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分享

有家MCN公司融了6000万 工业化捧美妆红人造爆款 视频月播放量8亿

快美妆 2014年 BP 可联系
中国时尚领域第一MCN垂直MCN+时尚内容IP+快美妆APP = 快...
电商/文化娱乐
融资进度
B轮
融资额度
6000万人民币
融资时间
2017年6月
投资方
华映资本、前海母基金
创始人
陆昊,原华娱卫视高管
>
快美妆 2014年 BP 可联系
中国时尚领域第一MCN垂直MCN...
电商/文化娱乐
融资进度
B轮
融资额度
6000万人民币
融资时间
2017年6月
投资方
华映资本、前海母基金
创始人
陆昊,原华娱卫视高管
>

如今,对于创办快美妆过的那些“苦日子”,陆昊已是云淡风轻。

文| 铅笔道 记者 赵芳馨

导语

前两年的冬至,好巧不巧正是快美妆启动融资的时候。从深圳到北京,陆昊硬生生地从小白“飞”成了航空公司的金钻用户。

创业,就如同冬至这天在大街上寻找一个吃饺子的地方,没那么容易。他只能一路走,一路摸索,一路试错。

所幸,方向没错。从美妆PGC内容制作到如今的红人UGC,快美妆逐渐开展了MCN业务,并在两年多的探索中建立四步工业化体系,涵盖筛选红人、爆款内容制作、红人生命周期管理、流量变现等流程。

目前,快美妆已签约200多位美妆红人,重点运营近30人,红人们的总粉丝数为5000多万,她们的美妆视频平均每月有8个亿的播放量。平台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和电商,今年3月已实现月度盈利。

未来,快美妆将进军时尚领域。“我们清晰地知道什么是错的,所以才了解今天的模式是对的。”

: 陆昊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试错,再试错

模特端坐在镜头前,旁边的化妆师为她画上眼影、腮红、口红,素白的一张脸渐渐如同魔术般变得亮丽而精致。

专业的化妆教学与用心制作的视频,却换来用户反响寥寥。但这是陆昊与团队慎重考虑过选定的创业方向——他们想成立一家内容制作公司,美妆是首选的垂直领域。从短视频的角度来看,美妆视频的内容易生产、展现效果更好,也是一个很好的变现渠道。

陆昊很快察觉问题出在哪里:“一是缺乏与用户的互动,二是有距离感”。此外2015年年初,短视频不温不火,“大环境不行”。

船小好掉头,团队一边继续制作视频内容,一边于年底开发快美妆App。然而自此开始,快美妆就开始了“试错、不断试错”的过程。

美妆视频App更是“伪命题”。在陆昊试图打造一个输出美妆教学内容的流量型App,单一用户的获客成本已水涨船高,让他无力招架。“iOS用户要十几元钱,安卓也要两三元,平均算下来一位用户5~10元的成本,但真正留存下来的只有10%。”

陆昊介绍,快美妆App已不是公司业务重点,而变成内容的自有渠道。

不过,决定快美妆未来发展方向的机会也在此时显现。红人电商崛起,那些在社交网络上已经聚集了大批人气的姑娘们,比如张大奕、雪梨又在服装等领域玩得风生水起。

陆昊注意到,红人电商只是流量变现,并没有创造新的UGC红人。而后者却在国外的YouTube、Facebook上被验证是最好的产生下一代红人的模式。

欠缺就意味着市场,快美妆又擅长内容制作,陆昊当即转型做红人UGC内容。

初试MCN

试错并未停止,“该犯的错误都犯了”。经过9个月的摸索,陆昊终于与团队确定了UGC内容的主角——有生产美妆内容能力的、被粉丝喜欢的红人,快美妆则帮助他们放大自己的长处,实现从1到100,再到1000的跨越。

“这是最好的市场机会。”陆昊再一次作出判断。后来的数据显示,红人UGC内容的吸粉效率是PGC的5~10倍,用户的跟随欲望也比较强。

之后,快美妆开始四处搜罗美妆红人。在美拍平台上,团队发掘了日后第一位被验证成功的红人扇子。

来自台湾的扇子已是YouTube红人,美拍也有十几万粉丝。她的视频更多为“YouTube风格”:长度适中、画面精良,展示了较高的时尚度与美妆技能,但互动性相对较弱。

去年年中,快美妆签下扇子。参考微博与美拍的传播特性,团队帮助扇子将美妆视频进行了调整,比如根据扇子的风格与样貌,制作蕾哈娜仿妆视频,“放大她的优点,同时更适应平台用户的喜好”。

一个多月的摸索后,扇子正式“出道”。与此同时,快美妆开始大力推广扇子,运营资源上也会向其倾斜。

参加“超级红人节”的扇子

下半年,快美妆也迎来了内容分发的春天。从优酷、微博到秒拍,各平台都在寻找能批量生产短视频的战略合作。

收割了一个个平台,加上自有App,快美妆的MCN模式初现雏形。

MCN模式源于国外成熟的网红经济运作。此时,这一概念进入国内后,创业者们一拥而入,但如何发展,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陆昊也是那个站在“石头”上的人。身处深圳,周围并没有多少可借鉴的MCN优秀案例,但经过近两年的探索,他和团队还是逐渐摸到了这条河里亮闪闪的“宝石”。

MCN工业化四部曲

在国内的土壤中生根发芽,MCN已进入工业化运作阶段,陆昊把这一过程切分为四个环节。首先,签约和孵化红人时,快美妆要有一套完整地体系做判断。

用哲学的话说,红人们要讲究手眼心平衡。“手”指的事内容生产能力、美妆技巧等;“眼”代表红人的审美、对时尚的敏感度;“心”即心态,代表抗压能力和对待粉丝的态度。在运营红人的过程中,快美妆逐步确立了十几条筛选标准。

内容生产也要工业化,靠的是模版与人设。“现在想红的姑娘们太多了,有能力又优秀的姑娘们也太多了,没有特别的人设,怎么从这个激烈的市场杀出来?”快美妆团队会帮助红人分拆选题,策划内容转型,指导拍摄、后期等,同时根据其自身特点形成人设,尤其是主推的红人们,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风格。

而制作内容的同时,运营也要与其紧紧地绑在一起。在陆昊看来,快美妆于MCN领域最大的突破在于,利用内容与运营不可拆分的数据筛选机制,团队能在很短时间内看出一条内容能不能火。

这些操作都是为了用最低的成本、在最短时间内高效生产爆款内容。“好的内容不会被埋没,差一些的内容也不会浪费。”

经过前三步的积累,每一位美妆红人的发展历程、生命周期管理也就有迹可循:什么时候该做内容,什么时候应该内容转型,什么时候商业化,商业化选择先接广告还是电商。

工业化四部曲在红人们的身上经过试错、迭代与验证。陆昊发现,红人UGC的吸粉效率是PGC的5~10倍,同时用户的跟随欲望更高。

至此,两年多的“试错”之路算是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快美妆已签约200多位美妆红人,重点运营近30人,红人们的总粉丝数为5000多万,她们的美妆视频平均每月有8个亿的播放量。平台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和电商,今年3月已实现月度盈利。

本轮融资之后,陆昊又要踏上新的征程。6月,快美妆完成6000万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华映资本与前海母基金。接下来,快美妆将签约更多账号,帮助红人们孵化其自有品牌,同时把MCN的工业化运作体系复制到更广泛的时尚领域。

/The End/

编辑   薛  婷     校对  朱明驰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赵芳馨

铅笔道记者

我是本文作者赵芳馨,关注农业的温柔一刀,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fangxin558686。(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哦)

fangxin558686
最近文章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下载铅笔道APP
关闭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