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我们是95后 也没能逃过寒冬大裁员:17万年薪打水漂 4月薪资无处讨

第一批95后首先被裁,互联网各行业直面危机?

文 | 铅笔道 记者 张潇予

企业断尾求生,首先被拿来开刀的,就是白纸一张的应届生。入职短短数月被裁,他们错失了校招机会;因无过多社会阅历,他们没有社招资格。走出象牙塔,在“社会”这所新学校中,第一个学期他们便被挂了科,成为第一批被裁的95后。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毕业,王辉经过补录如愿进入心仪的迈瑞医疗,为此他放弃了苏州医工所和博世的offer;仅一个月后,他被告知解约。除了丢掉了年薪17万的工作,他还错过了秋招黄金时间。与他相同遭遇的应届生200余人,来自50所985/211院校,其中有80%是硕士。

96年的东北小伙张兴,第一次离开辽宁来到北京,一头扎进了觉得很“神奇”的区块链行业,进入了200多人的大公司。仅4个月后,他所在的北京分公司,20余人被一窝端,仅一条微信通知,没有一分钱赔偿。

同是东北小伙的孙天,加入的是教育培训行业。去年8月,有关部门下达通知,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一次性不能超过三个月。政策“黑天鹅”来袭,他所在的公司直接中靶,他所在的品牌部整体被砍。

… …

百度搜索95后,最热的词条是秒辞。“上午入职,下午离职”“不到三个月就辞职”… …甚至称公司环境不好、电脑太烂、午餐难吃、人际关系复杂、感觉不顺心、累了想歇歇等,都可以成为他们“秒辞”的理由。

而在这波裁员浪潮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95后。她会因为不能再与曾经的同事共事而难过;他会为下一个春招绞尽脑汁;她会为应得的赔偿奋力争取;她会想办法提升自己,以便将来有随时离开的能力。

铅笔道采访了10位应届毕业生,他们大多为95后,最小的只有20岁。在他们亲诉的被裁经历中,或许能窥探到裁员潮下,互联网各行业面临的真正危机。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17万年薪打了水漂

四个月前,正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硕士的王辉,参加了迈瑞医疗在全国各高校召开的宣讲会。经过网上测评,他于国庆后收到了面试通知短信,随即进入了该公司的招聘群。2018年10月9日下午,王辉做足了准备,正装加身,一连面了两场。

但结果并非他预想的那样顺利,二面中他未能通过。当时,他有4位校友拿到了offer,硕士生的年薪17万元起。随后,迈瑞便催促着他们寄送三方协议。王辉透露,由于催得较急,当时很多应届生因此放弃了多家公司的offer,如华为、中兴、海康和一些航天院所。

迈瑞医疗应届生工资表。

迈瑞医疗应届生薪酬政策。

被刷之后,王辉继续把自己丢入求职海中。所幸,他拿下了苏州医工所和博世的offer。由于这两家公司还未通知寄送三方协议,因而协议一直留存学校保管。直至11月初,事情有了转机,迈瑞在招聘群里发了补招信息。踌躇片刻后,王辉抱着一丝希望,鼓励自己前去。

这个一念之间的决定,让他获取了南京地区的补招名额。在比较了已握的几个offer后,王辉最终决定放弃此前的医工所和博世。在三方协议的寄件单上,他填下了迈瑞医疗的地址。

另一西安的应届生陈晓,面试次日,便与迈瑞签了三方协议。9月21日,她发博称“拿到了最最最心仪的offer”,配图是迈瑞医疗的应届生签约现场。因曾听闻师兄师姐口中对其的高度评价,陈晓对这份新工作满怀憧憬。签约后,应届生被分成了几个小组进行团建,并配予导师,让大家快速熟络。他们曾一起去过敬老院,也曾一起在轰趴(Home Party)中玩闹。

好时光总是短暂的。12月28日,西安地区的招聘群莫名解散了。29日上午,陈晓收到了解约通知,让其发送银行卡账号信息,公司赔付违约金5000元。迈瑞并未对此有过多说明,只称“业务调整”。

王辉的境况类似。28日下午,南京的招聘群和新员工群也突然解散。第二日,王辉便接到了迈瑞深圳总部的电话,被告知解约。他对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反复追问,可对方回复并不知情,公司业务调整是上层的决定,这件事也不会再与校方沟通。

对此,王辉气愤至极。“没有想过一个千亿级的上市公司,处理问题会这么草率。从9月校招到12月解约,这是每个应届毕业生的秋招黄金时间,错过了就很难再有好的工作。”他显得有些心灰意冷,在当下的时间点,已经没有多少他心仪的公司还在招聘,只能等来年春招。他担心春招面临的压力更大,也没有过多好企业,又恰巧撞上毕业论文的忙碌期,时间更紧张。

据他透露,迈瑞医疗此次解约事件涉及近50所985/211院校,每个岗位都有学生被解约,其中有80%是硕士,如北航、北理工、武大、川大等高校的研究生。

陈晓则称自己间歇性觉得很无助。“回到家害怕父母不开心,还得表面开心地哄他们,说明年还有春招,很好找的,你看我不用去深圳了呢。可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是希望一闭眼只是一场梦。这是2018送我的最后一份大礼。”
 
针对此解约风波,迈瑞医疗相关高管于近日回应称,秋招签约2019届高校毕业生485人,解约254人,保留231人。公司通过业务梳理发现,目前更需要有相关经验的社会人才而非应届毕业生,已对涉及的应届生进行了赔偿。1月9日,迈瑞再发声明,称该公司将保持就业协议的有效性,诚挚欢迎应届毕业生按原计划就业报到。

在区块链行业被迫出局

96年的张兴是辽宁人,18届毕业生。22年的求学生涯中,他从未出过辽宁,一直想走出去看看。他认为,自己所学的新闻专业,并非实业专业,在东北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
 
想到自己在北京工作的堂姐,他内心冲出去闯荡的欲望愈发强烈。毕业季正值盛夏,他身着一件短袖T恤,套上牛仔裤,配以一双运动鞋,肩挎一只双肩包,拖拽一个20寸的棕色行李箱,莽莽撞撞来到北京。

鉴于彼时区块链的火热趋势及成长速度,张兴萌生入局一试的念头。七月下旬,他入职了一家区块链媒体,总部位于上海,他记得当时员工有好几百人。北京的分公司为运营部,约有20余人,张兴负责编辑工作。

仅4个月后,区块链的行情急转直下,币值连环猛跌。开展加密货币相关业务的公司,自去年10月起,就频频爆出裁员消息。某工作日,张兴正在家里调休,他悠闲滑动着手机屏幕时,组长的对话框中,竟是裁员消息,冷冰冰的几个字:“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即便心里已有预期,他还是觉得这个通知来得太过突兀。第二日,他清楚地记得那是11月22日,张兴与其余2位应届生一样,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草草办完手续就离开了那个挥汗四个月的地方。他称,那是人生中一段难忘的经历,经此磨练未必是坏事。有了前车之鉴,在今后的择业方向上,会更加慎重。

币圈的寒冬,从北京到上海,是一样的冰冷。与张兴的遭遇类似,李燕也在大四的时候,对大城市充满好奇。她在安徽念书,过完春节,便只身一人前往人称“魅力之都”的上海。她觉得自己还年轻,应该找机会汲取更多养分。但准毕业生的身份令她十分尴尬,一连20多天,她屡屡碰壁,心仪的公司都拒收实习生。

无奈之下,她进了当时正火的区块链科技公司“若灵”,如今改名为“锐麦”,岗位为后端开发。计算机专业的李燕,跟着新团队磨合,一度把还未有雏形的项目推至上线。实习期结束后,她有了跳槽的想法,希望在更大的平台中深化已有的技能。当时去意已决的她因被公司挽留,一拿到毕业证,她便签订了正式的劳动合同。

可好景不长,区块链媒体相继“死亡”,公司开始分批次裁员,李燕也隐隐担忧着自己。第一次裁员时,20余位同事被HR一个个约谈的情景她还历历在目。10月份刚转正,在仅一个月后,她也被叫进了HR的办公室。

 “公司战略调整”,这个说辞与众多裁员的公司如出一辙。李燕还能记得,3月初刚入职时,公司有150多人,几次裁员过后,只剩七八十人。

令李燕气愤的是,公司承诺给予“n+1”的赔偿金,一直未见踪影。她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也没到手。据她透露,如今同事们正向有关部门申请劳动仲裁。“工资由两部分组成,不避税部分4000多块,已经发了,剩下金额较大的避税部分,迟迟未发。有的同事不同意裁员决定,离职单就直接寄去家里。”

李燕表示,被裁的大多是还在试用期的员工,公司不会给予任何赔偿。更有甚者,在6个月试用期的最后一天,被通知试用不合格,直接离开公司。

在她看来,公司或许真的经济拮据,也或许因为大环境经济下行,所以通过试用期员工薪资打折,为公司输送廉价劳力。漂泊在外的李燕,还是很感激这人生的第一课。“那是花钱买不到的经历,现在我只希望能尽快拿到赔偿。”

“公司不赚钱了”

孙天是张兴的同班同学,同为北漂一族。9月初,他在京入职了一家培训服务机构搜学网,在品牌部做新媒体运营。公司会组织一些招生类考试,让准高考生获得加分机会,提前参与各高校的自主招生。

去年8月,有关部门下达通知,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一次性不能超过三个月,而孙天所在的公司专门服务英语培训类的高考生,收费一年为限,与规定相悖。仅工作了一个半月,孙天的上司便与他坦言,品牌部被砍掉了。由于没有转正,他并没有任何补偿。

此次裁员,他认为主客观原因皆有。客观来看,公司的业务被新规约束,不再挣钱。铺天盖地的新闻都在强调,线下自主招生的培训不能随意办了,除了规定的五大竞赛,其余的不再被承认。“如果不办创新英语大赛,利润少了很多,相应的岗位就不再有需求了。”主观来看,他自谦自己的业务能力还未达标,否则可以调剂到其他部门,不会被裁。

同在培训行业打拼的孙香,也是应届生,虽已升任培训主管,但依然没有逃脱被裁的命运。

初进公司时,她以为主要工作是培训客户学习西点烘焙。后来,她才知道那是一家餐饮加盟公司,主要业务模式是电话销售员将客户约到公司,与商务经理谈合作,再进行签约。若客户成功签约加盟,电话销售员可拿到8%的返点,商务经理可拿到2%~3%的返点。

孙香主要负责签约客户后期的技术培训,以及材料购买。“公司门槛较低,以能力说话,靠的是一张嘴如何让客户拿出更多的钱,市面上常见的奶茶店基本都是我们集团的。总裁等高管都来自湖北,全国的加盟行业都来自他们大家族。”

她被裁时,公司总经理亲自打电话通知,原由为该分公司计划关闭,重新选址,还询问她是否愿意去其他城市的分公司。孙香表示,公司没有给她任何补偿,开出的条件是帮忙安排工作,无需安排的员工直接填写离职申请表。

2018年资本寒冬的影响下,集团的北京分公司已接连关闭4家。分公司约有70余人,应届生占比40%。她认为不稳定的行业,风险太大,年轻人若去创业,赔本的几率太高。

“最大的遗憾是离开对我很好的同事们”

孙木入职汉能时,是里面年纪最小的员工。年关将近,刚毕业的她,希望自己的工作能赶紧安定下来,终却事与愿违。

说来也巧,她笑言有个很戏剧化的小插曲,称其“缘因梦起,因梦而落”。入职汉能前,她曾梦到自己被录用了,第二天醒来,就看到了未接电话。她试着回拨,结果如梦境那般,她被录用了。她将这个梦解释为“或许是年前找工作内心过于迫切,以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同样地,被裁前一天,她又做梦了,梦到人力经理找她谈话。当天上班路上,她不安地和同行的同事说“要凉了”。因为在此之前,她已目送了一批同事打包走人,综合自身的资历情况,她推测自己会在被裁范围内。

午饭过后回到工位时,她觉得主管看自己的眼神,就是那种知道要走了的感觉。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座机铃声响了,旁边的同事告诉她,HR要与她面聊。

那一刻,她形容自己的内心防线已然崩塌。“虽然早已在预料之中,还是觉得很突然。没说两句,我就忍不住哭了。我太要强了,第一反应是觉得被裁太尴尬了。当时我对这个公司好感全无,甚至恶心HR虚伪的谈话。”

关于被裁,孙木认为是大环境所致,公司最高决策层的指标如此。例如,集团下达子公司裁员30%的指标,子公司不得不裁。她对此没有过多的激进情绪,称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再与曾经朝夕相处的同事们一起共事。“我的团队依然待我如初,吃东西也没有忘记留给我,圣诞礼物也有我的份,离开小伙伴们有些难过。”

她表示,企业本身其实是没有价值的,主要在于为它创造价值的人们。那段时间内,与同事们共事的收获让她觉得很值,她直言这是她最快乐的一份工作。“假设我有那种激进的想法,那么我应该怪谁?怪经济不景气?还是怪团队领导指定的裁员名单有我?指标在,领导不得不裁,所以我完全失去了让自己忿忿不平的理由。”

在赔偿方面,她不想过多谈论,并称与其去纠结一件已成定局的事,还不如好好休息一下,享受这个美好且有经济补偿的假期。“换个角度安慰一下自己,毕竟不工作又有钱的日子,真是太难得了。” 

应届生首先被裁,是因为赔偿金最少

去年10月,曾有网友透露,唯品会的上海分公司,遣散了所有实习生,校招名额也几乎冻结。12月10日,唯品会再被爆出裁员300余人,其中包括20多位中层管理。

来自陕西的应届毕业生许林,经过三轮面试的厮杀,拿到了唯品会的校招名额。6月末毕业后,他开始了在唯品会的职业生涯。谈及选择唯品会的初衷,他称自己一直向往互联网行业,而唯品会也算是业内较知名的头部互联网企业,是他印象中不错的平台。

未料,仅工作了半年,他就相继被上司和HR约谈裁员。“他们的说辞为公司业绩不佳,需要架构调整,要裁一定比例的人。基本上是谁来得最晚谁走,但部分很缺人的核心部门不裁人。”据他透露,在那次裁员潮中,裁员比例为10%,赔偿了一个半月的工资。

在许林看来,之所以大批应届生首先被裁,是由于应届生所付的赔偿金最少。互联网行业的整体环境处于下行状态,绝大多数公司也都在裁员。初进公司时,他就知晓其业绩并没有特别好,也知道互联网的红利正逐渐消失,只是从未想过,在资本寒冬下,头部互联网企业也需勒紧裤腰带。

在整个互联网行业相继“地震”时,大批被裁员工都面临着就业恐慌。对于工作经验极其欠缺的应届生们而言,情况更是危急。但裁员这件事,似乎并未给许林带去过多影响。或许由于运气不错,他很快又找到了愿意接纳他的下一个新东家。“我拿着赔偿工资玩了20天后,又进了一个还不错的公司。”

平和地接受 让自己拥有随时离开的能力

2017年秋招,李芳与房地产下游行业的一家公司签了三方协议。毕业后,李芳立马于去年7月入职。公司将新入职的员工以管培生的方式培养。三个月试用期过后,按照以往的流程,李芳应该得以转正并且定岗。但她没按既定的流程走完,公司以年底考核为由拉长了定岗时间,只将期满的员工先统一转正。

那时,李芳便嗅到了公司变动的气息。“我也感觉公司人员冗余,且从年初开始,公司就一直处于变革之中,效益也受经济形势影响,大不如前。”

12月初,工作仅半年的李芳,便被经理告知“公司有变动”,但当时还未谈及裁员一事。不久后,部门总监将所有应届生聚集,认真地与他们聊了这件事。“总监说没位置安排了,对我们这群刚出来的年轻人感到很抱歉。当时很感动,他都这么说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她选择平和地接受,回忆道,“我还和总监握了个手”。

公司给了李芳足月的工资,还多补偿了她半个月薪水。李芳觉得自己只工作了半年,能有这样的补偿,也知足了。对于这次公司的裁员动作,她认为公司本身存在诸多问题,效益好时就一直招人,效益不好时就立马裁人。

人生的小插曲过后,她称此后不会再次触碰这个行业,在互联网裁员潮加压的背景下,她对前路的选择有些迷茫。在事业空窗的这一个月中,她也在费心的做着职业规划,可一直还未收到面试通过的消息。“如今只能努力提升自己了,让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不被替代,也有随时离开的能力。”她自我安慰到。

“我只期待有一张温暖的床”

一位知乎用户,也叙述了自己的近况。她是园林专业18届的本科毕业生,在2017年的考研大战中,不幸落败,没能挤上独木桥。一年的奋斗惨遭滑铁卢,她害怕一毕业就失业。

5月,所幸她拿到了校招名额,是一家上市公司。“面试官饼画得很大,而且是去项目上工作,包吃包住,一无所知的我听得很是开心,瞬间从考研的失落和自己租房子不会做饭的绝望中被解救出来。”

离毕业还有5天时,HR突然让应届毕业生暂缓入职。她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随手查了公司的股票,发现一跌再跌。在最后一个月的在校时间里,HR通知的入职时间一拖再拖。最终,她忐忑地在七月入了职。“公司很大,口号很响亮,培训老师很专业。”不过,在培训期间,她已有所耳闻公司运转困难,只是当时还未领悟这意味着什么。

培训结束后,公司让他们先回家待着。在粮草不足的境况下,她只能每天焦急地等待。直至八月初,她终于盼来了项目。可整整两个多月,每个人都好像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项目一直动不了工,图纸一直在催着设计院,项目部人员和政府的合同一直签不下来,工地一开工村民就各种阻工......她不安的情绪愈发明显。

“墨菲定律”即时生效。10月中旬,公司发布消息,所有人员降薪降职,因未完成相应产值,缩编裁员,且社保断交,HR会倒排裁员名单。作为新人的她,理所当然被裁掉了。平复好心情后,她回了成都。

故事到这里,本该结束了,可她并未收到近4个月辛苦劳作的一分工钱。“培训时说公司最近困难,原来这就是直接体现。”没有工资,没有住处,她每天像推销员一样推送自己的简历,一天接连面试好几场。由于缺乏工作经验,她未能如意。校招还有大批应届毕业生蜂拥而至,社招全都要求工作经验,她觉得自己优势全无。

“社会就像一张巨大的网,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被撕裂般地无助和迷茫。一切好像要走上正轨了,一切又好似大梦初醒。我只期待有一张温暖的床,一碗可口的饭菜。”被裁后,她不知所措。

初出茅庐,便被折翼。走出象牙塔,在“社会”这所新学校中,第一个学期他们便被挂了科,成为第一批被裁的95后。寒风凛冽的2018已然过去,新学校的课程依然在继续。在2019的初春,愿这些暂时“被遗弃”的社会新生,下个学期取得好成绩和好运气。

(注:以上人名均为化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张潇予

铅笔道记者

我是本文作者张潇予,关注小程序、人工智能、教育及文娱领域。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18211130826。(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业、事由哦)

18211130826
最近文章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