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特别”的网易,急了

网易着急的背后是它在市场、监管等层面多方面的无奈。

在巨头夹击下,网易的出路似乎只能是收缩战线,在保持品质的同时向下深耕细作。

“我们致力于长期的发展,不会因为别人短期内的看法而动 摇。”丁磊曾如此强调,网易似乎总是“特别”的。

来源 | 一点财经(ID:yidiancaijing)

作者 |  邱   韵

编辑 | 刘   煜

在互联网圈里,网易似乎比较特别。

梦想与资本,永远是商业世界里的两个伴生,它们分列天平的两端,使每一个商业体都有了自己独特的模样。 草莽时代,资本寥寥,梦想支撑一切前行。 而当秩序确立,资本当道下,梦想似点点微光,照耀的不过方寸之地。

现实再一次验证。 今年8月,有阿里收购网易考拉消息传出,此后虽几经波折,但最终交易达成,且阿里的投资并不止于海外购,还有网易云音乐。

自去年12月以来,网易出售或关停了网易漫画、网易网盘等,今年9月份,在阿里投资外,网易有道被传出IPO消息,此外其游戏、音乐两大业务也正在经受挑战。 降温的市场,严格的监管,冷静的资本……在这些面前,网易似乎变得不那么特别。

“特别”

近日,某音乐播放平台因一支MV播放量在晚上激增而受到质疑。 这时候,“网易云”被当做正面形象被很多人提及——在被商业气息渗透的互联网行业,网易云与豆瓣,都曾受到一些人的推崇。

“在这些领域(文创、电商、教育、传媒)把产品和服务做到极致,市场和用户自然会给你公正的结果。 ”在一篇自述式的报道中,丁磊曾如此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特别”的网易,急了

当透过多种的业务形态,回望网易时,它自身身上却有着相当统一的格调——在丁磊眼中,这一格调就是“文化”: “我们更愿意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面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熟悉的领域,我们一律不碰”。

从邮箱、门户、游戏再到后来的音乐、电商、教育,自1997年成立至今,网易似乎一直在做着各种探。 甚至可以说,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二十多年的历史上,网易几乎全程参与,甚至几经辗转,在几乎每一次的浪头来临时都没有被拉下太远,最终成为一个互联网领域里相当独特的公司。

1998年,是中国互联网的起源之年,这一年,王志东创立了新浪,张朝阳创立了搜狐。 后来,它们与早一年创立的网易,成为了中国三大门户,盛极一时。 在这一年,基于对互联网的高度敏感,网易开始转向门户。 这一次转向,让网易有了更大商业空间的同时,也奠定了它的文化基调。 “‘创新’、‘用户导向’、擅长做内容”,丁磊认为这三者是网易的基因。

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创新、用户导向等标签曾不断出现在各种各样的企业和创业者身上,当然,标签之下的个体有的湮灭,有的转向,网易则似乎贯彻了这一标签。 丁磊曾自称是个“90分的产品经理”, “网易是一家有品味的、创新的科技企业” 。

外界对此的明显观感来自音乐、教育。 以网易云音乐为例,关于它起源的一说法是,丁磊去巴西出差后买回了10张光盘,但苦恼于特别好的歌无法分享,于是开始想怎么去分享音乐。 这个说法确实可以在此后网易云的产品特性上得到体现,高音质、社区等特色曾使它在已经被流量和版权为王的圈子里站住了脚。

自2013年4月23日正式发布的以来,网易云音乐在以加速度发展,尤其是2017年以来。 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2015年7月用户数突破1亿,2016年7月达到2亿,2017年4月突破3亿,当年11月达到4亿,2018年11月突破6亿,2019年8月突破8亿。

在为虚拟音乐领域带来些许改变的同时,网易也部分地为中国的实体产业带来了改变。 2016年4月,网易严选上线,这似乎是第一个纯互联网企业开始以ODM接触制造行业。 在它之后一年,小米有品、淘宝心选上线,再一年,京东的京造上线。

与网易考拉成立时丁磊喊出销售目标,强调“在电商战场再造一个网易”不同,网易严选乘着消费升级的东风,自一开始强调的就是“品味”、“工匠”等看似虚拟的特质,网易于互联网所积累下来的基因似乎延续到了这里。

正是这样基因的延续,养猪等似乎与互联网看似格格不入的业务,同网易也有了相当的匹配度。 “网易是一家非常特别、自由的公司。 ”这似乎不仅是网易内部的感想,同样也得到了外界的认可。

当然,自由从来都是有限度的。

网易急了

这两年的网易,似乎急了起来。

自去年开始,网易对业务进行调整,包括原本主打自营海淘的网易考拉上线第三方商家,新增线上线下试点店; 网易漫画被出售给哔哩哔哩; 网易严选上线“9.9超值专区”; 网易网盘关闭入口……

除了内部调整外,它也在寻找“外援”。 2018年年初,网易云音乐与阿里旗下虾米音乐进行版权互授; 到了9月份,网易严选在天猫开设旗舰店。 而在此前,网易与阿里合作极少,甚至曾传出丁磊与马云不和的消息传出。

2019年,双方的关系进一步紧密,阿里与网易达成战略合作,收购网易考拉,投资网易云音乐,以及网易考拉旗下社交电商产品友品购物。

此外,它已加快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10月9日晚,有媒体曝出,网易有道已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文件,计划通过此次公开募股募集最多3亿美元资金。

在网易着急的背后,是它在市场、监管等层面多方面的无奈。

从近年的财报来看,网易业务主要包括游戏、电商、网络媒体、创新业务等,其中游戏占比在60%左右,电商占比近30%,音乐、网易有道等创新业务占比近10%。“特别”的网易,急了

然而,近年来,这三项业务几乎都存在大大小小的挑战。 比如游戏,《阴阳师》的大火曾为网易带来了收入和股价的双重拉升,不过此后虽对游戏IP进行最大程度开放,开拓海外市场,但增速放缓。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网易五款表现最好的网络游戏在收入贡献方面的总净收入分别占总净收入的46.3%、44.3%和30.2%。

究其原因,除了受刊号审批等大环境影响,这与市场的变化以及自身开发能力等有关。 “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可能无法保持我们的顶级网络游戏的受欢迎程度。 ”网易曾在财报中提醒道,“由于中国网络游戏市场的发展历史有限,而且也在迅速发展,我们目前无法估计我们任何游戏的总生命周期。 ”

同样地,其电商、创新(音乐等)同样发展受限。 比如跨境电商受国际关系、竞争对手与品牌直营开店等影响,国内电商受拼团、社交电商等的冲击,音乐受变现模式、版权以及监管等影响。

多条业务线并行的网易,虽然将统一的内核和文化嵌入到每条业务线上,但内部打通与生态协同配合不足,以至于它几乎要在每一条业务线上与业内最大的对手一碰一,比如在跨境电商上与阿里,在音乐上与腾讯。

而在网易“特别”文化的另一面,对品质、用户体验等的追求决定了,它往往可以发现好的领域,做出好的产品,但当这个领域有其他后来者涌入并开展全面进攻时,它的应对会显得相应弱势,甚至可能逐渐边缘化。

“我们相信这些业务仍然处于投资的相对初期阶段”,“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这些产品线的首要发展重点仍是提高规模,以保持在市场上用户美誉度和知名度的领先”,去年第二季度,杨昭烜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

他口中的这些业务指的是“电商、音乐、网易有道等”,其中电商2015年开始探索,并在当年喊出了未来三到五年“在电商战场再造一个网易”的口号。

“以出售考拉为分割线,网易进入全面收缩期。 ” 互联网分析师郝志伟曾向媒体表示。 在巨头夹击下,网易的出路似乎只能是收缩战线,在保持品质的同时向下深耕细作。

正如今年年初回答投资者提问时,丁磊在表态音乐变现的同时表示: “音乐业务你只要深耕细作就没有问题。 ”今年7月,重版再来的网易云音乐云村社区取代了之前的“朋友”板块,试图绕过版权这一短板而从自己的长处“社区”入手做差异化竞争。

“我们致力于长期的发展,不会因为别人短期内的看法而动 摇。 ”丁磊曾如此强调,网易似乎总是“特别”的。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