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家长含泪控诉:危害青少年致上瘾,电子烟遮不住的原罪

烟草专卖监管部门还将建立全网动态监测机制,加强网络监测,全面检索互联网电子烟产品相关信息。

作者 | Diane Moca(自由撰稿记者)
来源 | 猎云网

2016年的时候,我从未听说过电子烟。一天,一个寄给我16岁儿子的包裹被我收到了,我打开后看到盒子里装着一个设备,当时我不知道这个设备是用来干什么的,所以我就想着等儿子放学后问问他这个设备的用途是什么。

“这只是我在网上订购的东西。麻烦把它给我一下?”我儿子冷淡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在我不断问他这个设备到底是用来干嘛的,他告诉我说这是一款用来吸食含有特殊果味的果汁产品,并保证这个产品绝对安全。但是,我了解后知道对于18岁以下的任何人来说,电子烟都是非法的,因此我没有把电子烟给他。

他很生气,并强烈要求我给他。他认为这种“饮料”是“安全的”,觉得它使用的是不含尼古丁的果汁,因此不会上瘾。为了说服我,他告诉我他只是喜欢它的水果味,不会对电子烟上瘾。但是我儿子吸电子烟的真正原因与他的朋友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些吸电子烟的技巧(比如吐烟圈)有关。最后,我还是没有妥协,他说就算我不给他,他也会继续使用朋友的电子烟。

不管他怎么说,我都没有同意。我决定要保管该电子烟直到他18岁(法定可以吸电子烟的年龄)。随着我对电子烟的研究,我发现这所谓的果味电子烟含有很多人们(包括我儿子)不知道的化学物质。

现在,电子烟在像我儿子这样的青少年中广受欢迎,但这些电子烟公司的未来却掌握在美国地方法院的手中。今年10月份,一个18岁男孩的母亲对Juul提起了不公正的死亡诉讼,指控她的儿子因沉迷于电子烟三年而死亡。

虽然我通常认为诉讼是不得已的选择,但作为两个烟瘾青少年的母亲,我觉得立法者和法院需要加紧努力,解决电子烟在青少年中如此盛行的问题。

我和孩子的父亲一直对烟草公司很反感,几十年来,这些公司打着香烟不会危害健康的旗号到处“行骗”。对于自己的儿子对跟香烟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的电子烟上瘾这件事情,我们很生气。在提醒他,他的祖父最近因为数十年的吸烟习惯而身体状况不佳之后,我告诉儿子,

这些果味电子烟中含有的某些化学物质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吸烟者身体出现问题的罪魁祸首。

他对于我说的这个问题毫不在意,多次请求我把电子烟还给他,并翻遍了我的房间,但都没有找到他的电子烟。多次失败后,他意识到这次我是不会轻易松口同意他吸电子烟。

我以为他会忘记这件事,但是我错了。最终,这种“大搜查”情况在我家又出现了五次。后来,我儿子继续使用我们的家庭住址购买电子烟,我都没收了。对于一位16岁的青少年来说,用自己的银行帐户和借记卡可以很容易地在线订购这些电子烟设备,哪怕这是非法的行为。电子烟公司似乎并没有重视购买该产品年龄有限制这一问题。

一想到他可能会上瘾,我就感到害怕。我曾经想过让我儿子吸电子烟,只不过是让他吸一种不含尼古丁的果汁。但是决定这么做之前,我必须要确认他说的关于Juul的信息是真的。那时,我开始真正了解了Juul,知道了它的肮脏策略。为什么一家公司所生产的产品口味的目标群体是青少年呢?为什么该公司生产的产品与其他公司不一样,没有“不含尼古丁”这一选项呢?

更糟糕的是,Juul已成为青少年中最受欢迎的电子烟。我没有想到,像Juul这样的公司正在采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跟向我儿子一样的青少年谈论电子烟。Juul的市场营销是有意针对青少年市场。从视频网站到户外广告牌,从平面杂志到派对活动,Juul的广告营销曾经无处不在,清新活力的色调与动感激舞的内容都在吸引着年轻人。尤其需要强调的是,Juul是最早也是最擅长通过Instagram、Twitter等社交媒体来吸引自己用户群的电子烟公司。(传统烟草是不允许通过线上和线下广告进行营销的。)此外,Juul的产品设计也与众不同,采用了扁长形的U盘设计,还可以插在USB接口上充电。Juul的设计看起来完全和电子烟无关,抽起来隐蔽,更不易察觉。自2015年推出以来,Juul一直在全力攻击当前的青少年一代。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表明,高中学生中有很大一部分正在吸烟。2018年,高中吸电子烟的人数每年跃升80%。

但是还有更多的坏消息。当我儿子在上大一时,我开始阅读各种有关神秘的肺部疾病及其造成死亡的信息,这些疾病和死亡仅与受害者吸电子烟有关。我慢慢意识到我最初的直觉是对的:我们对电子烟含有的化学物质及其对健康的影响了解得不够多,尤其是吸果味电子烟比抽香烟的消费量要大得多。这种疾病的蔓延确实令人恐惧,我儿子上大二的时候说,他的很多朋友们都不想再吸电子烟了。大学生们正在认真对待肺部感染疾病这一问题。但是,正如你看到的许多终身吸烟者那样,戒除尼古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截止今年9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美国约有530人罹患可能与电子烟相关的肺部疾病,美国电子烟死亡人数上升至9人。

关于我儿子吸电子烟的故事到这里结束了,我希望我儿子真的戒了。但是,数十亿美元的诱惑使这些电子烟公司变成了吸人血水蛭,它们利用社交媒体广告来影响一代人的健康。

我相信我的儿子会继续吸电子烟,但我希望他不是每天都吸。更不幸的是,今年我在我女儿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电子烟,她现在只有16岁。当我找她对质时,她承认自己吸电子烟,并对我管教她这一行为很生气。一开始,她告诉我,就算我拿走了她的电子烟,她会像三年前自己的哥哥那样,用朋友的电子烟设备。最近,她承认自己已经购买了自己的一次性电子烟,这些电子烟对青少年来说实在太“容易”获得了。她没说过自己会尝试避免其中含有的尼古丁,甚至觉得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些自己吸电子烟绝技很炫酷。

我支持让成年人自行决定是否使用危险产品,当然我也理解某些州立法者将这些设备列为非法的理由。但是现在它已成为青少年的一种流行病,并且可能会致命。对于这些产品中的化学物质可能造成的伤害,我们还没有足够的研究,因此,我认为是时候按一下其销售中的暂停按钮了。

对于烟民来说,我的立场实在令人沮丧。我知道有些人会觉得之所以发明电子烟就是为了帮助人们戒烟。在电子烟没有出现之前,很多人都尝试过吃口香糖、吃药等方式戒烟,但都没有成功;是电子烟的出现才让他们有了改善自己身体健康的机会,每天早上不再抽烟,也不再咳嗽。

但是,他们之所以开始迷上香烟,是因为烟草公司在他们很年轻时就向他们推销香烟,在他们成熟到足以根据长期风险而非短期乐趣做出决定之前就使他们对尼古丁上瘾。这也正是电子烟公司现在以利润为名所做的事情。

调节自由市场经济应谨慎并有充分理由。但是,当掌权者们需要在给消费者自由选择想要购买商品的权利和孩子的生活之间取得平衡时,毫无疑问我们应该把孩子放在第一位。

后记

由于受到政府监管的影响,Juul于去年11月宣布将不再接受来自销售商水果口味的产品订单,这些口味的产品销售额占该公司销售额的45%左右。近几个月来,美国加州联邦检察官正在对这家被指责为青少年电子烟民增多的罪魁祸首电子烟制造商开展刑事调查。

资料显示,目前在全球已有日本、加拿大、新加坡、新西兰、泰国、巴西等十几个国家或地区全面或部分禁止电子烟。

电子烟问题,同样存在于中国。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的研究显示,“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在1000万。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15-24岁年龄组的使用率最高,获得电子烟的途径现在主要是通过互联网,比例占到了45.4%。”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烟草专卖局专卖监督管理司有关负责人介绍,重点地区烟草专卖监管部门正在与相关执法部门联合约谈主要电商平台,督促其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下架电子烟产品。

烟草专卖监管部门还将建立全网动态监测机制,加强网络监测,全面检索互联网电子烟产品相关信息。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