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逃离“死亡税率”: 洗牌、转型、离场,95%早期投资将亡?

裹漩在钱荒寒冬中的私募基金,似乎正在经历致命一击。

文 | 铅笔道 记者 呦呦

“95%的早期投资没得玩了。”税收新政”风声一出,一位基金创始合伙人直接感慨。据媒体报道,创投基金今后将必须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标准征收累进税,最高税率为35%。

这个数字意味着,即便创投基金的年化收益率平均能达到30%,税负调整后,若要保证到手的收入不减少,年化收益率必须达到约36%。

创投圈有“争四保三(年化收益)”之说,年化能到30%已经是不错,再提升6%难度巨大,或者,这正是一线基金与二线基金的差距。

钱荒继续,寒冬再至。募资困难尚未解决,黎明曙光还未显现,创投机构就再次遇到了一个世纪难题:他们到底该交多少税?

“创投机构一有机会就吹嘘自己的成功案例,动辄就赚了几百倍,结果LP没信,税务局信了。”被称为昨日创投圈最佳段子背后,裹漩在钱荒寒冬中的私募基金,似乎正在经历致命一击。

更严重的是,基金过去历年的税收也需按新标准追缴。一些过去几年业绩较好、退出金额较大的基金,需要补缴的税收可达数亿元。

短时间内,“创投已死”“至暗时刻”“资本寒冬”……这些充满低落情绪的词语,开始遍布于朋友圈和微博等社交媒体。

如今,私募基金几乎已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某从业者表示,现在是新基金已很难产生,新的资金也难以进入,如果再不补缴税,增加税负的话,对整个行业无异于釜底抽薪。

创投机构的生死存亡,在未来国家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至关重要。在大多数机构投资人看来,税收政策的这种“纠正”,无疑会让本来已经陷入焦虑与彷徨的创投机构更加雪上加霜。在资本寒冬中,甚至有可能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涸泽而渔:创投基金税负涨七成有多可怕

近几日,朋友圈中陆续有私募基金从业者爆出,旗下基金接到税务部门通知,需要补交过去多年的所得税,数额高达数亿元,并称创投基金原来20%的优惠税率也将被取消,今后都将必须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标准征收累进税,最高税率达35%。甚至有从业者直言:替注册在上海的友商基金默哀,上海本土创投圈已死。

在创投圈内,被大范围传播的一条业务人士朋友圈信息。

在创投圈内,被大范围传播的某投资从业者的朋友圈信息。

相关的报道透露,原因是因为国税总局在检查中发现,一些地方政府出于发展地方经济、吸引外部投资的考虑,擅自规定投资类合伙企业的自然人合伙人按照“利息、股息、红利所得”或“财产转让所得”项目征收个人所得税,导致其税率适用于20%。

实际上,无风不起浪。昨日上午9:30,国家税务总局在官方网站进行2018年第三季度税收政策解读,就已经透露了这种信号。

在解读中,国家税务总局所得税司副司长叶霖儿曾提及,按照现行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为其纳税人,合伙企业转让股权所得,应按照“先分后税”原则,根据合伙企业的全部生产经营所得和合伙协议约定的分配比例确定合伙企业各合伙人的应纳税所得额,其自然人合伙人的分配所得,应按照“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项目缴纳个人所得税。

这样的说法,其实意味着官方对于有限合伙私募基金所得税税率的又一次明确。

在微信朋友圈中,对于这一税收变化的看法几乎一边倒。

“创投已死!”

“向非圈内好友通报一声,入行需谨慎。”

“VC们可以放假了,啥也别干,要不就买点债券。”

……

甚至有私募基金从业者预言,如果税收政策真的施行,整个私募股权基金行业都将面临毁灭式打击,“接下来暴雷的将不止是P2P了”。

“这么多年来,创投基金行业实际上一直在呼吁的是,希望减税的力度更大一些。”从事创投基金多年的李智(化名)表示,听到这样的消息,他和周围同行一样感到焦虑。

之所以认为创投行业应该被区别与个体工商企业对待,李智认为,创投行业非常独特,它与传统的经营性企业相比,成本结构和收益结构有很大不同,所以它的收益一直被定义为投资收益所得,至少在过去是一种比较合理性的行为。一直以来的优惠税率使得创投基金极大推动了科技创新产业的发展,形成了经济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创投机构的生死存在,在未来国家经济发展中至关重要。从当前国内外的经济形势看,过去所说的驱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消费和出口都已经堪忧。真正让中国在如今的环境下,未来能够走出一条路并健康发展的,毫无疑问是创新创业,可能打造中国不断发展的一个有一个发动机。”李智认为,对创投机构而言,在创新创业方面的作用不言而言。

在李智看来,相比房地产、能源等行业,创投行业既不暴力,也不垄断。如果因为政策环境因素,动摇了LP和GP的信心市场上,导致市场上资金数量减退,对于未来经济的发展是非常不容乐观的。

“这时,可能需要有一个更高的角度和视野,而不是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涸泽而渔。”李智认为。

皆为输家:创投机构无一幸免再次洗牌

“老板(LP)不发工资了,那边(税收机关)还要再收你已发工资的个人所得税。”对于GP的尴尬境况,某创投基金负责人王志贤(化名)如此比喻。在他看来,今年的创投市场本来就不乐观,再加上这样的事情,估计很多基金会吃不消。

王志贤表示,他的创投朋友中,大家讨论最多的问题是如何追缴的问题。争议的焦点是,怎么向已经退出的LP把钱要回来?

“因为LP是代扣税,已经给出去的钱想要回来就难了,所以GP们担心的是,如果这个损失追偿起来,最终都是基金去承担,到头来只能是吃哑巴亏。”

王志贤认为,基金的各项成本,加上合伙人企业性质的不能抵扣部分,又因为现在募资难、项目退出也难的大环境,这样的政策对很多基金而言是雪上加霜。

自己的创投基金刚刚成立不到两年,王志贤感到压力袭来。“这边没有进项,那边还要收钱,GP夹在中间肯定特别为难。虽然不能说破产吧,但基金怎么也倒腾不出这么多现金,来弥补这个窟窿。”

在他看来,从手续和盈利,创投基金其实属于一种比较简单的模式,盈利就是基金管理费加上carry。一支基金,从募集到退出,不管从股权特征变更,还是从资金的走向来说,都是比较透明的。募了多少钱,投了多少钱,管理费收了多少都是一目了然。

“与传统生产型企业或者投入研发成本的科技企业相比,从现金流来讲,基金比其他任何产业都透明,它很难通过合理避税等手段来降低成本。”王志贤无奈表示,不管项目是IPO了,还是并购了,扣除35%税收还有基金成本等,大头再分给LP,GP能够得到的收益少之又少,还不包括那些投资失败的项目所造成的损失。

他慨叹,“一半被并购了,一半死了,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10个项目,没准就活1个。这1个项目不但要扛其他9个项目的成本,还要再扣35%的税,还要大部分给LP,你说GP的日子能好过么?”

在他看来,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头部基金,还是中小型基金,都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无一不受损。

“对做IPO项目的创投基金来讲,项目回报每年是比较平均的,也有影响,但相对小一些。”王志贤认为,对于早期创投的公司来讲,投资主要集中在A轮以前,它们本身项目就具有比较大的不确定性,被并购的可能性也比较小。越早期压力越大。

有相同感受的还有上海另一家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张立明(化名),他做了一个估算,就算现在创投行业的年化收益率平均能达到30%,但这些都是税前收入。如果按照新的税收政策,想要保证收入不减少,投资的年化收益率至少要达到36%左右。

“就算是市场比较好的时候,创投基金的年化收益率要做到什么比例,难度也是非常大的。因为想要提高5%都是很难的,相当于要在短时间内让基金提高不止一个档次。”张立明认为,在税收政策变化下,中小基金募资会越来越难,挤压性会越来越大。但对头部基金来说,影响相对不大,“因为他们很多已经转向了母基金,或者市场化的政府引导基金,母基金这块对收益率的关心还是比较理性的,没有VC这么敏感。”

前路未知:创投行业何去何从

“对LP投资的积极性肯定是影响蛮大的。因为在基金募资时,对LP的自然人税收返还,确实是一个亮点。尤其是做早期投资来说,这是一个核心的要素。”张立明认为,对创投基金施行统一的高税收,会让当前基金募资难的境况进一步恶化,打击LP的出资意愿。

他解释,道理很简单,LP都会整体考虑到手的收益率,会更多地转向个人直接投资,而不是通过投资基金。因为按照现行税率,个人投资还是按照20%的税率征收个人所得。

此外,张立明表示,尤其是在上海和江浙地区,对私募基金实际上已经有很多优惠承诺的,对自然人的个人所得税返还,最高的可以达到60%~70%。

“但是对于税收政策而言,延续性确实是很难确认的,因为基金从成立到退出,有七年甚至七年以上的周期。对于基金公司而言,就会非常担忧。因为七年之前的税收政策和七年之后,谁都无法保证一贯性。”他表示,这次之所以业内感到如此诧异,是因为现在的变化距离优惠承诺的“始点”来说太短了,没有给人们充分接受的时间,且补缴等规定让所谓的优惠政策严重打了折扣,甚至对创投机构造成致命打击。

对于创投基金的税收政策调整,有机构投资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第一所得税考虑到创投的多重目的,而且又是新生事物,它很幼小,要扶持,应该适当降低所得税率。第二针对增值税,建议免征增值税。第三,合伙企业应该至少改变现在按单纳税的现状,即投资人已经收回本金了,再开始纳税,虽然还有点不公正,但是要考虑双方的承受能力。

对张立明而言,他认为不管政策如何调整,如今能够做的只能是等待。他认为,“只能理性而谨慎地去等待,因为一旦确认了要征收的话,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避免的。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随时了解政策,积极与主管部门和税务机关充分沟通。”

在如何向LP补缴税款的争议点上,王志贤则希望,如果政策一旦施行,虽然LP是代扣税,但还是希望通过协商的方式,让权力机关和税务机关去向LP追缴,而不是把负担转嫁给创投机构本身。

对于很多业内人士悲观的认为,如果对创投基金的新税收政策施行,会有一大批创投基金倒下的说法,王志贤表示不能认同。

“大洗牌是肯定的,也肯定会有一些业绩比较差,管理能力比较弱的机构离场,但肯定不会大批量的死掉,这样的说法太夸张了。”他认为,毕竟私募基金与创业公司不一样,VC公司的业务线很长,不管是做FA,或者转作债券,或者股转债、债转股,都是一条出路。所以,它和创业公司光是靠某项研发、某种产品不同,就盈利的手段而言,创投基今要灵活很多。

“上一轮洗牌已经洗得差不多了,所以这一轮,死不会死太多,但转型的会有很多。”在他看来,今年以来,因为募资难,很多VC已经开始转型了。

他解释,对于VC而言,毕竟很多项目还是在投后管理阶段,这个阶段还有很多机会。有些没有退出的项目,还是会有收益,还要继续管理。创投的历史还没有那么长,尤其是人民币基金,就算募资暂停了,投资也暂停了,但是还有投后管理。

一时间,恐慌从投资圈蔓延到创业圈,有的创业者甚至高喊:兄弟们,能赚钱的赶紧赚钱,能融资的赶紧融资。创投机构面临新一轮洗牌,项目方应该如何应对?

张立明认为,那些疯狂靠资本推动的项目而言,会越来越难了,更多的需要稳定可靠的现金流。对创业者而言,可能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创业项目。

在创投圈一片茫然一下,终于听到了政府的声音。有媒体向政府机关印证表示,国家税务总局目前并没有向各地税务部门下达明确的补交所得税通知或者要求。税务机关表示,按35%税率缴纳并非新政,而是一直以来的税务政策,只是之前国税和地税对政策各有裁量和执行力度的不同。媒体评论认为,虽然税务机关并未明说,但这样的回复表明对创投基金35%的交税口径已经确认。

最新的消息还显示,中国基金业协会也已经与国税总局进行了交流。中基协表态,“和行业一起努力,我们一直争取有利于行业发展的税收制度。”

然而,媒体上一些来自“知情人士”的声音则表示,创投基金税率调整一事可能存在变数。也有评论人士认为,政策有一定的执行期,而且各地政府会想别的办法,以其他形式补贴给企业,科技型企业尚且能享受过国家税收优惠,反而对直接影响市场创业环境的创投机构一刀切,不太现实。

/The End /

编辑   刺猬   校对   蒋政旭

优质项目"融资首发绿色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shoujiyezi5415,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xueting@pencilnews.cn。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小铅笔(微信号:qianbidao2018)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