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获阿里巴巴战投 剑桥硕士投身无人智能洗车 平台日均1万单

驿公里 2014年 可联系
无人化机器研发设计公司
人工智能/汽车交通
融资进度
C+轮
融资额度
3000万美金
融资时间
2020-05-18
投资方
锴明资本
创始人
施恒之,驿公里智能洗车创始人兼CEO
>
驿公里 2014年 可联系
无人化机器研发设计公司
人工智能/汽车交通
融资进度
C+轮
融资额度
3000万美金
融资时间
2020-05-18
投资方
锴明资本
创始人
施恒之,驿公里智能洗车创始人兼CEO
>

从剑桥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后,施恒之本应在父母的期许下走上学术之路。但由于从小在家人的商业熏陶下,施恒之一直有着一颗创业的心。

驿公里创始人施恒之

文 | 铅笔道记者 李洁

早上6点,驿公里技术VP龚云云在急促的电话铃声中醒来。

“我们拿到融资了。”话筒另一端传来了CEO施恒之激动的声音。

前一天凌晨2点,施恒之和蒋百荣仅聊了十分钟,便拿到了对方的投资。当时是驿公里成立2年来最艰难的时刻。在见了60多个投资人之后,终于获得了A轮资金,他兴奋得一夜未眠。

由于从小对汽车感兴趣,他将创业选择在汽车后市场领域。在经历了三次模式摸索之后,2017年8月,施恒之带领驿公里团队聚焦在无人智能洗车市场。

驿公里提供24小时洗车服务,3分钟10元。用户可以通过APP下单,只要将车停入洗车机器内的指定位置,便可完成洗车过程。

目前,团队已在全国设立200余家网点,平台日洗车单量达1万单,未来三年计划在全国布局1万家以上门店。去年12月,驿公里获得了阿里巴巴独家战略投资,加速了在智能洗车领域的布局。

注:驿公里智能CTO陈思渝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

第四次转型

溽暑蒸人的空气里夹杂着恼人的因子。

施恒之看着办公桌上的几封辞职信,无奈地叹了口气。短短一周,团队内的高管因不看好无人智能洗车方向接连辞职,甚至怂恿其他员工集体离职,这使得施恒之几乎成为了一名“光杆司令”。

“目前来看,我当时的决策是正确的。” 施恒之当时仍力排众议坚持了下来。这已经是团队的第四次业务转型。

彼时是2017年8月,驿公里的第一台无人智能洗车机器刚刚落地,每天的单量只有个位数。

驿公里成立于2014年。最初,公司定位是做行业内的“大众点评”,将汽车洗美店在平台上展示给消费者,方便用户做决策。这种模式存在弊端,即公司没有在消费者和服务之间产生存在价值。因此,施恒之带领团队,将业务转向了SaaS系统,服务于汽车洗美店。

“全国72万家汽车维修店,超过70%是夫妻老婆店。”他和团队渐渐发现,SaaS系统更适用于大型连锁的汽车后市场门店,而对于小型店面来说,反而是打乱了原本的运营模式,降低了效率。

为了更加深入探寻汽车后市场的门道,2015年初,施恒之和团队开始开设线下洗美店。同时,他们还在小区内开起了洗美店。通过前台的洗车和消费者之间建立联系,了解他们的痛点,并将之导流到中台的快修店和后台的大修店。

深入到汽车后市场,施恒之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汽车后市场产业链条很长,之所以至今没有出现像淘宝、京东一样的公司,是因为牵扯到人的因素太多,没办法做到标准化扩张。”

为业务做减法

随着公司第一台无人智能洗车机器的落地,施恒之将之前所有的业务砍掉。在他看来,一个微型的创业公司,在这种时间节点,只有选择性聚焦,才能将资源最大化利用。

“相较于传统洗车动辄半小时的洗车时长与夜间无法洗车等问题,无人智能洗车提供了更高性价比的服务。”施恒之称,无人智能洗车机器为用户提供了标准化的服务,可快速复制。此外,机器可以提供24小时服务,同时智能无人洗车机器的污水回收再利用系统能减少环境污染。

用户通过手机APP扫码,在“极速洗车”“普通洗车”“水蜡洗车”三种模式中任选一种,将车辆停入指定位置,洗完后支付费用,分为3分钟10元,5分钟12元,7分钟15元三个档位。

正在作业的驿公里洗车机器

正在作业的驿公里洗车机器

在施恒之看来,受到共享单车的影响,许多人对于无人化技术的理解存在着误区,认为无人化就是扫码启动与扫码支付。他称:“真正的无人化,不只是扫码启动。”

“相比于自行车,智能洗车需要有全套的更新。”施恒之举了一个例子,比如用户在洗车时突然断电断网,车被卡住了,在无人工帮助的情况下,若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对硬件进行全新的改造。

他接着解释道,智能洗车的技术门槛较高,整个机器涉及17000个零部件,难点涉及硬件设计、ECO洗控系统、云端物联、智能终端以及用户安全防护等细节。

驿公里目前在智能洗车领域已拥有40多项自主知识产权。团队自主研发的智能车型数据识别系统,已做到自动识别车型,并根据车型智能匹配洗车方案。在对一辆车多次进行服务后,系统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将不断自主优化清洗时出现的误差,逐渐形成一套专门为此车辆定制的洗车程序。

“我们必须做全产链研发,只有拥有全流程的把控能力,才能为后期的规模化扩张、维修和运营打好基础。”他阐述道,首先是硬件研发,包括机器结构、硬件框架;其次是汽车洗控程序,必须与硬件系统相结合,完成精准操纵;第三则是物联网技术,让设备实现远程控制;第四则是APP终端,它与用户体验紧密相关。

无人智能洗车技术的攻坚也并非一帆风顺。早在2016年4月,施恒之便带领团队开始研发无人智能洗车技术。公司CTO陈思渝毕业于麻省理工机械自动化专业,之前曾就职于甲骨文公司。“对于软硬件互联网技术,思渝有着天生的sense。”施恒之称。

如今大量投放的机器已是驿公里的第六代迭代产品。在杭州,驿公里做的是全渠道投放,位置包括加油站、写字楼、停车场、商场、洗美店等。

截至目前,团队已在全国投放网点200多家,门店范围包括浙江、安徽、四川、江苏、广东、福建、陕西等省市,平台日洗车单量达1万单。未来三年,驿公里计划在全国布局1万家以上门店。

获得阿里巴巴独家战投

去年12月,驿公里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战略投资,成为了阿里汽车后市场布局中的一员。

“在去年年中,阿里巴巴在汽车后市场火力全开。这次加码驿公里,也正是看中了智能洗车高频、低价、可复制性强等特性,是汽车后市场重要的流量入口。”

汽车后市场有着长尾的产业链,之前行业内并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覆盖全产业链。

国内的汽车后市场行业容量已超万亿,施恒之认为,之所以先前巨头未涉足,缘于其还没有摸清行业命门。

在他看来,这次阿里花费精力与资本组建汽车后市场生态圈,与汽车超人、康众汽配成立的合资公司“新康众”基本已成为了汽车后市场行业的终极解决方案。“留给中小玩家的机会并不多了。”

他继续解释道,有一个概念是利他和利己,在庞杂分散的汽车后市场领域,一定是利他的方式更能玩得转,而阿里的新康众便是一个很好的利他载体。

此轮融资后,在用户导流、金融服务、供应链等方面,阿里巴巴为驿公里注入了更多能量,合作领域涵盖车辆全生命周期。与此同时,驿公里在洗车过程中会挖掘用户更多的保养需求,并将用户数据反馈至阿里的汽车后市场门店,形成闭环。

随着阿里入局,行业已呈现寡头趋势。谈及竞争对手,施恒之表示,欢迎新的智能无人洗车入局者,但也希望新入局的玩家能够扎实做技术,而不是用买来的半自动洗车机器嫁接一个扫码支付就随便炒概念,导致大家对这个赛道失去信心,把行业做坏。目前,驿公里团队仍开放融资。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