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不说谎的创投媒体,专注于原创真实报道,不卖广告、不卖软文、不卖培训、不做FA,报道对象主要为B轮融资前的早期创业者。

唱衰非虚构写作?他打通影视改编又拿了1200万投资 股东为影视公司宸铭传媒

磊表示,真实故事计划”变现渠道依然多样和畅通。

真实故事计划创始人雷磊

文| 铅笔道 记者 刺猬

导语

昨日,被誉为"特稿梦之队"的ONE实验室”传出团队解散,唱衰“非虚构特稿”的声音此起彼伏。但相关行业创业者及投资人透露,随着网剧《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的走红,影视市场对于现实主义题材故事的渴求并没有下降,几乎每周都有导演或者编剧上门,寻求《真实故事计划》的改编授权。

今日,“真实故事计划”即宣布完成12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影视公司宸铭传媒。“真实故事计划”成立于2016年4月,微信平台7月11日上线,故事来源包括约稿、投稿、记者采编等。平台向作者支付稿费,并拿到独家版权代理,后端与出版社、影视公司等建立联系,交易版权或联合开发。

雷磊表示,“真实故事计划”变现渠道依然多样和畅通,目前平台已授权出去的故事里已经有3个项目正在筹备中,两个是院线电影项目,一个是纪录片项目,新一轮融资用于构建自己的小型影视团队,在编剧上进行更多的尝试。

此前,铅笔道曾对雷磊做过专访,以下为报道全文。

融资300万 他每天分享一个真实故事 1月聚2.5万读者 版权对接影视资源

导语

“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大象,那里就会出现一只大象,但我们不会去问这个大象是不是真的。”

一年前,媒体人雷磊对一些创业者、创业现象冷眼旁观。

他还在微博上调侃过付牛堂张天一,“北大硕士卖的粉,不一定比常德街头的老张卖的粉更好吃。”一年后,他站在真格的办公室门口,心生感慨,“不久前,张天一也曾站在这里吧”。他调侃道:“很悲催地没拿到真格的融资。”

今年4月,这个“超不情愿”的创业者,为了融资,前后见了40多家投资机构,最终拿到了300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高樟资本和平安创投。

他的项目名为真实故事计划,以微信公众号为主,每天推送一篇真实故事,Slogan是“每天一个从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故事来源包括约稿、投稿、记者采编等。平台向作者支付稿费,并拿到独家版权代理,后端与出版社、影视公司等建立联系,交易版权或联合开发。

团队建立了约500人的作者库,包括媒体人、青年作家和各行各业会写故事的人。

7月11日上线至今,平台已推送18个故事,平均阅读量一万多。后台读者2.5万,约有三四篇故事正在与影视公司洽谈合作。

雷磊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热爱写作的人继续写下去。

注: 雷磊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会拍片的特稿记者

猛然间回头,以往踏过的路,在不经意间连成一道线。这条线将前媒体人雷磊引向了一条“不情愿”的创业路。

现在,他的创业项目是一个故事平台,每天分享一个别人的故事,下面是雷磊自己的故事。

时间拉回到2010年。他坐在宾馆的床上,望着电脑屏幕,呆了一整晚。

几天前,他跑来云南,调查一个铬渣污染事故。这个地方有个化工厂,旁边出现了很多癌症患者。当时,他前前后后采访了近30号人,有工厂的工人,当地的农民,官方的领导等。

然而,繁多的采访素材堆在一起,如何将其还原为一个事件,他捉了难,着急地要抓破头。娃娃脸的雷磊笑着回忆,这是五年前,他与非虚构写作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时他就职于《南方周末》(简称南周)。

在南周待了三年半,随着2014年的离职潮,4月,雷磊也离开了。用他的话说,当时做特稿记者,是在全国跑,了解中国人;他希望能在全世界跑,去了解其它未知的地方。

另一层原因,他对影视充满好奇。

优酷的纪实旅行栏目《侣行》,满足了他的期望。该栏目讲述一对北京夫妻环游世界、环球探险的故事。作为策划与制片,雷磊也要跟着全世界跑。“大致知道了一个故事怎样写才适合影视化。以前写的时候,不会考虑它呈现画面的效果。”

整个剧组在亚马逊原始森林待了近一个月。拍摄间隙,不相信依帕内玛湖黑色的河水里真的有鳄鱼和食人鱼,雷磊带着好奇跳了进去,游了20多分钟上船后,水面浮起一头鳄鱼。“就在我跳下的地方,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但是,新奇感逐渐被劳累驱散。因为节目是周播,雷磊感觉每天都在赶进度,不得喘息。

从亚马逊归来,他背着背包走进办公室时,几个女同事看到就哭了。由于暴晒,雷磊黑了几个色度,身上满是蚊虫叮咬的伤痕。“白白胖胖地出去,回来后整个人拖相了。”

“10个月没休息,太累了。”他感慨道,“可能做媒体人散漫惯了,不太适应大公司层层的制度,感觉挺消磨人的”。

2015年年初,雷磊离开优酷,加入《GQ》。

逃离的媒体人

回归老本行,他发现原本身边那些能写的人纷纷离开了媒体。很多人去了创业公司、公关公司,还有的在创业,或者去投资机构做投后服务。“那时候大家已经有非常浓厚的悲观情绪,觉得写字本身是不赚钱的。”

他感到惋惜,“我觉得他们很多人在文字上很有天赋,却不再写了”。

雷不禁怀念起传媒的黄金年代。“原来大家在《南方周末》、《人物》或者《中青冰点》,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写一些东西,待得还算舒服。但是,现在几乎没这种机会了。”

但还是有坚持的人在。雷磊说起《GQ》的报道总监曾鸣,一脸敬佩。“他是我们南周那一批爱好写作的人里,绝无仅有还在一线写报道的。”

机缘巧合,他接触到一家故事平台。“对于还热爱写作的人,这种平台是一种机会。”

彼时,类似平台不在少数,如网易的“人间theLivings”、界面的“正午故事”、“地平线NONFICTION”、“中国三明治”等。

他决定去尝试一下,于是加入了全民故事计划,担任CEO。自去年10月筹备,全民故事计划微信号于今年1月初上线。“感觉没做什么,就做起来了。”推送了20多篇故事时,阅读量基本稳定在15000左右。

内容来源多为身边的朋友,如青年作家、记者等。“当时是以投稿为主,我们后期编辑。”

前期做得风生水起,第二个月粉丝涨至6万。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内部管理层股权原因,雷磊于4月份退出了项目。

心有不甘。“反正这么多人在做故事平台,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做呢?”他腼腆地低着头,“也算争一口气”。新项目起名为真实故事计划,他忙碌地筹备起来。

未上线融资300万

反思上一个项目,他觉得思路要调整。“依靠媒体人群体,故事不够多元化。”此外,大部分媒体人还是按照写新闻的方式在写故事,“更像报道”。

他瞄上了一些职业。“医生、警察、教师、律师或者是公务员,这些是处于信息交汇点的职业,非常容易出故事。”

目标锁定,然后团队分门别类在网上找寻。比如主动联系一些垂直职业类的公众号,在知乎上找写故事较好的人,作者互推等。

广撒网,再甄别。“把觉得写得不错的人拉到写作者爱好群,先跟他们聊,然后布置一些主题,收上来后看没有没可挖的故事点。”第一个月,群里拉来了近200人。团队五六个人天天待在咖啡馆里在线找人。期间,之前全民故事计划的伙伴不断加入,团队增至9人。

◆ 团队的小伙伴均是媒体人出身,至今,他们还没拍一张正式的集体照。

他一半的精力花在融资上。一天要见四五波人,共聊了四五十家投资机构。

五月中旬,当代MOMA的一处酒店内,他第一次见到了高樟资本的范卫锋,“是个光头”。“范老师原来也是媒体人,两个人聊起来情感上很接近。”

“现在一批媒体人不知道怎么办,我们签一部分媒体人,找一部分各个行业的人,大家一起写,先把号做大。”

听完雷的一番话,范卫锋说道:“商业上你要考虑如何把内容本身变得有价值。比如图书的输出,包装作者、包装一本畅销书;再者要注重版权的挖掘,下游和影视制片人建立起联系,甚至可以自己开发好故事。”

沿此思路,雷磊写了900字的商业化思考。几天后,范带他见了高樟资本的LP,“LP决定投他就投嘛”。

15分钟,雷磊说了两点。

第一、故事的阅读价值。“故事是真实的,它是一件真实发生过的事儿,主人公可能就工作在北京。这在阅读上是加分的,未来我们可能做成电子读物。”

第二、故事内容也能产生价值。“好莱坞的基本有三个来源,小说改编、漫画改编、第三类就是真实故事改编,约占超过20%的份额。国内逐渐也在关注这一块,比如媒体人杜强的《太平洋大逃杀》,版权卖了100多万。”他补充说,“挖掘真实的材料,这事编剧做不了,只有媒体人能做。”

观点得到LP的认同。6月初,真实故事计划完成了300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方除高樟资本外,还有平安创投。

那些故事

雷磊并没有松一口气。他要挑选出足够精彩的故事,在上线后打头阵。

第一篇文章的作者王栋梁,是在一个QQ群里联系到的。他是四川地区的一个媒体人,得知真实故事计划,想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最终成文《临终者联盟里的布道人》。故事发生在医院里,主人公叫李木,他建了个QQ群,里面均是将被临终关怀的病友。李木活着的时候,在群里,在病房里,每天要拿着本《圣经》为病友布道,得到的是冷眼、嘲笑。他死后,把房子卖了买了红旗轿车,供病友们使用......QQ群里的人慢慢都去世了,依然延续着布道的传统。

“故事不长,4000字,喜剧中透着悲凉,是一个人面对生命要结束时,很奇特的一种状态。”

作者提交后,编辑团队改了三版,编辑改一版,编辑部负责人改一版,最后一版由雷磊过。“我们补充了一些细节、背景等,让故事更丰满。我把里面很多成语都删了,改成了平实的叙述,读者阅读的时候,希望是一种更简单的表达,中间不能被卡住。”

◆ 真实故事计划的吉祥图案是一片叶子。

在储备的30多篇文章中,这篇笑中带泪的小故事,被雷磊放在7月11日首发,“我打90分”。零读者的情况下,第二天中午阅读量破万,带来了约2000位读者关注。“过四千就超我预期了。”

推送后,故事引来了三四家影视公司的关注。“我们向作者支付可观的稿费,要求独家代理内容版权,谈成后双方分成。”

至今,真实故事计划保持日更,已推送22个故事,平均阅读量一万多,其中追忆童年的故事《水浒卡骗了我们二十年》阅读量10万+,约有三四篇故事正在与影视公司洽谈合作。

内容来源上,雷磊打算增加采写的比重。“故事经历者口述,我们去采访再编写。”比如黑色幽默的故事《那什么证明你是个好人》。主人公是位做过保安的大叔,记者和他吃了两餐饭,拟出故事,后又经两遍修改成稿。

此前,约稿时间不可控,一篇稿子约了半年还不见影的事儿也有。投稿的话,可能50篇里只能挑出一篇能用的,后期沟通、编辑的过程也很繁琐。“采编能保证故事在七八十分左右水平,约稿、投稿就参差不齐了。”

70分的故事,是雷磊能接受的底线,他希望之后每周能出一篇90分的故事。“70~80分成为常态。”

至今,他在写作群里汇集了约500位创作者,还签约了前《人物》记者王天挺,其著有《北京零点后》。

接下来,雷磊计划推出内容合伙人的概念。“我们签约的作家,每个人都占股,跟公司一起成长。我希望这些人能以作家之名,通过平台有变现的渠道,能活得很好。”他笑了笑,“继续写下去,别去做公关了”。

再远一点,他打算孵化由真实故事改编的网剧。“国内的网剧,都是类型化的,比如僵尸片、玄幻片、穿越剧等,均跟污、色情相关。而在国外,讲述世俗人情的深夜剧是很受欢迎的。大家可能担心没有票房、不够噱头,很少有人做。”

雷磊坦言,其实我是一个超悲观的人,什么事儿竭尽全力去做,但不一定认为会成功,我也不觉得自己创业一定能成功。“这个话,不能跟投资人说。”他笑道。

/The End/

编辑   王  方  校对   付文学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本文记者

薛婷

码字女工

—— 关注领域 ——

人工智能 消费升级

咱们加微信聊聊:shoujiyezi5415

创始人
close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