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不说谎的创投媒体,专注于原创真实报道,不卖广告、不卖软文、不卖培训、不做FA,报道对象主要为B轮融资前的早期创业者。

融资2000万 他用打赏为1千商户服务员排名评级 建立职级外晋升通道

项目名 众赏
创始人 弓晨,连续创业者
融资进度 Pre-A
融资额度 2000万元
融资时间 2016-12
投资方 弘毅资本
业务模式 线下打赏服务

◆ 享受一顿饕餮盛宴后,你会自愿打赏服务员么?

文| 铅笔道 记者 王琳

导语

弓晨的办公室内有一个赏牌墙,上面挂着众赏服务过的1000多个商户:西贝、黄记煌、很久以前、云海肴……这已覆盖全国较为知名的餐饮商户。

业绩不错,但弓晨并未放松警惕,他一直在寻求新的业务模式。去年,行业里做线下打赏的第三方机构还有很多,如赏呗、易点点、鲜老虎,到了今年大多都已偃旗息鼓。 弓晨认为其主要原因是仅靠为餐饮服务人员制作专属二维码,顾客可扫码打赏或评价服务质量这一点,难以为继。

众赏在此基础上引入内部打赏机制,并为雇员开辟除职级以外的晋升通道。简而言之,平台依靠内外部打赏总额、频次、评价等因素对员工排名,将服务员分为L1、L2等九个等级,排位靠前的雇员可以收费传授经验。

看着竞争对手倒下,弓晨的心里似有一团火,他期待靠着新模式打出一番天地。但前路几何,无人得知。

注:弓晨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做打赏平台

去年3月,北京798艺术区的夜晚,激情与热血撞出灵感,有心人将想法写进现实。

宋吉和弓晨,两个餐饮业的老油条聚在这里,他俩的年龄加起来超过80岁,前者是很久以前(餐饮品牌名)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后者曾为其做过“约撸”的小程序,让用户在线约会撸串。程序两周内上线,已有数十万用户。

老友相聚,聊感情之外谈得更多的是事业。宋沉思片刻,“我有这么个点子,你愿不愿意试?”他想让弓帮忙做一个打赏的系统。此前,他曾花2个月短暂尝试微信点对点打赏,但此法统计不方便,无法得知员工表现。

弓马上在心里算了一笔账。项目轻启动,不用和财务、运营挂钩,企业决策成本低,可随时启动也可随时叫停。但打法只有一个:快速占领市场。

宋吉有着商人普遍的精明。他表示项目同时给了另一个名为赏呗的公司做。对方已于三周前开始筹备。赏呗主创团队在厦门,是一批大学生创业者。为公平起见,宋分给双方各20家很久以前(烤串店)的店铺。

彼时弓晨和施琦正在做海底捞内部孵化的项目——餐饮信息系统与娱乐营销系统。但大企业内部审批流程复杂,对于互联网需要较大成本培养用户,他们无法理解,不愿意注入过多精力。而外界投资机构也不愿意介入传统企业内部孵化的项目。弓晨和施琦商量了一下,弓晨决定离开海底捞,独立融资来做打赏这个项目。

他迅速招募了3个程序员,向朋友借了一间办公室,拿了几个折叠椅,几个小伙子开始写程序。同时,弓晨用一周时间找来了3个BD人员。由于没有办公场地,他们只能在天通苑附近的一间咖啡厅忙碌。

餐饮老兵岂能输给大学生?许是顽固,或是傲气,三周后,众赏上线。团队为餐饮服务人员定制二维码,服务员佩戴胸前,顾客扫码打赏,对服务人员评价。为不打扰顾客用餐体验,他们把打赏分为两个时段:菜品上齐和用餐结束。

接下来,就是如何快速占领市场。弓晨想借力得先找到有力的人。

签下500家商户

5月的北京已是燥热。宋吉举办了一次宣讲会,主要介绍打赏功能,台下坐着诸多餐饮大拿,其中就有西贝的老板。

会议结束,来者三五成团讨论着这个不算新兴的事物。宋吉将西贝老板拉入办公室。对方表示光有外部打赏还不够,自己愿意出钱去做内部打赏,以此提高员工积极性,改善门店服务水平。

除了宋吉带来的资源,弓晨还借力众赏的天使轮投资方之一——黄记煌创始人。弓罗列了一份名单,上面有30多个目标企业,他把名单递给了黄记煌老板。从中,弓晨获得多个较大型餐饮老板的名单,如外婆家吴国平、将太无二刑力、眉州东坡郭晓冬等。“跟员工谈没有用,要直入领导层。”

人脉是资源,但不能总用。大多数情况下,弓晨率先上阵去谈商户。也是在5月,弓晨北上拿下了哈尔滨的辣桩。他和团队针对辣桩的员工及其管理层进行培训,包括话术培训、流程培训、相关礼仪等。

◆ 管理者后台界面和商家后台界面

此外,弓晨还会参加行业展会。他称这是空军轰炸,根本不知道炸出谁。对于商户的选择,他们只谈正餐行业,因为正餐对服务有要求,快餐追求速度。

此时,产品的功能也在不断优化。众赏将功能分为先评价后打赏、先打赏后评价、只打赏、只评价等5种方式。弓坦言,打赏价格根据餐厅规格略有差异,价格从1.88~50元不等。

8月,一则新闻引起波动。该新闻称南京大排档某服务员向顾客索要赏金,一石激起千层浪,吐槽声蜂拥而至。消息显然对团队不利,弓晨的心里也有点儿怯。而后,行业协会发表声明:打赏是消费升级的方式,支持互联网创新。看到声明,弓晨长舒一口气。

为此,众赏指定了新的游戏规则。顾客打赏服务员的钱会被系统冻结12小时才能提现,期间顾客可以反悔退回。若服务员向顾客索要赏金,计入黑名单,不能再接受打赏。

同时,应西贝需求,众赏推出内部打赏机制。企业拿出一笔钱,存到平台,并下发到管理层。店长日常管理或高层巡店时可选择目标性打赏。具体而言,若企业这个月想提高清台速度,管理层可对清台速度快的服务员打赏,以此改进餐厅服务水平,给出即时激励。

截至去年年底,众赏已经覆盖2000多家门店,500多商户。弓晨明白仅靠打赏注定走不了多远,得寻找新的业务模式。而此时,他已受资金钳制:账上仅有20万元。

融资2000万元

12月,大风、蓝天、雾霾像是提前签订了协议,交替出现在北京上空。肃杀的资本环境让弓晨的求援之路跌跌撞撞。

他和核心团队达成共识:3个月不要工资,只给员工发工资。随后,他们提前支付了2个月房租,期盼资本的好消息。支撑他们的还有商户不停发来的需求建议。

期间,他曾找过投资经理,但对方并不感冒。原来,一些投资人有自己的喜好,他们偏向2C的买卖。还有些投资人看不懂项目的意义。

为尽快获得融资,主创人员兵分几路对接资方。施琦(众赏合伙人)和弘毅资本餐饮行业总经理王小龙、弘毅资本赵令欢的接洽为团队带来转机。

◆ 众赏办公区内有一个赏牌墙,上面贴着其曾今服务过的部分商户。

对方一直布局餐饮行业,曾收购英国著名餐饮企业PizzaExpress,注资和合谷、西少爷、遇见小面等本土品牌。约谈当天,施琦出差归来便直弘毅资本内部高管讨论会饭局,与赵令欢、王小龙沟通。席间,施琦表示团队现在已经设立了内部、外部打赏机制,他们想由此切入员工管理领域。

赵令欢没有看BP,就想看看市场究竟有多大。他给了施琦三个选项,每个选项股份占比不一样。

施琦拿不定主意,给弓晨拨了一通电话。那是凌晨一点,上海的夜开始变得寂静,弓晨的大脑却在高速运转:要快速长大,就会失去太多话语权;倘若没有足够的资金,团队也撑不了多久。

考虑了20分钟后,弓晨选择了折中方案:用部分股权换来2000万元资金。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众赏获得了由弘毅资本注入的2000万元Pre-A轮融资。

方案得到了资本的初步认可,弓晨随即琢磨着如何切入员工管理。他想到了东京羽田机场的华裔老太太。她以匠人精神打造全球最干净的机场,有很多相关从业者向其询问方法。而在国内,大部分企业员工只存在职级晋升通道,只能按照领班、店长的路子走。众赏想打造出一条新路。

随后,众赏推出新功能。平台依靠内外部打赏总额、频次、评价等因素对员工排名,将服务员分为L1、L2等九个等级。此外,排位靠前的雇员可以收费传授经验,并可照顾更多顾客,拿到更高底薪。

除去餐饮行业,弓晨还涉及美容美发行业。目前,众赏平台已有1000多家商户,3000多家门店。据悉,28%以上的服务员曾得到二次打赏,13%得到三次打赏。而在广东收入最多的服务员月入1万多元。

The End/

编辑   付文学    校对   褚琳冰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id:pencil-news)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本文记者

王琳

我是铅笔道记者王琳,一枚关注人工智能、医疗健康的犯二少女,相关行业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673528678。(加好友请备注公司、职位、事由哦)

—— 关注领域 ——

人工智能 医疗健康

咱们加微信聊聊:673528678

弓晨
众赏 创始人
close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弓晨
众赏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