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段子外,真实的“垃圾创业”:进场难 设备造价上万元 物流成本占3成

做好垃圾分类,关键在成本控制和技术升级。

入局垃圾分类赛道,要么在前端积累用户要么在后端注重技术研发。

入局垃圾分类赛道,要么在前端积累用户要么在后端注重技术研发。

文 | 铅笔道记者 南柯

小区大门外,虽然叶志徐手拿政府的文件,也经过了社区居委会的允许,但他的“一桶收”智能垃圾柜还是被小区物业无情地挡在了门外。没捞到好处的事情,对方当然不愿意放行。

这是叶志徐去年的一次经历,其实也是每个垃圾分类行业创业者一直在面对的困境。

今年7月,《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开始实施,垃圾分类正式进入“强制时代”。与上海市民们焦头烂额地忙着分类垃圾不同,早在这个行业蓄势已久的创业者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无论是设置智能垃圾柜、回收袋+自助站点、上门分拣回收等模式,还是直接开发家用智能垃圾箱,一批预见到垃圾分类行业曙光的创业者们早已开始画圈布局。

然而,做好垃圾分类行业,关键在成本控制和技术升级。有的项目设备造价上万,生命周期却只有3年;有的项目物流成本就占到了30%,仍然要依赖政府补贴生存。对这些创业项目来说,要么尽可能增加回收物的产量,要么尽可能降低各环节的成本支出,要么不断进行技术提升。这对于“子弹不足”的垃圾分类项目来说,尚存挑战。

其实,对于垃圾分类这个赛道,风险投资也早已开始关注。在投资人看来,在这个行业,创业者接下来会有两个入局机会,一是前端积累用户,二是后端技术设备开发。

在我国,可回收资源的总值达万亿元。在万众瞩目之下,垃圾分类行业站在了一个小风口上。如何把握住这个风口,成为时下创业者们正在思考的问题。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创业公司上下求索

“快,速度当然要快。”叶志徐接下来的计划是加快铺设自研智能垃圾柜“一桶收”。

在他的计划里,设备的铺设速度在7月、8月要达到每月100台,9月、10月达到每月1000台,明年1月、2月达到每月10000台。

垃圾分类“强制时代”的到来,叶志徐等了7年。

一直以来,“一桶收”做的就是通过智能垃圾柜这个智能终端连接回收人员和用户的平台。同时,它开放租赁和加盟模式,减少自身运营的成本支出。目前,该垃圾柜已经迭代到6.0版本,涵盖近60项技术。

在投放端,“一桶收”设有可回收物和厨余垃圾两个入口,其中可回收物包括废纸、塑料、手机、衣物、平板和电脑。用户扫描柜身二维码领取分类专用的垃圾袋,将废品按类别分别装入专属的袋。借助人机交互、物联网传感等技术,垃圾柜能够无接触识别投放垃圾的用户、识别垃圾的一些基本参数以及追踪他所投放的垃圾。随后,后台自动测算称重,并智能算出价格,随时结算收入。

在回收端,“一桶收”推出抢单模式。附近的回收人员可在平台系统内查看智能设备里废品存量,通过扫描专用二维码,可一次性获取大量回收资源。

同样需要用户绑定信息的垃圾回收项目还有“奥北环保”。不过它采取的是发放回收袋+设置回收点的模式,只回收可回收物。通过回收袋的二维码,“奥北环保”就可以定位到参与个体,便于收益结算和数据统计。

在“奥北环保”,用户的首个回收袋需要付费10元钱购买,以此筛选出有环保意识和认知的用户。用户扫描二维码后,可根据团队对于垃圾的14种定义分类包装垃圾,然后投放到最近一处的奥北与社区共建的自助投放点。待后端完成分拣、称重后,“奥北环保”将钱结算给用户。

“奥北环保”在社区设立的自助投放点采用封闭式门禁,用户可扫码进入,在投放机器领取回收袋。投放点的部分硬件成本由社区承担,成本在几千元,平台负责回收垃圾及后续的管控运营。

除了社区的C端用户,“奥北环保”还对企业、学校、政府等B端机构提供服务,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目前合作的B端机构有210多个,需求也比较大。”

在前端垃圾分类的商业模式探索中,也不乏上门回收的方式。

2018年,“一起分类”创始人宋镇在湖南长沙撕出一片天地。“一起分类”脱胎于传统的再生能源公司——湖南万容固体废物处理有限公司。借助母公司资源和能力,它打通了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的整个环节。现在主要进行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的回收。

“我们利用现有的社区清洁环卫工,以及废品行业从业人员,为政府提供一篮子解决方案,建立全流程的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收运网络体系。政府通过该体系为收集处置低值可回收物、有害垃圾买单,实现进一步的垃圾分类减量效果。”宋镇解释。

“一起分类”在所覆盖区域中每个县区设置30人左右的团队为其提供保洁人员培训指导、垃圾运输、再次分拣加工、线上平台运营等工作。

在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回收上,村镇或物业公司提供保洁人员上门回收并承担人工费用。每个保洁负责约150户家庭,每2~3天进行一次回收。保洁将回收的垃圾存放在村镇或小区设置的收集点进行简单的二次分拣,可在平台上预约运输车辆。平台车辆将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运输到平台的分拣中心进行专业化分拣,最后交给有资质的处理公司处理。在有害垃圾的处置上,“一起分类”为其提供运收运服务,并交给有资质的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可以收到相应的政府补贴。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搭建起一套垃圾分类数据管理平台,将体系中的各个节点数据纳入系统管理,再通过移动手机端和数据大屏可视化、实时地将数据展示出来,便于政府和居民的的监督、考核。”宋镇补充。

难点丛生路漫漫

国家商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十大再生资源回收总量为2.82亿吨,总值为7550.7亿元。生活垃圾一般分为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干垃圾和湿垃圾四类。做好垃圾分类,关键还是要把回收量提上去,把成本降下来,包括物流成本、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等。

设备投入成本高和难以现场监督投放,是智能垃圾柜模式的短板。一组智能垃圾柜的成本可能在两三万元,整个生命周期大概只有三年。

“一桶收”把智能分类垃圾桶作为智能终端平台,回收物由回收人员抢单运输,这种模式确实降低了平台的物流成本,但设备的生产成本还是不可小觑。仅通过可回收物的差价和租赁、加盟收入,能否覆盖智能垃圾柜的投入和维护,值得思忖。

根据铅笔道此前的采访报道,叶志徐表示,由于“一桶收”提供平台,然后做数据整合,运营模式比较轻,因此其设备成本可以控制在千元级以内,每台设备的回本周期为 7~10 个月。第六代智能垃圾机能够把成本降到百元级。单柜日均回收量为20kg~30kg,单柜日均净利润11.86元。

截至目前,“一桶收”智能垃圾柜已铺设200余台,分布在福州18家社区,与十余家垃圾回收站达成合作意向。

对“奥北环保”来说,设置回收点意味着物流成本和人力成本的投入。

对此,汪剑超认为,相比传统的回收人员-废品回收站-打包站三个环节,“奥北环保”只有回收点-打包站两个环节。另外,采取源头分类后,居民按照14项标准分类袋装,中间不设二次分拣线,节约了人工成本;分类袋装也有利于运输,省下了垃圾上车、下车的装车成本。

目前,“奥北环保”在全国三个城市开展业务,其中在成都有263个点位,按周为回收频次,平均每天大概有1000人次投放,北京和西安一共有40个点位。据汪剑超介绍,成都263个点位的回收物现由3辆运输车车进行运输,行程排不算很紧密。接下来,项目主要是通过获得更多的用户,建立更多回收点提升垃圾回收量。

业内人士认为,垃圾分类的实现路径上,最终还是先城市后农村,主要在于农村的运输成本比较高。

现阶段,“一起分类”共覆盖长沙市4个县区,每个县区每月可回收物的产量在900吨~1000吨,物流成本占可回收物价值的20%~30%。目前,可回收物的收益及政府补贴是一起分类的主要收入来源,团队尚未实现盈利。

除了内部优化模式,降低成本,外部各方的配合也显得很重要。在一定程度上,垃圾分类更多是企业、社区、物业、政府等多方完成的事情。

“一桶收”此前把产品铺设进社区时,就曾遇到居委会和物业的利益纠纷。“即使拿到政府的盖章文件,在实地沟通时也很困难。废品柜属于公共资源,即使居委会同意我们装入,物业也会因为没捞到好处而借口拒绝。”叶志徐在铅笔道此前的采访中表示。

同样,“奥北环保”的自助站需要社区承担搭建费用,部分社区会因为前期的成本投入而有所迟疑。“一起分类”的回收环节离不开村镇补贴的保洁人员,在拓展用户时也会受到当地村镇政府单位服务价格和补贴的影响。

总体来看,这三家公司都是主要以一个地方为根据地,打好样本后再进行推广。同时,在经营范围上都涉及可回收物,此外会结合自身优势涉及厨余垃圾和有害的固体废弃物。比如,“一桶收”做厨余垃圾回收和叶志徐此前开农场、研发饲料的经历相关。

两大入局方向

峰瑞资本副总裁马睿作为较早关注垃圾分类赛道的投资人,他认为,接下来创业者入局垃圾分类的有两个方向,要么在前端获取用户量,要么后端有好的技术。在投资角度,他会关注选对方向的、对垃圾分类赛道有较成熟的认知及落地速度快的团队。

从项目融资图中可以看出,垃圾分类项目在2018年前后迎来融资小热潮,这或许受到2017年的46个试点城市试行垃圾分类政策影响。同时,这些项目的发展相对处于早期,融资轮次多集中在A轮及其以前,融资额度多为千万元级别。此外,成立时间较早的传统回收行业也开始由后端向前端布局,这些项目的融资额度和轮次也相对较高。

垃圾分类,引爆了相关产业的需求。

“我们正在研发两款智能家用分类垃圾桶,第一批产品预计9月上线。”拓牛联合创始人许政潘说。今年7月,拓牛上线的智能垃圾桶成为抖音爆款,其自动打包自动换袋功能成为差异化亮点,现产品已经出口韩国、日本、美国和澳洲。

如今,借着这股政策东风,团队将着重推出自动打包、自动换袋的家用分类垃圾桶。事实上,团队此前已做好产品定义、市场调研等准备工作。“当时的考虑是如果政策没有强力推垃圾分类,家用分类垃圾桶就向后推一推,毕竟用户分好类的垃圾最后还是会被混装。这次政策来的这么坚决,是垃圾桶行业消费升级的一次好机会。”许政潘解释。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全国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由点到面逐步推开,到2020年底,先行试行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全国294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也开始全面部署生活垃圾分类。据了解,其中有25个城市明确了对个人和单位违规投放生活垃圾的处罚。

在许政潘看来,40多个城市都要推垃圾分类,以拓牛在智能垃圾桶行业10%~20%的市场占有率来看,家用分类垃圾桶的市场空间足够大。另外,垃圾分类新政的开启可能会改变整个垃圾桶的形态,家用单桶会越来越少,具备多个空间的垃圾桶会受欢迎。另外,医院、餐厅等不同场景的分类垃圾箱在设计上也会有所不同。

在淘宝搜索“家用分类垃圾桶”,价位从50~300元不等,功能较为基础,多需要手动换袋手动打包。其中,一家粉丝量34.5万的商家,对定价59元的双桶塑料垃圾桶进行打折,近30天销量达2802件。其店主表示,新政后这几天销量特别好,收货地大部分位于上海。

同样,针对用户不能确认到底属于哪类垃圾的苦恼,微信和支付宝也纷纷上线垃圾分类相关的小程序。

6月29日,腾讯微信团队官微推荐“生活垃圾怎么分”“垃圾分类指南”等多款小程序,除了提供查询、教程、识别等功能,还有和“分垃圾”有关的游戏。

在支付宝,用户搜索“垃圾分类指南”,即可进入小程序,输入须丢弃的垃圾名称,立即获取正确分类结果。此外,在支付宝搜索页面输入“垃圾分类”,还能看到垃圾分类回收小程序,可直接预约上门“收垃圾”,废旧报纸、纸箱、塑料瓶、碎玻璃等,都可直接下单,免费上门回收。根据回收物的大小,用户可获得不等的蚂蚁森林能量。

业内人士表示,作为用户本地生活服务上一块刚需,垃圾分类小程序本身意味着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小程序已经由最开始致力于推出某一款爆品,演变成巨头们的生态之争。

明年,46城要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这足以催生多种服务需求,提了近20年的垃圾分类,终于真正站在风口上。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