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大疆、禾赛估值翻100倍 远瞻资本胡明烈的科技投资秘笈:对时间足够宽容

胡明烈希望能找到“内心充满成功欲望”的创业者。

远瞻资本创始人合伙人、董事长胡明烈先生

远瞻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胡明烈先生

 文 | 铅笔道记者 杨博宇

2012年投资大疆无人机,5年估值增长超过100倍;2014年投资禾赛科技,4年估值增长近百倍。专注于创新科技的远瞻资本,在7年时间里已捕获数头独角兽。

“科技投资急不得,得慢工出细活。”远瞻创始合伙人、董事长胡明烈如是说。远瞻每年接触近千个项目,真正出手的不过7个,2015年甚至1个未投。

对时间有足够的宽容,是胡明烈和他所投项目的共同理念。胡明烈表示,创新科技拥有较长的投资周期,这要求投资人对技术、市场和团队进行长期地考察。只有在技术和产品力两方面均过关的项目,才有可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目前,远瞻资本管理着两支人民币基金,以及一支美元基金,已经投资了大疆、禾赛科技、iHear 、海拍客等40余个项目,涉及智能硬件、企业服务、SaaS等领域,所投企业总市值超百亿美元。远瞻的一期基金现金回报率200%,LP收益年化151%。

 注:胡明烈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科技投资三要素:技术、市场和团队

“科技领域需要创新的地方太多了。”

胡明烈向铅笔道讲起刚刚回国时的情景:2011年,他放弃还未完成的光学博士学位,将目光转向了国内创新科技领域。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智能终端、VR/AR… …在他眼中,到处存在机会。

时隔12年回国,在国内资源尚浅,胡明烈没有选择创业,而是通过“没有门槛的”早期投资参与到这一领域。他联合同学李喆,取“高瞻远瞩”之意,一起创办了远瞻资本。

结合理工科学术经验,胡明烈将科技赛道分为三个层次:数学层、物理层和应用层。

数学层指为技术和产业发展提供数据和计算能力的支持,主要包括数据资源、芯片传感器研发等;物理层则面向不同领域,和特定场景结合的智能应用技术,比如禾赛科技等;而应用层,则是形成满足特定细分场景和特定需求的不同产品和方案,如大疆、ihear等。

而在这三个层次中,远瞻资本的投资案例主要集中在物理层和应用层。他将技术、市场、团队作为决策的三个关键因素。

胡明烈认为,在技术方面,不论项目是提升用户体验,还是创造颠覆性价值,最为显著的特征是技术必须是“难”的。“如果很多人都可以解决,那么并没有多少价值,只有你能去解决,那才有价值。”

由于自身是理工科(光学专业)背景出身,这让他更容易对创业项目做出一个判断——这项技术是否具有门槛。“不太容易被忽悠,我大概能知道这项技术在目前的科技条件下实现的难度”。

远瞻资本投资的直流电机转子角度传感器项目“钧嵌传感”,产品主要用在新能源汽车上,可以准确地测量出转子相对于线圈的精确角度,让电控在转子处在合适的位置上加电,节省新能源车的耗电量。

这项技术一直被日本公司垄断,中国公司的技术水平只能达到日企技术精度的三分之一,但是钧嵌传感却将精度提高了5倍。

当然,胡明烈也不是一味追求难度,“如果每个项目都是航空级别的,那成本太高”,创业公司和早期VC都不能继续做下去。

除了技术,市场是其考虑的第二关键因素。两个问题摆在投资人的面前:其一、这项技术是否真正解决了市场需求;其二、这项需求被解决的紧迫性是否强烈。

比如,在汽车领域,从设计生产再到销售,一般5年为一个周期,如果错过了,那就得等下一个5年。它的需求是有一个周期性的。而一项技术将产品性能从85分提升到95分,和将不及格提升到及格线之上,其紧迫性也不一样。

例如大疆推出的云台,用千元左右的解决方案替代了原本需要耗资数万美元的做法(需要租用直升机,配备专业航拍摄影师和摄像头)。这将本来属于高端奢侈体验的无人机带入了普通家庭,创造出了普遍性需求。

在团队方面,胡明烈希望能找到“内心充满成功欲望”的创业者。科技类创业回报周期很长,团队完成一个demo三个月,测试3个月,修改demo又得3个月。长时间的挫折和失败是对创始人欲望和耐性的考验,同时创始人还需要不断给身边的人信心,才能帮助团队挺过难关。

不过他很少投单独的创业者,往往以投资团队为主,特别是从某些知名团队中出来的创业者。

2014年,胡明烈投资禾赛科技时,一眼便看中其团队架构:创始团队三人,CEO负责团队搭建、资金引进和市场销售;首席科学家则负责公司的产品方案;首席工程师则负责将科学家的方案变为现实。“三人相互配合,各取所长,再利用自己的人脉,组建了一支来自各大名校的执行团队。相比于只有技术的科技公司,禾赛科技更容易摸准市场,脱颖而出。”胡判断。

从失败中寻找成功经验

大疆5年估值增长超过100倍,禾赛科技4年估值增长近100倍。“如何投出下一个大疆?”几乎是胡明烈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在他看来,这是困难的,因为“大疆的成功有很多偶然性”。

成功的项目各有命数,反倒是失败的案列让胡明烈总结出不少经验。

相比于少数被投资的项目,数以百计“错过”的项目并没有直接被丢掉,胡明烈将那些没有被投资的公司建立相应的项目库(一年近千个),每隔3个月,便会重新梳理进行复盘:分析当时没有投资的原因,观察项目现阶段是否按照远瞻资本当时预测的情况发展。

循环往复的复盘总结,他发现在创新科技领域,技术往往不是决定企业成败的关键,产品力不够,才是最容易导致失败的原因。

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大多是来自大公司、或者科研单位的技术大咖,在行业资源方面有很多的积累,对技术痛点也十分熟悉,然而市场和销售往往是他们的软肋。

在2B的业务中,客户的需求是模糊的。“这就好比,客户告诉你他想吃饭,但是实际上他想要的是一碗面。”这要求创业者比客户更懂行业,仅仅通过加大技术开发力度,远远不够,否则产品根本卖不出去;或者很难再有回头客,市场也难以扩大。

此外,涉及到国外科技类项目,胡明烈尤其注重对方的供应链能力。不同于国内拥有较为完整的供应链服务,国外项目经常在此栽跟头:比如产品设计过于精密,生产条件达不到,产品也不能落地。远瞻在美国投资的Onewheel项目,主打产品为一款自平衡电动滑板,前期由于产品设计和供应链问题,从产品设计到量产耗费了近三年时间。

因此,投后团队会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市场和供应链端帮助团队完善产品力。胡明烈帮助对接国内生产厂商,通过压缩供应链和采购环节的方式,将原来2~3年从demo到量产的流程缩短至8~10个月。

慢工出细活

远瞻资本在七年时间里投资了44个项目,平均每年6~7个,甚至在2015年,远瞻资本一个项目都未出手,这个速度放眼整个投资圈都算“慢”的。

不同于以模式创新为主的互联网项目,时间窗口较短,会在短时间内被竞争对手复制。科技项目具有较长的时间壁垒。

胡明烈介绍,2017年远瞻资本投资了钧嵌传感。这家公司旗下产品主要用在新能源汽车上,每年可为新能源汽车用户省下几百元电费。但在前期项目需要在汽车工厂进行性能测试,为期两个月,达标之后才能进入采购环节,之后进入量产、装配环节。

如果出现同类型的产品供应商参与竞争,它必须用更多的资金和时间来做完所有的流程,仅测试费就得投入1000万元,跑完整个测试流程起码得要6-8个月时间。

但是项目发展周期较长,并不代表资本也有足够的耐心,特别是在募资趋于紧张的投资环境下,回报率也是投资人不得不面临的压力。

不过过往的成绩单中大疆、禾赛科技等独角兽,让胡明烈在募资和回报率方面轻松许多。胡明烈透露,远瞻资本一期基金LP收益年化151%。胡明烈补充,“不算上大疆,远瞻也比市面上99%的基金拥有更好的回报率”。

同时,远瞻资本一期基金主要来自身边的朋友和亲戚。第二期基金包含了个人、FOF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第三期基金规模更加扩大,将主要以政府引导基金、专业FOF母基金为主。基金周期为8-10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考察项目,早一年晚一年不是特别重要。”胡明烈称。

恰恰是很多赶风口和看热度的项目死了。胡明烈认为,部分风口都是人为创造的,并非真正的需求风口。像远瞻资本这样的基金,无法砸出一个风口。在智能领域需要的资金量都非常大,“在风口上,我们恐怕难以存活”。

创业公司也只有在产品突破或者价值提升之后,再去融资追求一个恰当的估值,才是合理的。一上来获得很高的估值,但实际上企业价值没有提升,“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便很容易死掉。

“慢工出细活”的秉性也反映在远瞻资本的决策上。胡明烈介绍,他们不会在极短时间内给创业者签TS,反而需要从技术开发,产品设计再到客户的反应等长期的考察和沟通。

在科技领域,一个技术从理论时期走到实验室的过程大概需要15年左右,而摸清较长的工业化流程,并在行业内掌握一定资源又需要几年时间。

对时间有足够的宽容,是胡明烈和他所投项目的共同理念。“我们必须花费很长时间才能说服自己,花很长时间去决策”。这样的时间一般持续几个月甚至1年有余。

这就好比棒球运动,击球快速的反应源自本能,但本能的背后是长期的经验积累和修炼。选手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击球前专注观察投手的动作并预判球的轨迹,谋定而后动,才能挥出致命一击。

/The End/

编辑   薛  婷     校对  付文学

【铅笔道投资人专访】,是铅笔道发起的一档采访一线投资机构合伙人的栏目,通过与一线大咖的深度交流,将他们最新的关注方向、投资策略、行业见解传达给创业者。

如果您符合以下条件:1、国内排名前100名的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或者管理合伙人(每个机构限一人,合伙人级别以上);2、有3~5个代表性的投资案例;3、在某一领域有多年研究和见解。来联系我吧,邮箱(xueting@pencilnews.cn)、微信(shoujiyezi5415)。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杨博宇

铅笔道记者

我是本文作者杨博宇,关注社交网络、本地生活。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yang15623233090。(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哦)

yang15623233090
最近文章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