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1
分享

20年了,张朝阳社交梦不醒

廉颇老矣的张朝阳还有可能王者归来吗?

搜狐发布社交产品,创始人张朝阳亲自担任首席发言官和产品经理。

搜狐发布社交产品,创始人张朝阳亲自担任首席发言官和产品经理。

文 | 铅笔道记者 张茹雅

5天前,张朝阳带着潜心打磨三年的“狐友”重返社交场。然而尴尬的是,产品上架后两天便匆匆下架。在社交市场屡战屡败的搜狐,开局不利。

狐友承载了搜狐的未来,也被张朝阳寄托了长达20年的社交梦。2000年,搜狐收购了China Ren;2005年上线搜狐博客;2009年,搜狐又推出白社会;2010年,搜狐微博上线。这些产品却最终慢慢离开了公众视野。

张朝阳对做社交这件事是执着和谨慎的,从China Ren到狐友,张朝阳始终没有忘记他的社交梦。

社交市场是否有机会,还是一个问号。当下,无论是SNS领域还是社交赛道,主流玩家已经构筑了极其坚固的护城河,王欣的马桶MT、罗永浩的聊天宝、张一鸣的多闪曾试图冲击巨头,最终均归于沉寂。

此时,张朝阳接力了下一棒。作为新入局者,搜狐无论在入场时间还是在社交发展机遇上,都不占据优势,目前的搜狐境遇也已是江河日下。

回忆起数日前狐友的新闻发布会,张朝阳作为首席发言官在台上卖力讲解产品,在微博充当“首席产品发言人”。

这些年,随着搜狐高管不断出走,搜狐始终撕不下张朝阳的个人标签。这对于杀入社交的搜狐来说,可能才是最危险的。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决定搜狐未来的狐友

张朝阳再次杀入社交红海。

6月9日,搜狐旗下社交产品狐友APP宣布上线。然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两天后,张朝阳的微博“@搜狐charles”深夜连发三条微博称,狐友需要暂时下架应用商店,安卓手机依旧可以在官网下载,iOS系统则要等到一周后。

关于狐友突然下架的原因,张朝阳解释称,因为要改进一些功能,他还表示,已经下载狐友APP的用户不影响正常使用。

@搜狐charles深夜发微博宣布狐友下架一周的消息。

@搜狐charles深夜发微博宣布狐友下架一周的消息。

“用户平等、注重隐私”,狐友宣称主要面对90、95后年轻人群。用户们可以在平台上发布文字、图片、视频、链接等多种形式内容,并可以对自己感兴趣的人予以关注、评论、私信,不断进行互动交流得以扩张自己的社交圈。

事实上,狐友并非一款全新产品。其此前作为一个功能按钮,镶嵌在“搜狐新闻客户端”底部导航栏中,2018年开始独立开发并进行内测。选择在此时向公众推出,张朝阳解释,之前一直在尝试,经过三年打磨后,决意推出。

狐友的界面分为“动态”、“互关”、“我”三个板块。“动态”类似于微信朋友圈功能,网友可在上面发布内容;“互关”像是一个通讯录,包括新粉丝、我的群聊,已经互相关注的好友及系统推荐感兴趣的人;而“我”包含了基础功能设置,例如隐私设置、昵称设置、动态、互关、关注人数、粉丝数等。

张朝阳在平台上的个人简介备注:搜狐产品的事儿,直接找我就行。

张朝阳在平台上的个人简介备注:搜狐产品的事儿,直接找我就行。

用户可以通过分享链接的方式分享微博、微信、抖音上的内容,支持主流网站嵌入式播放。除了关注好友发布的消息外,用户还可以看到其他用户正在讨论的话题,这个功能类似于微博。

现在的狐友,相当于一个介于微博和微信之间的存在,张朝阳相信微博和微信之间能挤出新的产品。如果微博是一个言论广场,微信是一个私密沙龙的话,张朝阳想做一个酒吧。

放眼当前的互联网社交产品来看,搜狐的狐友的确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和功能,功能全面和朴素的风格却是其优势所在。前有锤子科技的聊天宝、字节跳动的多闪、王欣的马桶MT,事实证明,仅是通过改版微信、微博的社交产品,是没有灵魂的。

但是张朝阳对狐友给予了厚望。他希望未来狐友可以引爆年轻人社交,更多的人能在这里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共同构建出自己自己感兴趣的社交圈。

狐友奉行用户平等的理念。平台上没有加V用户认证和内容推荐,不以平台力量构建用户等级,每位狐友可以使用所有功能,没有特殊待遇。值得一提的是,平台不会按照毕业院校、籍贯、工作行业等类别将用户分类,刻意促成关系的产生。

狐友自带浓重的古典互联网色彩,不以功利的形式促进用户快速建交,而是鼓励用户自己做出选择。用户可以通过发布的动态选择自己在狐友上呈现的形象,狐友也可以根据看到的内容,选择是否要与其建立关系。

为了获得年轻人青睐,狐友用“年轻”的活动吸引他们注意。近段时间,狐友在运营“2019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各大高校男生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照片及个人资料,包括身高、体重、爱好、学校专业等。

除了模仿微博、微信、陌陌,连平台上的运营形式也在模仿。有网友评价:没有灵魂的狐友,会好起来吗?

做社交的那些年

当下,全国各地经济发展不均衡导致城市间存在大量的人口流动,大量年轻人背井离乡奔赴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打拼,他们的社交圈也因此不断变换。

国内含蓄内敛的社交文化以及被动的文化性格,外加加班常态下,许多人即便工作许久,也难以融入城市,孤单寂寞如影随形之余,社交软件成为刚需,也是互联网平台难以忽视的一块肥肉。

社交赛道被称为互联网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张朝阳自始至终都在惦记。

张朝阳的社交梦得从2000年讲起。那年,搜狐上线注册人数700万人,但网站上网人次却在日渐减少,为了增加网站阅读量,搜狐并购了China ren。

彼时的China ren 非常受大学生欢迎,其为搜狐带来的优势,一来创造了上网浏览量,二来增加了广告销售。提供了更为便宜的网站内容,也增加了搜狐的品牌创造。

此次并购,在当年被看做行业风向性转变。当时的国内还没有大规模合并的经验,两家互联网公司不同的文化、技术环境下,同是“豪情万丈”风格的创始人很难融合。

因收购China ren 而被搜狐收编的原创始人陈一舟,任职搜狐资深副总裁未满一年,便由于“做不了主,没有什么劲头”,选择离开了搜狐,创办了千橡集团。而后来张朝阳坦言,因为搜狐不重视技术,导致很有潜力的China ren 没有发展好。从时间维度来看,“跟风”一词恰如其分的总结了搜狐的社交之路。

2005年11月,搜狐博客和网友见面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遇”,当年众多用户相信了这句话,便开启了搜狐博客的写作记录生涯。

两年前,网友在知乎上提问,为什么搜狐博客的相册打不开了?几位网友在问题下方回复,“当年就是因为这句话而选择搜狐博客,多少年的回忆是一辈子的遗憾”。

也有网友表示,博客界面已经出现全面崩盘的迹象,“搜狐博客,当年因为一句相逢的人会再相逢,上了你的船,如今船长早已跳海,却拉着一船死人,不管漂到那里都无人问津”。

网友们对搜狐是有情怀的,但其中多数还是失望。

5年后,搜狐微博上线,它从搜狐博客进化而来。然而这时的搜狐博客基本上也出于“等死”状态,二者很难相互融洽。

搜狐微博无疾而终,张朝阳也曾亲自承认搜狐微博失利并提出创新战略,“微博是这个时代网络传播的标准配置,社交网络在中国的形态还没有完全形成,创新会经常颠覆人们既定的想法。搜狐微博与搜狐平台也许是下一次创新的驱动者”。

张朝阳的搜狐微博停留在了2014年3月3日,是为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合并辟谣的。

2014年3月,张朝阳亲自辟谣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合并整合的传闻。

2014年3月,张朝阳亲自辟谣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合并整合的传闻。

2015年1月9日中午,一个ID为@搜狐charles 的账号,粉丝关注量迅速过万,其就是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他曾在新浪微博中写道:“很遗憾搜狐的SNS没做起来,只好借新浪微博发点声音。”话语中,透露出几分悲凉。

时间如河,社交梦未断。2016年,搜狐又做了狐友。这款产品最初以“我的”形式集合在搜狐新闻客户端,随后又独立推出狐友APP,打磨三年后问世。

起码,搜狐和张朝阳对社交这件事是执着的。跨越20年的社交历程,屡败屡战。这位“上一届”互联网大佬带着狐友,决定重新出发。

搜狐需要新故事

做社交,这是一场难度极高的挑战。

2010年的微博大战,搜狐是有优势的。那时的搜狐无论是声量、地位、资本等各个方面,均有一战之力。

到了现在,无论是SNS还是社交格局,均已稳定多年,微信、微博、陌陌等巨头地位无人能撼动,而搜狐的情况也是日薄西山。

张朝阳不得不直面的数字是,搜狐当下的市值已经缩水至5.66亿美元。换算一下,腾讯的市值相当于739个搜狐,阿里巴巴市值相当于747个搜狐,百度相当于71个搜狐,网易相当于61个搜狐,新浪市值相当于5个搜狐。

搜狐被称做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从搜狐离开的古永锵做了优酷、龚宇做了爱奇艺、李善友成立了酷6网、陈一舟创立了人人网、李学凌创立了YY......

遥想1999年,马化腾听了张朝阳的一番演讲后,激动不已的回去做了OICQ,马云去搜狐应聘还被刷了。当年的一幕幕与时下发生的事情,竟有几分黑色幽默的意思。

张朝阳习惯以“前辈”自居。2017年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有媒体提到马云拍电影的事情,张朝阳回怼:我才是人格IP化的鼻祖,马云玩的都是我以前的套路。

搜狐系创立的公司几乎占据互联网半壁江山,张朝阳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但放到今日,却逃不出在吃老本的嫌隙。

由张朝阳近段时间一系列公开讲话中,可以得知,搜狐这款产品不是搜狐的一种尝试,或者是对微信的挑战,更像是搜狐对于公司未来的整个战略性布局。

在这场长达20年的社交梦里,张朝阳已经失败过很多次。这也就意味着,他非常清楚过往产品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基于此,狐友在产品设计上尽可能突出自己的特色,尽可能的打破社交鄙视链。

与微博、微信相比,微博显得有些“重”了,而微信对于开拓陌生人社交也是有限的。而这样一款朴实、干净的产品,是否有能力在已经成型的社交市场夺得一席之地,尚且还是个问号。

但清楚的是,对于一款社交软件,能够决定成功与否的,或许不是产品做得有多好,而是做得够不够早。

2019年,并非社交赛道的洗牌窗口期。即便狐友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一款社交产品,其弥补了微博、微信的缺陷。但创业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当下的狐友除了产品质地有突围的机会外,几乎没有胜算。

值得注意的是,在狐友这款产品中,张朝阳以产品经理的身份出现,且还是产品首席发言官。几乎每发布一个新的社交类产品,搜狐还需要张朝阳亲自站台宣传,搜狐的发展弊病隐现。

这些年,搜狐大将在不断流失,原COO王昕、原CFO余楚媛、原搜狐视频CEO邓晔、原搜狐网总编辑刘春等高管的陆续离职,对搜狐内部打击很大。张朝阳长期的无为而治,也导致搜狐系内斗严重,内耗明显。

后来的搜狐不断提拔年轻高管。灵魂人物的陆续离开,以至于搜狐想要不被外界遗忘,只能依靠张朝阳的影响力。

这次狐友面向公众推出的宣传活动,搜狐内部竟没有一位可以代表搜狐的产品经理演讲,需要张朝阳亲自任职首席发言官和产品经理,网友还可以直接在狐友上向他反馈产品问题和建议。

这无疑是可怕的。作为曾经的互联网教父、IT巨子,张朝阳正在面对一场严峻的考验。

时间线拉回到2016年11月18日。那天张朝阳抵达乌镇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身着一件开线黑风衣的张朝阳,透露着“廉颇老矣”的气质。

2016年,张朝阳参加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身着的黑色风衣开叉位开线了。

2016年,张朝阳参加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身着的黑色风衣开叉位开线了。

会上,张朝阳的黑色风衣被媒体大作文章。经历一番风波后,张朝阳公开许诺,三年时间让搜狐重新回到互联网中心。这句话说完后,未等互联网大会结束,张朝阳便连夜坐火车赶回北京。

离目标还有半年期限,留给搜狐的时间不多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