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不说谎的创投媒体,专注于原创真实报道,不卖广告、不卖软文、不卖培训、不做FA,报道对象主要为B轮融资前的早期创业者。

首发 | 骨灰级老顽童玩上儿童桌游 6岁以上娃娃娱乐中益智 获投30万

闫立波玩过大富翁、阿瓦隆、唐人街、车票之旅等上千种桌游。

◆ 玩童创始人是个骨灰级桌游玩家。

文| 铅笔道 记者 邱晓雅

导语

闫立波是一个骨灰级桌游玩家,玩过大富翁、阿瓦隆、唐人街、车票之旅等上千种桌游。他喜欢这种面对面沟通的乐趣,而不是面对网游里虚拟的人物。

而桌游也是一个能让一家三口坐下来一起玩的活动,爸爸不用为了某个游戏与孩子争得“头破血流”,也可以多花时间陪陪孩子。

今年1月,他创立玩童,专注于儿童桌游的研发。现在,玩童已推出3款桌游产品,分别为《小兵排排站》、《北京之旅》、《道馆风云》,适用6岁以上儿童。

其中,《北京之旅》为版图游戏,既可以给孩子普及安全常识,又能锻炼金钱及路线的规划能力。截至目前,三款桌游共售4000多套。

注: 闫立波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想法初生

“咚咚咚……”一大清早,闫立波的房门就被敲响。他很纳闷:“这么早,才6点呢。”睡眼惺忪的他拖着身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两位妈妈。

听二人讲完,闫立波渐渐搞清来龙去脉。原来,她们是过来借桌游的。以前孩子在清醒状态下不是玩手机、iPad,就是看电视,而今天却很反常地说:“能不能把桌游拿过来陪我玩一会儿?”

二人说得很兴奋,觉得玩手机或iPad对眼睛不好,且成人玩的游戏打打杀杀不利于成长。而桌游恰恰可以屏蔽掉这些弊端。

这一幕发生于去年年初的一次团建(可以带上爱人或孩子),此时的闫立波还供职于阿里巴巴。

由此,他认为儿童桌游或许是个不错的方向。他觉得桌游是一个可以让一家三口坐下来一起玩的活动,爸爸不用为了某个游戏与孩子争得“头破血流”,也可以多花时间陪陪孩子。

而回想起前一天晚上与孩子们玩桌游的场景,他更觉得此事可行。闫立波是一个骨灰级桌游玩家,前一天晚上,结束一天的游玩回到住宿地后,便把桌游拿了出来。孩子们也都抢着参与,“由于桌游偏成人,他们出牌越来越慢,因为一直在思考”。

◆ 玩童团队照

归来后,为了测试需求,他将成人桌游进行简单改编,既符合七八岁孩子的智商,又不让成人觉得弱智。之后,他让朋友带着孩子玩。“反响特别好。”

去年6月,他从阿里巴巴离职再次迈进创业的大门。之所以说是“再次”,是因为闫立波在加入阿里巴巴之前,已有过两次创业经历,从定位为“职业商人”的游戏工作室再到电商。

机缘巧合,闫立波受邀参加创业大赛,但他并没有将底牌亮出,而是展示了备选项目——云导师(互联网行业的知识共享+众包招聘)。在他看来,儿童桌游还是一个有待开垦且易被模仿的领域,所以不想过早暴露。

意料之外的是,云导师受到青睐并获奖,Binggo咖啡决定孵化该项目。闫立波想既然有人愿意孵化,而且可能还会有人投资,那就做吧。

12月底,Binggo咖啡想要收购云导师。“不是100%收购,而是他们占大股。” 这时,他站在了岔路口,把在半年前搁浅的想法重新抛了出来,征询团队意见。

放弃云导师转做儿童桌游?那半年的苦白受了。接受Binggo咖啡的并购?但云导师跟猎头公司有点像,“规模一定会受限”。此外,它最终会变成一个赚钱快的项目,这非他本心,“鸡血也没那么足”。最后,他们决定放弃云导师。

第一款产品试水

这一次,闫立波又回到路的起点。今年1月10日,他创立玩童(前期名字为成长趣多星),专注于儿童桌游的研发。

对于互联网出身的他而言,如果只做桌游好像过于传统。而他不想做一件太过传统的事情,打算将桌游做一个延伸。他希望将桌游作为切入点,进入儿童日常行为管理和成长数据记录领域。

带着这个想法,闫立波去了精一天使公社。1月25日,玩童成为精一天使公社投资的第一个项目,金额为30万元。

拿到投资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钻了牛角尖。“桌游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且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

而他没必要舍近求远,将用户转化到App。于是,玩童定位重新回到儿童桌游。

临近春节,很多工厂将要停工。闫立波希望在春节之前赶做一批用于实验。这也意味着第一款产品相对来说比较简单。

◆ 《小兵排排站》

他花了3天时间,将国外的卡牌《牛头王》改编成《小兵排排站》。前者是迎合酒吧文化的成人游戏,后者则加入了中国元素以及孩子感兴趣的内容,比如军营等。

2月4日,闫立波拿到了全套产品,唯独没有盒子。于是,他从市面上买来礼品盒,将《小兵排排站》作为礼品送给朋友、同事……“凡是有6~7岁孩子的家庭全送了,送了100多家。”

他设想春节期间爸爸有很多时间可以陪孩子,但现实是很多爸爸春节期间都处于宿醉的状态,根本没时间陪孩子玩。但是他们仍然得到了不错的反馈,妈妈们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和孩子玩得很开心,“90%的用户表示非常满意”。

为了更充分地验证市场,闫立波通过朋友与托管班、跆拳道馆达成合作。“我们拿几套放那儿让孩子们玩。”

当时的《小兵排排站》还特别粗糙,但已有家长愿意买单。“一套29元,我们卖了30多套。”这让闫立波觉得方向可行,并计划着完善产品、打造新产品验证渠道。

版图类桌游《北京之旅》

闫立波想做一款版图类桌游,但一直纠结于做什么内容,家长的意见又各不相同。

由于北京限号,有时候,他得坐地铁上班。一次,他发现一家三口坐地铁,爸妈在玩手机,孩子玩iPad,到站后,爸妈下去了,孩子却还在玩。当孩子意识到时,为时已晚,车门已关。“孩子在里面哭,爸妈在外面哭。”第二周,闫立波又遇到了同类事情。这次,孩子下去了,爸妈却还在地铁上。

闫立波把孩子送到工作人员那里后问:“儿童与父母走散的情况多吗?”工作人员回答:“你可能觉得很偶然,但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该怎么办呢?工作人员表示,在无法通信的前提下,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找到地铁工作人员。“但绝大多数人只知道哭,而最可怕的是拐卖人员顺手说帮找妈妈就把孩子领走了。”

闫立波调查之后发现,国外幼儿园有专门针对安全的教育,但国内的只是告诉小孩找警察,但却没告诉怎么找,地铁安全知识更无人普及。

◆ 孩子们正在玩《北京之旅》。

此外,他随手一查便在百度上搜出一个可怕的数据。“宋庆龄儿童基金会曾经出了一个儿童视频动画片,据他们统计,国内每年有16000多个儿童因为意外丧失生命,而其中的80%是可以通过提前的安全知识教育避免的。”

闫立波想将游戏与出行安全相结合。6月,名为《北京之旅》的版图类桌游问世,适合6岁以上2~6人同时游戏,“既可以给孩子普及安全常识,又能锻炼规划能力”。

◆ 孩子们正在玩《北京之旅》。

版图为虚拟的北京地图,上面有42个景点。首先,孩子会抽到若干张景点牌为目的地,需要规划路线与金钱。而安全常识等被融进了安全卡牌里。游戏过程中,孩子需要掷骰子,如若出现红色或黑色叹号,则意味着出现了一种意外,比如捡到钱包应送往警察局,磕破了要去医院等,正确的行为会得到奖励,错误的行为会得到处罚。

产品问世,但销路迟迟打不开,为此,闫立波很迷茫。但是9月底的国际设计周给了他信心。“我们的摊位一直没少过10个孩子,而隔壁的没多过2个。”

10月底,《北京之旅》登陆京东众筹,每套158元,出售将近2000套,完成30万元的众筹金额。闫立波正在铺设线上线下两个渠道。线上,他打算入驻京东、天猫、蜜芽、贝贝等电商平台。线下,他计划在与跆拳道馆、托管班等合作的同时,通过举办体验活动、竞赛活动等教育用户。而以跆拳道为主题的卡牌桌游——《道馆风云》也已问世。

◆ 《道馆风云》

截至目前,三款桌游共售4000多套。“有的渠道,毛利率基本为0。线下活动时,毛利率超过40%,大批量生产之后,毛利率能超过60%。”

现在,玩童正寻求天使轮融资(现已有一家资金注入),金额预计为150万元,稀释10%股权。

下一步,他打算将桌游与AR结合,或将与幼儿园合作成为教辅工具。

/The End/

编辑   韩正阳   校对   王姝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本文记者

邱晓雅

我是本文作者邱晓雅,一个关注企业服务、文娱行业的长腿少女,相关行业创业者求报道,咱们微信聊聊:564861946。

—— 关注领域 ——

企业服务 文化娱乐

咱们加微信聊聊:564861946

闫立波
玩童 创始人
close

联系创业者

close

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

0/200

进入个人中心-联络人,即可查看请求结果

取消
确定

提示信息

close

您还未认证身份,暂时无法和ta联系!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

去认证咯
还是算了
闫立波
玩童
联系方式
电话
拨打电话
邮箱
复制到剪切板
微信
复制到剪切板

查看所有联系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登录