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住百家春节被追债:供应商带病讨百万欠款 住进股东办公楼13天被回应没钱

截至目前,住百家拖欠黄霞工程款以及利息总额已经接近150万元。


住百家再次拖欠工程款。

住百家再次拖欠工程款。

文|铅笔道记者 南柯

离春节还剩一天,55岁的黄霞(化名)已在位于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的海航集团10层办公楼待了13天。海航集团是住百家5亿元C轮融资的投资方。

黄霞要找的是住百家CEO张亨德,讨要的是2年前住百家办公室精装修项目尚未结清的近150万元工程款,她是这个项目的施工方。

黄霞透露,她联系不上住百家的创始人张亨德和他妻子朱玲(音译),也不知道他们住哪里。海航的祝捷是住百家董事,她想请海航协助自己在年前拿到部分欠款,不得已才来到海航集团。

去年6月,住百家因未能及时披露年报,以及欠薪员工等闹得满城风雨,铅笔道当时曾发文《共享经济第一股住百家停摆:发币补坑失败 CEO失踪痴迷佛门 员工集体讨薪》对其进行报道。

去年7月9日,在新三板挂牌两年多的住百家终被摘牌。随之,住百家关停除海外住宿预订以外的所有业务,张亨德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住百家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企业。对于拖欠员工补偿金一事,张亨德在7月10日对北京商报的采访中表示,补偿金均已发放。

住百家拖欠黄霞近150万工程款的事件并非个例。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显示,其还涉及一起广告合同纠纷案件,原因为住百家未按约定时间支付72.5万元的广告发布费。

高管团队离职潮、创始人发币、创始人皈依佛门、欠薪员工、摘牌新三板,如今又被讨要工程款,住百家这个曾经的明星项目成为名副其实的“毒角兽”。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采访和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工程款一拖再拖

黄霞与住百家的恩怨开始于2017年3月。

当时,住百家正在筹划北京办公室的装修,黄霞丈夫所在的北京乐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孚)成为住百家的四家邀标公司之一,她丈夫是乐孚一名高管。

经过提交预算方案竞标,乐孚拿下住百家北京办公室精装修项目,地点是北京市朝阳区时代凌宇大厦6层,整个分公司占地2000平米,可容纳约200人。

“他们当时没有招够那么多人,完工时候整个分公司有150人左右。”黄霞介绍,根据合同,时代凌宇大厦项目需要在2017年3月~6月完工,9月进行验收,验收合格后住百家将于9月付清施工方工程款374.848311万元。

应住百家尽快完工的要求,这个项目由乐孚和北京宇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航)共同完成,其中乐孚负责办公室装修部分,总工程款为240万元,宇航负责办公楼机电安装部分,总工程款为134.848311万元。黄霞退休前曾是宇航的工作人员。

施工期间,施工方尽可能加快工程进度。黄霞提供的资料显示,该工程于2017年3月15日动工,5月25日完工。

“他们5月就住进来了,我们当时两个施工队同时进行,加班加点做,高峰时施工人员接近40人。如果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交付工程,我们二十多个员工就能正常完成。”施工工人每人每月工资在8000元到1万元之间,有的技工一天就五六百。

9月,住百家北京分公司验收通过时代凌宇大厦工程,但工程剩下的尾款却没有了回音。“在施工过程中,住百家给了204万,剩下的由我们暂时垫付。”黄霞介绍,按照合同,工程交付完成后,剩下的170.848311万应于9月付清。

2017年国庆节,宇航及乐孚的供货商开始陆续找到黄霞索要工程材料费用。也正是这个时候,黄霞开始和住百家协调工程欠款问题。“我从2017年10月开始联系张亨德及其妻子朱玲,到12月底,我给他俩打电话和发短信,张亨德从来没有回复过我。”

当时2018年春节将至,住百家办公室工程的施工工人也在等着这笔工资回家过年。“他们到我公司和家里要钱。”几经催促,住百家在2018年1月付给宇航40万。黄霞表示,“我们本意是想先让住百家现结算90万劳务费,他们付的远远不够,无奈之下,我把自己的房子抵押了50万,才给工人发了部分工资。”

发布催款函

过完2018年春节,住百家的付款还是没有动静。“工程完工半年有余,工人劳务费、设备、材料费均未付清,工人到我公司和家里要钱的次数更多了。”

住百家微信公众账号最新一次更新时间是2018年3月19日

住百家微信公众账号最新一次更新时间是2018年3月19日

直至4月10日,宇航和乐孚拟了两份催款函,黄霞一行5人带着催款函到凌宇大厦6层住百家办公楼讨要工程款,同行的还有4位施工工人,希望至少能先要到一半欠款。

北京乐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催款函

北京宇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催款函

北京乐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催款函

北京乐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催款函

“我们到的那天,张亨德及股东在开会,当时祝捷也在。”黄霞说,张亨德及股东们在大会议室开会,他们就在会议室斜对面的房间等他。张亨德没有过来回应他们,接待他们的是冯硕及财务等4人。企查查2017年9月披露的工商信息显示,冯硕在住百家任职工监事。

这一趟,黄霞要到一份还款计划和10万元钱。还款计划显示,住百家承诺于2018年7月底还清欠款,并承担从2017年9月至2018年7月的10个月的违约金,违约金按照月息2%收取。“我们打算要一半工程款,他们说暂时没有钱,可以支付违约期间的违约金,月息2%也是他们定的。”


双方签订的还款计划

双方签订的还款计划

除却2018年1月支付的40万元,截至2018年4月11日,住百家还欠两家施工方款项共计130.848311万元。从2017年9月到2018年7月,10个月的利息金额为26.169662万元,加上利息后,住百家的欠款总金额为157.017973万元。签完还款计划后,住百家支付给黄霞10万元钱。也就是说,住百家接下来3个月的还款总金额为147.017973万元。

按照每月还三分之一,住百家在接下来的三个月每月需偿还本息49.005951万元,但住百家接下来再次违约。“只有5月施工队着急买施工材料时,住百家财务曾在施工现场拨付2万元。”

创始人成“老赖”

2018年8月,南方大雨,不少省份地势低的地方已经被淹。部分施工工人找到黄霞发工资回去安置家人。同月,宇航赵经理的78岁母亲查出患乳腺癌。“赵经理也急需要拿钱安排手术。”

这个时候的黄霞也尚处于手术后的恢复期,她于2014年、2016年做过两次癌症手术。“做手术和后续治疗也花了很多钱。”

赵经理和黄霞合作近10年

赵经理和黄霞合作近10年

2018年8月12日,黄霞联系上张亨德的妻子朱玲。朱玲回复的短信内容提及住百家公司现在的状况,表示并非是公司有钱却执意不付。黄霞说,朱玲解释的内容大多是“没钱”“借不来钱”“员工工资也开不出来”“公司效益不好”等。

朱玲或许所言属实。1个月前,7月2日,住百家张亨德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住百家北京分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立案10个执行案件;7月9日,住百家因未及时披露2017年财报而在新三板被强制摘牌。

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告

企查查显示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告

沟通数次后,8月15日,朱玲通过公司账户结算施工方工程款2万元。

“在这个月底之前,他们再拿不到钱,这帮干活的就要去闹,就要去法院,诉讼都写好了,律师也找好了。”黄霞介绍,到了当年12月,对于还款一事,当时朱玲曾回应她,“员工工资也已经两个月没发了,下个月的工资我也不知道去哪里筹,我们也在争取足够时间完成融资。”“我们账户已经被法院冻结,正常业务已无法开展。”

“我每次打三五个电话朱玲才接听一个,发短信也是发很多她回一条。我2018年差不多都在找住百家要钱,工人们、供货商们都来找我拿钱,可是住百家也没有给我们付清工程款。”黄霞讲述这一讨债历程。

海航13天

黄霞描述最近几天民工到家里的场景,等着发工资的工人带着自己的孩子和老婆去我家,多的时候有10几个人,给他们倒水也不喝,花盆都被他们踢翻了。

转眼到了2019年,又一个春节来到,工人们似乎没多少耐心了。

“在接住百家这个工程时,我们也没有查看这个公司的相关资料,我还是这次到海航之后才去网上看的,一看吓一跳,住百家在我们2017年接工程时经营就不太好。”

去年春节抵押房子,那今年怎么办?

黄霞的丈夫想到了到网上借款,1月11日和16日,他分别在网上借到17万元和29.5万元。“1月17日晚,他绑定的银行卡在没有输入密码的操作下被转走4笔资金,3笔5万,1笔8100元。”

黄霞立即拨打110,追踪被网贷平台骗走的资金。“他们称之为贷后管理费,不退回。”在呼家楼警方的协助下,放贷机构收取贷后管理费3万,黄霞收到退回的12.81万元。此前,黄霞丈夫在手机上贷款时已缴纳过两笔贷款的手续费共3792元。

黄霞及丈夫把通过网贷平台借来的46.5万发放给民工。“人工费现在还差50多万。”

为了尽快拿到欠款,黄霞继续与朱玲进行短信沟通,今年1月18日,朱玲用住百家公司账户又结算工程款1万元,但距离欠款总额还是很远。

1月22日,黄霞来到位于北京朝阳区东三环北路乙2号的海航集团。“我真的没办法了,我不知道张亨德夫妇搬到哪里了,我打电话他们不接,发短信只是说没钱。海航是他们的投资方,我只好到海航集团,希望他们协助我和住百家碰面。”

旅界传媒报道,2018年6月9日,住百家北京分公司原有的办公地点已经换了新的公司,凌云大厦物业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住百家已搬走近50天,还欠凌云大厦物业100多万物业租金。6月15日,住百家发布的澄清报告涉及公司地址变更的回应,“北京分公司因成本控制原因,已将原租赁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时代凌宇大厦6层的办公室退租,目前公司北京分公司的经营地址已搬迁至北京市朝阳区海南航空大厦。”

截至2月3日,黄霞来海航已经13天,期间共见到张亨德及朱玲两次。为了受到重视,在海航集团的黄霞选择了多次报警。

“这些天,我至少报了8次警。”1月23日,黄霞见到了张亨德及朱玲。对于黄霞提出年前给出部分还款及重新签订还款协议的要求,张亨德只是说:“阿姨,我真没钱,要是有钱就早给您了。后来,他们以出去借钱为借口离开了海航。

“我不相信他没钱,他俩的穿着都很时尚,浑身都是名牌。张亨德的头发擦得锃亮,朱玲穿着羊绒大衣,染着红指甲,她身上背的皮包一看就是品牌包。”

黄霞介绍,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发生在5天后的晚上10点28分。“这一次他们在我这儿待了1个小时,但至少20分钟是在玩手机。”

黄霞说,后来他们找来一位自称是他们律师的人准备带他们离开。黄试图制止,后律师说她这样做是非法拘禁。黄电话报警后,他们随警方一起离开。“警方告诉他们,明天10点来海航和我商量工程款的事情,但我至今再未见他们。”

拖欠成性

住百家拖欠供应商款项的事情并非个例。

中国裁判网数据显示,关于住百家的文书共有9份,其中8份为合同执行裁定书,1份为一审判决书。该判决书发布时间为2018年12月27日,成都分众晶视广告有限公司因住百家没有按约支付72.5万元的广告发布费而将其告上法庭。被告深圳市住百家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经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传票传唤,但并未到场。


另外,住百家的风险信息中有4条自身风险和16条关联风险。自身风险中的高风险包括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在关联风险中,北京分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公司股东也于2017年3月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海航待的第10天,1月31日,黄霞终于见到祝捷并且有了当面说出需求的机会。“我希望祝总能代我向张亨德表明我的想法,还部分欠款和签订新的还款协议。后来,他派人告诉我,我的需求他已经转达。”

施工方拟定的新的还款协议

施工方拟定的新的还款协议

截至目前,住百家拖欠黄霞的120万元左右工程款以及利息,总额已经接近150万元

铅笔道尝试联系张亨德和朱玲,但这二人的电话一个需进行语音留言,一个已经关机。记者已向二人留言并发送短信,询问对该事的态度及处理方式。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2015年,住百家获海航资本5亿人民币C轮融资;2016年3月,拟向海航旗下的海航酒店集团定增1亿元。作为住百家的“金主爸爸”之一,对于此事,海航资本法人代表祝捷在电话中对铅笔道表示,“这件事和海航没有一点关系,海航只是住百家的投资方;这是住百家及供应商之间劳动关系,海航没有权利代表住百家发表任何看法。”

“我没有太多要求。”黄霞说,我找不到张亨德,海航是住百家的投资方,我想请海航协助我让住百家春节前就结算一部分欠款,让工人拿钱过年;另外,因为之前的还款协议在去年8月已经过期且住百家并未完全履行,所以我希望能与住百家重新拟定还款计划。

“明天是除夕,我想回家过年。”2月3日,无数的人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依然坚守在海航办公室的黄霞这样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本文作者

南柯

—— 关注领域 ——

咱们加微信聊聊: F2358974923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