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19个月,瑞幸迎来敲钟时刻

一路狂奔的瑞幸咖啡,一直与争议相伴。

从正式提交IPO申请,瑞幸咖啡仅用24天成功上市。

从正式提交IPO申请,瑞幸咖啡仅用24天成功上市。

文 | 铅笔道记者 付艳翠

成立仅不到一年零7个月,瑞幸即将迎来敲钟时刻。

5月17日,瑞幸咖啡将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瑞幸咖啡IPO发行价定在17美元/股,计划发行3000万份ADS,市值将达到42亿美元。

这家在1年时间,疯狂开店2000家的“小蓝杯”,破了国内企业不到19个月上市的最快纪录。从传出即将IPO消息,到确认提交招股书,瑞幸咖啡用了5个月时间。从正式提交IPO申请,到今天正式上市,瑞幸咖啡仅用24天。

但一路狂奔的瑞幸咖啡,却一直与争议相伴。

不仅是一年半时间,瑞幸咖啡亏损21.718亿元,盈利之路遥遥无期。而且短短18个月,经过3轮5.5亿美元融资的它,被评为在它从一出生就不是对商业本质具有敬畏之心的产物。与此同时,瑞幸咖啡将步ofo后尘的“唱衰声”一直存在。

也有人认为,作为财务投资人,投资的目的就是财务回报,对LP负责。当这家公司数据足够亮眼时,就是值得对其加码的。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瑞幸跑步上市

“快”已经成为瑞幸咖啡的关键词。

在开店这件事儿上,瑞幸向来讲究唯快不破。于2017年10月31日成立的瑞幸咖啡,仅用2个月时间,就相继在北京、上海等13座城市开设门店;到2018年5月8日正式营业,瑞幸咖啡的开店数量已达400家;到5月底,瑞幸咖啡的开店总数更是达525家。

这还不是最疯狂的。去年9月10日,瑞幸咖啡宣布,门店数量突破1000家;12月25日,瑞幸咖啡门店数量已经高达2000家;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开店数量已经有2370家。

按此计算,瑞幸咖啡从成立到正式营业的半年时间,平均每月开店数量达87家;正式开业后的半年时间,瑞幸咖啡平均每月开店数量高达245家;但从9月至12月的的3个月时间,瑞幸咖啡开店1000家,平均1天开10家店。

然而,瑞幸咖啡不光是发展速度“快”,其上市速度之“快”,更是令人咋舌。

据路透社报道,2018年11月,瑞幸咖啡与投资银行就海外首次公开募股进行了早期讨论。

今年1月7日,瑞幸咖啡宣布任命Reinout Schakel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向CEO钱治亚汇报。据了解,Reinout Schakel曾担任香港渣打银行执行董事一职,并于瑞士信贷及普华永道任职多年,拥有超过十年的股权、债务融资以及并购业务经验。

1月中旬,有相关报道称瑞幸咖啡正以30亿美元的估值在赴美国或赴港交所IPO,预计最早今年五月份完成。

4月22日,瑞幸咖啡正式提交IPO申请,以“LK”为代码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寻求上市。

5月6日,瑞幸咖啡更新招股说明书。

5月9日至16日进行路演,并于5月16日关闭账簿。

如此计算,从传出即将IPO消息,到确认提交招股书,瑞幸咖啡用了5个月时间。从正式提交IPO申请,到今天正式上市,瑞幸咖啡仅用24天。

不仅如此,瑞幸咖啡还刷新了拼多多和趣头条的上市历史,创造国内企业不到19个月上市的最快纪录,IPO发行价定在17美元/股,市值将达到42亿美元。

盈利遥遥无期

但横亘在瑞幸咖啡“快节奏”下的,却是一份始终亏损的财报。可以说,从成立之初,就奉承“旋风式”开店的瑞幸咖啡,在亏损数字上,始终挑战着大众的心脏。

招股书显示,其在2018年的净收入为8.4亿元,净亏损16.2亿元。按2018年营收计算,瑞幸咖啡的单杯收入为9.34元,按2018年净亏损计算,单杯亏损17.99元。

亏损数字在2019年进一步扩大。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实现净收入4.785亿元,净亏损5.518亿元。

与此同时,在持续烧钱高达21.718亿元的情况下,瑞幸咖啡的后劲似乎也开始不足——开店速度已经放缓。2019年第一季度,其开店数量仅为297家,不到公司全年目标的八分之一。

更让人担忧的是,瑞幸咖啡的盈利之路似乎还遥遥无期。

瑞幸咖啡钱治亚曾称,瑞幸咖啡还没有盈利时间表,目前确实在亏损状态,并且做好了长期亏损的准备。今年1月初,钱治亚宣布,2019年,公司的扩张任务是年内新建2500家门店,年底门店总数超过4500家。钱治亚同时表示,瑞幸咖啡的补贴政策还会坚持3至5年不会变。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随着瑞幸咖啡门店的持续扩张,租金、人员等方面的支出成本也与日俱增,这对于企业的融资、运营、管理等方面也会面临较大压力。虽然瑞幸咖啡现在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足够高,但是一旦补贴不再继续,瑞幸咖啡是否还能维持高速发展,这从目前来看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通过招股书发现,瑞幸咖啡折腾出去的现金,也确实起到些作用——获客成本在大幅下降。

截至2019年3月底,瑞幸咖啡获取新客户的成本从103.5元降低到了16.9元,往前两个季度分别为25元、51.6元,持续下降的态势很明显。而促销费用也从15.8元降到了6.9元。

同时,瑞幸咖啡的营销支出比例也程下降趋势。2018年的市场费用是7.46亿元,占收入88.8%,但到了2019年一季度,营销费用占比降到了35%。

与争议相伴

如今,虽然将成功上市,但一路狂奔的瑞幸咖啡,却一直与争议相伴。

“增长太过迅速的物种,往往不可避免地会在机体内部留下诸多空心地带。”砺石商业评论这样评价瑞幸咖啡,瑞幸的危险在于它从一出生就不是对商业本质具有敬畏之心的产物,而是在资本催生下,以上市变现为目的的一个金融产品。它以咖啡连锁作为载体,以快速增长的市场数据为表象,构建了又一个击鼓传花的资本游戏。在借助资本快速膨胀的身躯之下,瑞幸并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稳定、可持续的咖啡市场。

瑞幸咖啡确实受到资本青睐。在短短18个月里,瑞幸咖啡经过3轮融资,成功拿到了5.5亿美元的资本,估值曾高达29亿美元。投资机构更是囊括了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君联资本、中金公司、BlackRock等。

瑞幸曾拿到5.5亿美元融资。

瑞幸曾拿到5.5亿美元融资。

 

因为一系列资本运作,甚至有人直言,对它有偏见。“别的盈利数据拿不出手,就拿门店数量说事儿。”

更有甚者,在前有乐视倒塌、ofo资金断裂等一系列资本运作下的“失败产物”后,瑞幸咖啡将步ofo后尘的“唱衰声”一直存在。

不过,瑞幸咖啡的两位掌舵人显然不这样认为。

2019年1月3日,在瑞幸新一年战略规划上瑞幸CEO钱治亚针对上述问题直言:“喝咖啡又不需要押金。”瑞幸CMO杨飞也在朋友圈写道:“我们绝对不会是下一个ofo,我们团队不是刚毕业的年轻人,我们也操盘过上市公司,投资人如果看不清楚也不会给瑞幸投钱。”

对于瑞幸的做法,咖啡零点吧创始人王顺利曾向媒体表示,瑞幸在做一门“稳赚不亏”的生意。“瑞幸这套玩法其实就是资本运作,拿补贴烧出一批用户后,迅速做大估值,然后提升品牌溢价。”

也有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作为财务投资人,投资的目的就是财务回报,对LP负责。当这家公司数据足够亮眼时,就是值得对其加码的。”

不过,对于瑞幸咖啡本身来说,上市并不是终点。

正如此前铅笔道《钱治亚的“咖啡梦”:已过高潮》一文所说,对钱治亚和她的瑞幸咖啡而言,一场更加惨烈的“咖啡大战”已经清晰可见。

因为,我国咖啡市场竞争激烈。传统咖啡馆Costa、太平洋、雕刻时光、漫咖啡、动物园咖啡之外,近四五年来出现了一批外卖咖啡、精品咖啡、便利店咖啡和自助咖啡机等新形式的咖啡项目争夺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4月24日,连咖啡宣布,公司已经完成2.06亿元B3轮融资,此轮融资由连咖啡创始人王江和张晓高、启明创投、高榕资本联合投资。早前,星巴克曾透露,计划于2022年之前在全国扩张至6000家门店,入驻230个城市。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