上寻找合适的人一起返乡。

连线Insight在闲鱼和转转上搜索春节顺风车,出现了大量的车主找乘客,乘客找车主的信息。

闲鱼、转转上的春节顺风车搜索结果

选择这些平台拼车,除了更好找车外,价格也是一个因素。

不同于滴滴、哈啰、嘀嗒等主流顺风车平台,闲鱼、58同城等平台上,拼车价格由双方协商,车主可以更大程度的减少成本。也有乘客和车主选择绕过平台私下联系,可以除去平台抽成。

许多用户都在社交平台上表达过对顺风车平台抽佣比例过高的不满。

为了赢得更多用户,平台也有策略。2018年曾有一个段子,“滴滴:我抽佣。美团:我低抽佣。高德顺风车:我零抽佣纯公益。”但直到今天,仍有用户将平台形容成“收割机”。

也有用户不太关注抽佣问题,陈策认为拼车费对标的应该是坐高铁的票价,“从上海到青岛的高铁票是500块,拼车费在300元左右,是比较合理和容易被接受的。”

顺风车平台体验有待提升

一个真实的状况是,顺风车平台经过多年的发展,很多车主和乘客却没有将其作为返乡首选,即使是短程返乡,顺风车的吸引力也没有高过火车高铁。

2015年,顺风车市场随着滴滴的加入而备受关注。在将近半年的运营后,滴滴顺风车产品在2016年的春运开启了跨城顺风车业务。

当时,除了滴滴,市场上还有嘀嗒拼车、51拼车、天天用车等多家顺风车平台,关注度都不高。

顺风车平台的声响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丰富,却是在2018年,也就是滴滴发生顺风车命案后。2018年,滴滴顺风车在4个月内连续发生两起命案。而后,滴滴顺风车宣布无限期下线。

这意味着滴滴失去了曾经耗费大量资金、利用补贴战术打下的市场。曾经被击败的对手慢慢夺回了市场。

2018年春节,嘀嗒出行仍在运营顺风车业务,并推出了“公益返乡”的补贴活动,活动于春运前三天的1月18日启动,并持续到春节后的3月1日,参与的用户有机会获得一张 200 元的顺风车抵用券。

去年春节,哈啰也宣布上线顺风车业务,在上海、广州等六城试运营。

今年,几个顺风车平台依然推出了顺风车服务,除了哈啰和嘀嗒外,还有高德和曹操出行,竞争趋于激烈。但今年,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再是彼此,而是微博、贴吧、58和转转、闲鱼等。

车主有自己的顾虑。车主原明已经连续三年在春运期间开顺风车回家,但他从来没有注册过任何一家平台,“顺风车平台是要注册的,各种认证特别麻烦。我担心如果注册成功,你接单是按照营运车辆去处理,年检什么的肯定就跟普通私家车不一样了。”

顺风车平台的注册门槛,成为一道天然的阻隔,将不少车主劝退。

原明发现,他也没必要注册顺风车平台。往年他都是朋友圈吆喝一下,带朋友回家。今年虽然几个朋友不在北京了,郑万铁路开通,很多人坐火车回家。但是通过微博、朋友圈和闲鱼,他也顺利找到了车友。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徐华身上,虽然早就听说滴滴顺风车开始在部分城市上线运营,但他并不感兴趣。他更愿意相信表姐推荐的58同城和闲鱼,再不济老乡发起的微信群里也可以发布消息。

不可否认的是,相比闲鱼、58同城等平台,顺风车平台的体验确实更好。“一来是更正规一些,钱是固定的,谁也不用在钱上扯皮。第二,注册实名制,起码人是能够找到的。”陈策说。

他认为闲鱼要协商费用,拼车费通常不会提前预付,途中出现问题会很麻烦。就算协商之后提前预付了,他也会担心,在发生问题时,平台的处理会更偏向买家,而不是卖家。

注册了哈啰后,陈策本来不考虑再注册其它平台,“很讨厌把自己的车辆信息到处提供。”

但使用哈啰App的体验让他十分心累,“通知不停地在响,我从上海到青岛全程600多公里,它总是给我发几十公里订单的提醒,也没有提醒功能的筛选标准设置,你又不能把所有的通知都关掉。”陈策提到,如果滴滴上线,他愿意去尝试一下。

近几年,顺风车平台的产品体验在不断地优化,订单也有了爆发式的增长。

经历了数年春运的嘀嗒顺风车,其历年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8年,嘀嗒在春运期间运送的返乡乘客数量分别是382万、528万和1608万人。在持续的增长中,2018年的上涨趋势明显。

顺风车是一个大市场,但顺风车平台距离满足用户需求依然还有很远的距离。无论是用户习惯,还是产品体验,竞争力都有待提升。

安全有隐患

顺风车总是备受关注,又饱受非议。争议的核心始终围绕在安全问题上。

这似乎是一个非常容易理解的事,在封闭的车内空间,和一个陌生人在十几小时、甚至长达一天的时间同行,危险随时可能爆发。

在过去的两年,顺风车平台的准入门槛随着政策的收紧在不断提高。

顺风车平台兴起时,北京市交通委曾提到励顺风车、拼车等行为是缓解交通拥堵、减轻机动车排放对大气污染的解决办法之一。

2015年,交通运输部正式提出,鼓励以顺风车形式的私家车营运性行为。监管放宽之下,平台门槛放低,在顺风车司机户籍、车辆型号、牌照等均未作明确规定。

等到2018年滴滴顺风车事件爆发后,交通运输部及公安部下发紧急通知,对于从事或申请从事私人小客车合乘服务的驾驶员,无论是背景核查还是监管上都提出了更明确的要求。之后,滴滴、嘀嗒等平台,都陆续更新了安全保障方面的产品功能。

但安全问题还在解决中,用户对主流的顺风车平台的门槛却望而却步,流入了其它毫无保障的平台,私下拼车。

春运大潮中,很多人忽略了安全问题。

车主徐华说,“在发订单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想到开车回家,都会保持非常愉悦的心情。”

直到被问起,徐华才意识到安全问题。因为车上坐着陌生人,开长途的风险问题也会被放大。徐华认为,春运期间涉及到车流量的问题,再加上天气原因,开车的危险系数很大,可能是正常情况下的两倍。

“谁也不能保证路上不会出现问题,经济上的纠纷和心理层面的矛盾纠纷都会有。” 徐华对陌生人还是会有顾虑,“作为一个乘客,我是不愿意让陌生人把握方向盘的。我是车主的情况下,也想把方向盘掌握在自己手上。”

“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嘛!”车主陈策说。可以查看对方的信用分,是他这几年一直坚持在闲鱼上发帖的原因。他解释,因为闲鱼是绑定支付宝账号使用,除了信用分,对方发布的交易记录、产品信息描述等也可作参考。

加微信也是非常重要的步骤,陈策会简单和对方聊一聊,再看看对方的朋友圈,“可以大概了解这个人是什么样子的,看看是不是正经和靠谱的。”

陈策也想象过可能最恶劣的情况出现,所以他在帖子的最后写着:“再说一句,最最最糟糕的情况,车子带200万三责险和1240万驾乘人员意外伤害险,够用的。”

后来仔细想了想,陈策发现这句话只能用来安慰不了解情况的乘客,这份保险也许并不适用在用于顺风车的车辆上。

据连线Insight了解,在当前的车辆保险领域中,保险公司为营运车辆和家庭自用车辆设置了不同的保险费率。车险又涉及三者险、座位险、乘客险等诸多分类。

律师彭晓桐提到,顺风车出行过程中出现交通事故,需要由交警对事故责任进行认定。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责任,需要根据平台或者司机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进一步判断,是否存在免赔事由。

尽管有诸多担忧,但很多车主与陈策一样,并不相信担忧会变成现实。

陈策自认是属于胆子比较大的那种人,虽然开过多年长途,但开顺风车回家的事他没告诉任何身边人。他认为,亲人和伴侣都不会同意这件事,还会对他说,“差这点钱,那我给你吧!”

“但就是有种侥幸心理,这种事就会摊到你头上了?”陈策的语气十分轻松。

今年准备坐顺风车回家的晓静也告诉连线Insight,会优先考虑有芝麻信用授权和实名认证的车主,同时查看他的交易记录和以往的用户评价,“我知道这些也不是什么安全保障,但比58、微博什么的稍微好点。”

目前来看,车主和乘客之间的互相筛选,看上去很松泛,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安全保障。

而车主们,除了安全风险外,还要承担违规风险。

彭晓桐提到,顺风车需要区分是否为营利车辆。营利车辆一般有收钱行为,收钱指在收回成本的基础之上还收取了其他财产性利益;非营利车辆通常是朋友或同事之间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互相帮助的行为,如同时朋友之间的免费搭载、搭便车等。从法律关系上可理解为“好意施惠”。

在交通运输部2019年11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提到,顺风车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但可以与合乘的人员分担部分成本,或者免费互助。

彭晓桐提到,当私家车用于顺风车时,如果违反相关规定,可能面临行政处罚的情形。

春运将至,顺风车平台在经历两年的发展后逐渐走向成熟,整改后的安全措施将迎来一次大考。

用户需求让二手交易等其它相关平台也加入了这场考试,这些平台的顺风车游走在灰色地带,是一种更没有保障的返乡方式。

但终究,选择权还是在用户手中。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洋、陈策、朱明、徐华、原明、晓静为化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